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真正的登徒出现

作品:《不道神界

    悲凉人自有悲凉遇,多舛的命运或许是日后辉煌的奠基石,只要不肯认输,好运迟早像泉涌一般的到来也不一定。

    现如今的骞尧沦落到被顽童戏耍的地步,可以说是人生,啊不,神生的最低谷期了吧。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驾临一位骑仙鹤的女子呵止住那些无知孩童。

    小孩们看见天降骑仙鹤之人便慌忙逃走了。

    令人费解得是他们口中喊着:“老仙人,老仙人,骑仙鹤的女人出现了,骑仙鹤的那女人震得出现了。”

    。。。

    骑仙鹤这位女子很是诧异,这是何意?

    难道他们事先就知道我要来?

    没道理啊,我的行踪无人知晓,这些凡人娃儿又怎会知道?

    一大堆疑问在女子脑海中闪现。

    只是眼下顾及不了那么多,先得将骞尧解救下来要紧。

    当骑鹤女子施展能法解开骞尧身上的麻绳之际,忽然一阵香香的微风吹过。

    不好,是蛮先在这里。

    骑鹤女子急忙驾上仙鹤就要离去,可惜为时已晚,蛮先已经与她一同骑在了仙鹤之上。

    骑鹤女子急忙喊叫道:“无耻的蛮先,还不松开本仙子。”

    蛮先依旧用那种眼神的看着骑鹤女子道:“仙子,不要急着走嘛,陪我把酒言欢如何呀?”

    骑鹤女子恼羞成怒道:“无耻大‘淫’‘贼’快些放开本仙子,否则将你碎尸万段。”

    蛮先继续说道:“仙人家家的,不要这么泼辣嘛,不过泼辣的你我更喜欢哟!”

    可把个骑鹤女子羞臊的,满脸就像掉进染缸一般。

    她继续骂道:“无耻‘大’‘淫’‘贼’快些滚开啊!”

    当骑鹤女子喊了两次大‘淫’‘贼’之后,失去意识的骞尧好似被激活了一般,嗖的一下就恢复了知觉。

    骞尧看见眼前不堪入目的一幕,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听到骑鹤女子的谩骂之后,便明白了一切。

    他急忙想要施展神花之能,可是发现根本没办法施展。

    难道那天的天雷没能让休眠的菖栎复苏吗?

    这时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先救人要紧。

    想到这里,骞尧赤膊就冲上去了。

    他纵身一跃直接就把蛮先给从仙鹤上给顶了下来。

    蛮先满脑子都是美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给搞懵了。

    当他回过神来之际,发现有一个青年人将自己给推下来了。

    恼怒万分的他立马施展开土之能遁入地下消失不见。

    不过,骞尧也没好到哪里去,地面突然出现一只土手,将骞尧右腿脚踝握住,狠狠的甩了出去。

    骞尧被甩出去有五丈多远,摔得他眼冒金星,浑身酸痛。

    骞尧心想这下可要吃苦头咯,这菖栎怎么就突然休。。。

    不对呀,体内怎么空落落的了?

    菖栎呢?

    这下骞尧可真慌了,菖栎不在体内,那说明以后没办法施展能了呀。

    没容他多想,蛮先又一次施展土之能展开了攻击。

    许多的泥小人从地下钻出来,将骞尧摁倒在地就是一顿暴揍。

    打的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打的的骞尧怀疑了人生。

    骑鹤女子本想要骑上仙鹤逃之幺幺的,可是看见骞尧被蛮先暴揍的样子,又怎能弃之于不顾呢。

    骑鹤女子施展开五行道能,变出两条鱼,一条白鱼,一条黑鱼,黑鱼白眼珠,白鱼黑眼珠。

    两条鱼相互旋转如同太极图一般闯入泥人堆内,将小泥人们悉数给撞飞了出去。

    随即,小泥人们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蛮先唰一下从地下冒了出来。

    他依旧那副死德性,看着骑鹤女子说道:“仙子,你就不要推脱了嘛,快些与本大爷成就美事岂不妙哉?”

    骑鹤女子怒骂道:“简直是恬不知耻,本仙子岂是你随便言语侮辱之人?若是二师姐在此,定会剜去你那罪恶根源。”

    蛮先嘿嘿笑道:“你说花灵媚呀,上次在斑斓竹林想要设计捉本大爷,可惜本大爷早已识破她的诡计,早已在此等候仙子多时了呢。”

    说完一努嘴,做出要亲亲的表情。

    让骑鹤女子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她二话不说,施展五行道能变出那两条鱼直奔蛮先而去。

    蛮先一边说道:“就凭你初级能也妄想与我高级能一战吗?别白费力气了。”

    一边伸出拳头变成巨大泥土拳将那两条可怜小鱼儿打的灰飞烟灭。

    骑鹤女子这下慌了,自己能法成就真的不及两位师姐,现在遇到强敌在前简直一无是处,真后悔自己没有好好跟师父悉心修炼能法,这下完蛋了吧!

    蛮先继续想要做出不轨之事。

    一旁的骞尧强拖着受伤的身躯又一次与蛮先肉搏了起来。

    蛮先大喊:“啊!!!你竟敢咬我鼻子。”

    说完变成沙子逃脱了骞尧的死缠烂打。

    又一次从地下冒出许多小泥人来。见到骞尧就是开打,打的骞尧满地翻滚。

    这边,蛮先重新从地下冒出来到骑鹤女子面前想要伸手去抓她。

    骑鹤女子慌忙纵身一跃,跃上仙鹤就要逃跑。

    无奈,自己的速度不及蛮先,又一次和他一起骑到了仙鹤上。

    蛮先那副懒烂德性让骑鹤女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骑鹤女子推也推不得,走也走不得,处于十分无奈得处境。

    骞尧见状,拖着这帮殴打自己的一群泥人硬生生来到仙鹤这边,拼尽全力又一次将蛮先推落仙鹤之下。

    蛮先对于这个电灯泡简直是恨得要死,施展开土之能变出一个足有八丈多高的泥人将骞尧踩在了脚下,并且用力去碾压。

    一摊血迹留在那里,巨大泥人消失不见了。

    蛮先见状高兴坏了,这下该没人阻挠他的没美事了。

    他回过头对骑鹤女子说道:“娘子,陪夫君入洞房吧。”

    吓的骑鹤女子咿呀乱叫了起来,她左躲右闪、上窜下跳却始终躲不开蛮先的追逐。

    其实,骞尧在一旁正在复活之情形,他们两个人哪一个都无暇关注。

    复活的骞尧看见眼前情形,慌忙当中又一次赤膊上阵与蛮先扭打到一处。

    此时已是日上三杆,蛮先有些口渴了。

    他随即变成泥土留下一句:“待我喝水归来,便是仙子与我鸾凤和鸣之时。”

    便钻入了地下。

    骑鹤女子看见奋力搭救自己的骞尧问道:“壮士恩公怎样称呼?”

    “骞尧!”

    骞尧问道:”仙子怎样称呼?”

    骑鹤女子娇羞的回答道:“本姑娘叫雨媚烟,中梅悟州樊阳观禹殳真人三弟子。”

    骞尧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被雨媚烟打断道:“你不会能法吗?”

    骞尧无奈的回答道:“我是个没有灵气的空皮囊而已。”

    雨媚烟又问:“那你为和可以复活?”

    骞尧急忙说道:“哎呀,姑娘莫要多言,赶紧逃走才是。”

    雨媚烟摇了摇头说道:“逃不掉的,最近家师闭关修炼,这个‘淫’‘贼’蛮先得到风声便放下狠话,要在三个月之内宠幸与我。二师姐为了保护我便在斑斓竹林设下埋伏想要将其捉住,可惜此物奸诈多端,竟然早已逃之幺幺。如今不知从何处探得本姑娘从此路过的消息,便早已在此等我。”

    原来花灵媚是她师姐。

    我原来是背了这个家伙的锅呀。

    花灵媚一直把我当作‘大’‘淫’‘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真凶。

    如何是好,自己没了能法,也没办法和他斗啊,肉搏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这时地下开始有异动,估计是蛮先喝饱了水要回来了。

    情急之下,雨媚烟说道:“我把灵气传给你,你会不会施展能?”

    这!

    不好吧!

    你一个女孩家家的,怎么可以进入我的本体呢?

    绝不可以?

    雨媚烟说道:“我一个女孩都不曾害羞,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又羞的甚?总比本姑娘被那‘淫’‘贼’糟蹋了强吧!”

    说的倒是没错,可是骞尧仍旧顾虑重重。

    蛮先的脑袋已经从地下钻出来了。

    雨媚烟情急之下强行将灵气打入了骞尧的体内。

    随即仙鹤就把雨媚烟本体一口吞下,之后仰天鸣叫飞起来了。

    蛮先看见这情形气到不行,他蹦起来就是一招沙龙卷,地表的土壤被巨大的龙卷风带起,窜起百丈多高。

    试图将仙鹤捉下来。

    这边重新拥有了灵气的骞尧,已经掌握了能的奥秘,自然会是得心应手。

    骞尧施展开五行道能,从地下迅速升起一轮太阳。

    此时天空异常的明亮,气温也是随之升高。

    这轮太阳并非是普通太阳,是一轮五行八卦太阳。

    因为太阳中映出五行八卦图案。

    这轮太阳放出亮紫色的光芒,照射在正在肆虐的沙龙卷之上之后,一阵轰隆隆的巨声响起。

    再看沙龙卷荡然无存了。

    蛮先彻底糊涂了,方才还是个笨蛋,被我踩死复活就变得厉害了不成?

    骞尧看见蛮先疑惑不解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

    骞尧说道:“怎样?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时,蛮先忽然哈哈大笑道:“别以为本大爷感应不到,你跑进这个傻子本体之内就没事了吗?本大爷不介意通过这个傻子宠幸你,顺带也尝一尝宠幸男人是个什么滋味。”

    骞尧勃然大怒道:“放肆,本君岂是你随便出言侮辱之人,今日定要新账旧账一并算了!”

    新账旧账?

    何来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