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小故施计得逞

作品:《不道神界

    雾烟飘渺的奈铭山,又迎来了新的晨曦。

    小故高高兴兴的飞奔在树林当中,当路过一棵参天巨树之际,他感应到了一个熟悉的能量场。

    这个是?

    不好!

    但是已然来不及了,一个树根从地下伸出将他缠绕起来了。

    小故说道:“神夂,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神夂回道:“怎么?有了新的靠山,就不理老主顾了了?真是没良心的家伙啊?”

    小故眼神有些迷茫,他想起了昔日被神夂虐待的场景,直到今日还是心有余悸的。

    他说道:“千岳大帝就在附近,你最好还是知趣的好,奉劝你还是赶快来离开为妙!”

    神夂对小故那是了如指掌的,他早就看出小故是在说谎。

    他冷笑道:“小故,你不要在我面前胡言乱语,你的一言一行无不在掩饰着你说的全是假话。”

    小故的心开始跳动,他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兀的时刻。

    他警告道:“神夂,奉告你一句,你最好是快点离开,否则骞尧来了你就休想脱身了!”

    哈哈哈。。。

    神夂那让人心生厌恶的笑声,使得小故更加的不寒而栗。

    因为他知道,目前奈铭山只有莹雪帝后有点战斗力,但是在神夂面前毫无胜算。

    一旦让这家伙发现骞尧不在奈铭山,那将是灾难的开始了。

    目前只有与他周旋,迫使其早点离开奈铭山才是上策。

    小故心想:“你既然不相信我说的,那我何不说出实话让你将信将疑,我唱一出空城计给你呢!”

    于是小故说道:“千岳大帝真的不在奈铭山,你不妨可以去帝宫一探究竟。”

    神夂听道这句话,反而不敢去帝宫了,你为他怀疑小故或是要设计将自己送到骞尧面前也不一定。

    他十分审慎的问道:“骞尧去了哪里?”

    小故为了上演空城计也是豁出去了。

    他很恳切的说道:“千岳大帝真的不在奈铭山,他去南海弼霓山了,恐怕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你大可以去帝宫随心所欲了!”

    神夂高兴的的说:“那太好了,老夫岂不是可以重夺奈铭山之位!”

    小故此刻只能与其玩心计了。

    只有让他真正相信骞尧还在奈铭山,才能让他乖乖离开。

    他跪倒就磕头,口中高声呼喊:“恭请神夂大人重回奈铭山,小的愿头前带路!”

    说完眼珠子滴溜乱转,使得神夂误以为他是在说谎!

    听了这话的神夂有些怵头,看着东西的反应很反常啊,莫不是要将我骗到骞尧那里不成?

    他反倒是不敢前去了,别看他在小故面前故作镇静,其实他现在非常惧怕骞尧的。

    若是小故这东西撒了谎,把自己旷诓了去之后,若骞尧在那里等候于我,那我岂不是难逃厄运。

    不行,绝对不可以去。

    神夂说道:“你别以为用计就可以将老夫诓去,老夫绝不会上了你的当!”

    就在这时,有一个凡灵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气的他火冒三丈。

    他跑出来高喊:“好你个小故,你居然把实情告诉都了他,太不是东西了!”

    什么?

    这是实情?

    难道骞尧真的不在奈铭山?

    神夂这回真的相信了!

    小故内心是崩溃的,本来就要把神夂吓跑了的,结果这个凡灵又出来横加一杠,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神夂高兴的说道:“算你小子还算识趣,居然没忘了老主顾!很好,待我重夺奈铭山,定会给你委以重任!”

    小故此时异常的冷静,因为稍有偏差,自己将会死的很惨,他深知神夂这个东西的为人。

    他佯装的非常高兴,却又显露出有某种预谋的神色,让生性多疑的神夂又立刻多了一份猜忌!

    他为什么显得这么的神色泰然,有一副胸有成竹的面容,莫不是这俩家伙合起伙来骗我呢吧?

    那个凡灵跑上前来一把薅住小故的脖领子骂道:“好你忘恩负义的杂碎,今天我要和你拼了。”

    说着与小故扭打到一处。

    一旁的神夂化身为人形。

    仔细看来,与那祁真一般不二,可谓是同胞双生之子也不过如此了吧。

    神夂怒道:“你二人还把老夫放在眼里没有?”

    小故和那凡灵依旧厮打的不可开交,完全不理会神夂的言语。

    神夂真的奴到了,施展开能法变出许多虫子来,爬满了小故和那凡灵的周身。

    他二位才肯收手。

    小故看到神夂的样子吓了一跳,他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你,你是神,神夂?”

    神夂哈哈大笑道:“老夫与往日有何不同否?”

    凡灵也是目瞪口呆,他也问道:“你当真是神夂不成?”

    神夂将手化作了树根插在凡灵头颅之内。

    恶狠狠的问道:“这下相信了没有?”

    凡灵已经感觉到久违的痛苦了,原来真的是这家伙回来了。

    他偷眼观瞧小故,心中暗骂:“你个贱骨头,恩将仇报的白眼狼,竟然把大帝不在的实情告知给这老妖怪。”

    但是他从小故的眼神中感应到了什么。

    莫非小故他。。。

    难道我误会了?

    事到如今,只有已死相拼了,管他小故是什么想法,是忠于大帝还是忠于神夂都与我无关,我是宁可灰飞烟灭也不想再受到这老妖怪的控制了。

    于是他用尽全部的气力,将形成自己的气态身体打散了。

    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消散,首先从脚底开始,慢慢的消失着。

    小故喊道:“你个傻瓜,千岳大帝会让你得到真身的,你为何要如此激进?”

    凡灵说了句:“告诉大帝,我会永远记得他的好的!”

    说话间,凡灵散尽了最后一点的灵气,永远的湮灭了。

    从此他就是充斥世间的万亿空气粒子中一员了。

    小故说道:“神夂,你个老妖怪,千岳大帝其能绕过你着作恶多端的孽障。”

    差点中了小故空城计的神夂又一次开始起了疑心。

    他突然发问道:“是不是骞尧不在山上?”

    小故重又恢复到了冷静的心态,他知道对付这个家伙必须要靠演技的,只要能够让他完全信以为真自己是在说谎,想要骗他去见骞尧,便可大功告成。

    小故又一次佯装道很想把他骗去见骞尧的样子说道:“神夂大人你怎可怀疑小的呢,小的对你可是忠心耿耿,绝无二意的呀。绝对是骞尧不再山上,此时是您重夺奈铭山的绝佳时机呀!”

    说完,他又表现得十分想让他去宫殿而又很想将他置于死地的眼神出来。

    对于这种眼神,小故服侍神夂多年,早就已经知道怎样对他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神夂可吓坏了,这绝对有诈呀,这家伙绝非是要让自己去夺宫殿的,要将自己骗到骞尧面前杀之才是他的目的。

    于是神夂说道:“小故,你别以为老夫那么好骗,莫不是骞尧在山内,你觉非如此大胆的与老夫说话,老夫才不会上了你的当。”

    说完化身为诸多黑虫子飞走了。

    眼看着神夂飞走了,他才长舒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他飞奔回了宫殿之内,气喘吁吁的来到莹雪面前禀报道:“帝后娘娘,大,大事,不妙了。“

    莹雪担心的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小故说道:“神夂在附近出现了。”

    莹雪急问:“他可曾伤及到你否?”

    小故回答道:“我倒是无妨,已经用计将他击退。只可惜一只凡灵被他捉住了,结果他将自己灵气驱散了,灰飞烟灭了。”

    莹雪十分心疼那个英勇的凡灵,并且惋惜他没能等到骞尧为他寻来本体。

    她说道:“那你等加紧戒备为是,以免神夂偷偷溜进来,祸害更多的凡灵。”

    小故和其他凡灵野妖们异口同声称是。

    凡灵们没有什么本领,只有那些野妖们有些能法,因此护卫宫殿之事落到了他们和小故身上。

    话说这为老妖神夂,吓的他一口气不知飞出了多少昶地。

    此刻他已经飞累了,变回参天巨树而息。

    恰巧,此时从脚下路过一手持牧羊鞭的女子。

    这不是旎龠妹妹么?

    神夂急忙喊道:“妹妹!”

    何人?

    旎龠私下张望。

    忽然,她感应到了神夂的一些气息。

    她问道:“兄长,你在附近么?”

    神夂变回了人形之际,令旎龠感觉十分诧异,这是我兄长神夂吗,灵气中透着的明明是他呀,怎么他会有一副人的皮囊的?

    旎龠问道:“你是兄长?”

    神夂微笑道:“傻丫头,连兄长的灵气都感应不到了吗?”

    旎龠将信将疑的端详了一番问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兄长乃一颗万年灵树所化,又怎会是一个臭皮囊的呢?”

    神夂大声道:“你个傻丫头,就不能盼着兄长点好吗?此副皮囊也是来之不易的呢?”

    旎龠这才肯有些相信了,她说道:“真的是兄长啊?你这副皮囊从哪里得来的?”

    神夂说道:唉,说来话长了。过后在于你详说。你不在妄念谷待着,跑到这里做甚?你那最为惦念的羊妖之乳岂不被盗光了?”

    旎龠支吾道:“它,我,那,反正我的事情你毋须过问,并且我曾不下千次与你说过,休要作恶多端,你偏不听,结果被骞尧收拾了吧?”

    你!

    神夂怒道:“兄长之事,你着做妹妹的不但不协助,反之横加阻挠,这还有个做妹妹的样子吗?”

    旎龠回道:“你若一意孤行,最终将会不得善终,别怪我这做妹妹的没有提醒过你!”

    神夂暴躁了起来,他吼道:“旎龠,如今兄长这般惨样,那还要咒你兄长,太不像话了!”

    旎龠道:“与你说不得话,告辞!”

    说完就要走,神夂当即服了软道:“好妹妹,莫要生气了,你看愚兄已经居无定所了,你不可怜可怜愚兄么?”

    旎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见到神夂这个处境也是十分可怜。

    于是说道:“罢了,兄长你就与我回到妄念谷吧”

    神夂早有此意,听到旎龠这么一说高兴坏了。

    他连忙说道:“还是妹妹对愚兄最好了。”

    旎龠:“废话少说,随我回妄念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