第79章 祁真没想到的事情

作品:《不道神界

    逃跑,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但也可能是能够化解冲突的最快途径。

    骞尧为了避免与花灵媚产生矛盾,已经逃跑了两次,以后见到了会不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也是个未知之数。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骞尧这般幸运,就如同传奇一般,处处有人相助,绝对是羡煞旁人。

    可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还认为自己很倒霉,特别祟的那种。

    他跑着跑着路过一片小树林,突然被一个凸起的树根所绊倒。

    骞尧心中暗骂:“真是倒霉,居然木头都要欺负我!”

    明明没看到任何的障碍物,难道是被空气绊倒了么?

    骞尧正在莫名的四下张望之际,呼听有人说话。

    是个熟悉的声音,此人笑道:“哈哈哈,骞尧啊,连师兄都不记得了吗?”

    师兄?

    我哪来的师兄?

    哦——

    祁真啊!

    骞尧喊道:“祁真师兄,何必躲躲藏藏的,不妨现身说话!”

    一棵参天巨树抖动了几下,化身为一人。

    仔细观瞧,果真是祁真无疑。

    祁真依旧傲慢中有些奸邪的笑容,他对骞尧如今这副模样早已尽收眼底,只是惟恐花灵媚将他捉了,便不敢早点露面。

    待骞尧远离那师姐妹二人,才敢现身。

    他说道:“骞尧啊,再怎么折腾,你不还是落得个两手空空么?还在拼什么命,趁早终了一生是你最佳的抉择,你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骞尧回道:“此言差矣,俗话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只要不懈努力属于本帝的东西统统都会归我。”

    祁真道:“还有下一句,命里无时莫强求呢。若是天注定,你要是命里无,那些你统统想要的东西是永远不可能让你得到的。”

    骞尧回道:“与你多费唇舌实无意义,你还是放马过来吧,咱们能下见真章!”

    祁真轻蔑地笑了笑,他说道:“就你,生身之父都弃之不理之人,还有何志向苟活于世之理?奉劝你一句,趁早自行了断你这破败的憾生。”

    闻听此言的骞尧无比沮丧,他说的没有错啊,自己的命运就是这样子啊,思来想去,自从自己懂事以来,哪遇见过一件让自己称心如意的好事?

    骞尧沉沦了,自己活在世上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他也知道,自杀了多少回了,还不是会重新复活的吗?

    于是骞尧说道:“祁真师兄,你可有良方,让骞尧彻底死去呢?”

    祁真思索片刻,奸邪的说道:“莫不如让愚兄将你本体纳入我体,由此一来,你这副行尸走肉的皮囊就没办法在复活,你的灵气自然也就灰飞烟灭了。你这个神界多余之人自此也就了却凡尘了。”

    骞尧此刻万念俱灰,这红尘间的纷纷扰扰与自己再无瓜葛。

    他突然厌倦了,身心疲惫了,唯有灰飞烟灭方可才是解脱,才是释然。

    这一切都是其祁真的功劳,他的目的就是消磨骞尧的意志,使其失去对生的渴望,失去对待艰难险阻的抵御力。

    其险恶用心真是有够歹毒的。

    骞尧未加思索便应道:“既然祁真师兄觊觎我这副臭皮囊,拿去便是。”

    “不可呀,骞尧!”

    谁?

    谁在讲话?

    骞尧四下张望,却未发现任何人的行踪。

    到底什么人?

    今天遇到的人怎么都神神秘秘的呢?

    祁真却知道怎么回事,此乃神花菖栎所发出的声音。

    祁真的灵气威胁神花菖栎的灵气道:“你若再发出声音,小心我将你打的灰飞烟灭!”

    现如今,神花菖栎顾不得那许多了,它拼命的喊道:“你在这世上真的就了无牵挂了吗?莹雪在奈铭山你等归来,万千凡灵对你寄予厚望,正在望眼欲穿的盼你早日回宫。杭暧是你兄弟吧?如今他已入了魔道,皆因你犯下的过错,你就不希望将他从魔道中唤回的吗?你可一死了之,但这些人怎么办?你是千岳大帝,奈铭山老老少少正殷切期盼你替他们做主,你却要逃避那千斤重担不成么?”

    祁真的灵气气坏了,无论怎样压制,菖栎依旧能够发出音来。

    并且开始挣扎,准备要挣脱祁真灵气的束缚。

    此时的骞尧脑筋也转过弯来了,他想起了莹雪,还有众凡灵的重托,还有最为敬爱自己的杭暧弟弟,以及恩重如山的授业恩师爱琊老祖。

    心中暗骂:“骞尧啊骞尧,你怎么这么愚蠢呢?责任重于泰山,恩情深与大海。祁真寥寥几句口舌就要寻死卖活的,我还配被这些人爱戴么?实属不该呀!”

    深深的自责让其重燃起生命之火来了。

    此时,祁真脑袋上冒起祥光来,此光并非万邪之主祁真本体亦或灵气所可发之光。

    而是神花菖栎正在拼尽所有的能量场要挣脱祁真的本体。

    祁真的灵气自然是不能善罢甘休,也拼尽了所有的能量场想要把菖栎封印到自己本体之内。

    菖栎想到,祁真灵气正在与自己拼搏,本体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刻,此时骞尧与他本体肉搏,就可迫使其注意力分散,那我就可以有机可乘了。

    于是它用力的发出声音道:“骞尧!你还傻站着做甚?还不过来助我将祁真降伏!”

    骞尧唯唯诺诺的不敢上前,这下急坏了菖栎。

    它发出更加大的声音道:“傻蛋,现在祁真的灵气正在与我抗衡,他的本体根本没办法施展能法,此时不出手你还有机会重夺能法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呀,他没有能法的时候未必是我的对手呢。

    他又想起为了雨媚烟与那蛮先肉搏的场景,身上燃起了熊熊斗志。

    他跑上前去拽住祁真的衣领,与之打斗了起来。

    怎料,祁真在帛琉山是学过斗术的,三下五除二就把骞尧给踢了出去。

    骞尧被踢出去一丈开外,被摔得眼冒金星,眼前发黑。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放弃,重新抖擞精神,第二次扑向祁真。

    由于祁真身形灵活,骞尧想要再次薅住他那可是难上加难了。

    祁真就像狸猫一般,围着骞尧左右夹击、上下蹿跳,打的骞尧鼻青脸肿,腿断胳膊折。

    简直是废物一个啊,没有十几个照面的工夫,骞尧就倒在地上没办法起来了。

    祁真本体笑的那个得意呀,看着骞尧这副惨样,心情真是无比的舒畅。

    原本以为,骞尧就此已经起不来了。

    哪里承想,骞尧正在挣扎,想要拼劲全力站立起来。

    他颤颤巍巍的双手托起了上半身,接着想要站立起来。

    祁真看到他这个不屈的样子,真是恨到不行。

    心中暗骂:“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莫名的憎恨着你,我怎么越看你就越想杀了你呢?你怎么这么让我心生厌恶呢?去死吧!”

    于是走上前去就是一脚,将骞尧又一次踢了出去。

    啪唧。。。

    骞尧狠狠的摔落在地,差一点就晕死过去。

    菖栎见状,真是太失望了,不过失望之余对骞尧的怜悯之心却加重了,往日里对他的不满已经荡然无存了,所有的排斥心理都已经消散。

    菖栎知道,没有自己的骞尧根本就不可能有尊言存在,往后我再也不与他二心了,虽然本体被他吃了,但是过往不究了。

    于是,菖栎更加的坚定了想要挣脱祁真的信心。

    骞尧又一次挣扎着爬了起来,他还没有放弃,他仍旧要战斗,固然是以卵击石,他也不想放弃了。

    祁真越看见他这样子,恼怒之火愈发的强盛。

    当祁真飞起来一脚准备将骞尧踢飞之际。

    咣。。。

    眼冒金星,两眼发黑,飞出去足有三丈开外。

    祁真差点就背过气去。

    什么人?

    胆敢踢我这么狠,你死定了。

    祁真急忙爬起来仔细观瞧。

    就见骞尧身旁站立着一个灵兽。

    此灵兽羊头,豹身,象足,鹰爪,十条尾巴各有不同。

    四足有祥云围绕,额头之上还有奇特图形的红痣。

    它看见祁真站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一迅雷之速奔跑过来将祁真又一次顶飞。

    咣。。。

    啪唧。。。

    祁真飞出去五丈开外,摔落在地不省人事。

    祁真的灵气为了不让本体受伤严重,只好放弃对菖栎灵气束缚,并且护住了祁真的要害之地。

    菖栎神花借此机会从祁真本体窜了出来。

    一道祥光闪过,菖栎来到了骞尧本之体内。

    骞尧立刻容光焕发了,精神抖擞、灵气逼人,一副王者的尊容赫然闪现。

    当看见骞尧无恙的一刹那,那头灵兽迅速的飞奔而去,一刹那便消失在丛林当中。

    其速度,非常人、常兽所能匹及的。

    菖栎道:“骞尧,实属对你不住,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从此我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了,所有战斗随你支配,本花从此绝无二心。”

    骞尧说道:“是我不好,害得你失去了本体,该说对不住的是我。我一直都是过意不去的,你在不在我本体之内,我绝无怨言。”

    。。。

    骞尧这些话就如同在和空气说的一般,菖栎没有再说只言片语。

    骞尧只好不再说话,他来道昏厥过去的祁真身旁,本想一招将他结果了,可是想到大师尊对他爱戴有加,为了不让大师尊伤心,只好作罢了。

    骞尧化作数十花朵,带着小旋风飘向了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