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菖栎被骗

作品:《不道神界

    花,风中轻轻摇曳,那些迷恋的蝶儿们悠然飘逸的飞舞在花丛之间。

    忽然,一堆漆黑如碳的虫子闯了进来,搅的蝴蝶们纷纷飞了起来。

    祁真见自己走的够远的了,于是变回人形站了起来。

    神花菖栎灵气远远的看见祁真走了过来,做好了最会爱的打算。

    因为它感受到了一股阴邪之气逼近。

    怎么办?

    骞尧不省人事的趴着,自己没叫醒他起来。

    百步,五十步,二十步,十步,五步。。。

    祁真竟直来到骞尧面前,一阵阴阴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传来,让神花菖栎不由得浑身直发毛。

    祁真笑罢,言道:“我知道你不是骞尧的灵气!说吧,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菖栎一言不发,身为神花的它虽然会发出人的声音说话,但是自从本体被骞尧吸收后,再也没出过声音了。

    祁真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不管怎样,你是个受害之物,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气不公,你为何为一个呆子甘当配叶呢?”

    。。。

    菖栎继续装聋作哑,默不作声。

    祁真说道:“不知你被何等高人所胁迫,但是在这种绝佳时机,你应弃他而去才是最好的抉择,找个比他更加好的本体岂不妙哉?”

    菖栎虽然还是没有出声,但在它的意识里已经开始认可了祁真所说之言了。

    祁真深知,自己说的这些绝对会让这支花心里长毛的。

    于是他继续说道:“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你的本领如此之大,辛辛苦苦为他出力,为他卖命,不也还是归这小子风光吗,不还是骞尧出头露脸吗?你得到了什么?你又在图什么呢?”

    菖栎彻底相信了祁真这番话,说的对呀,自己被骞尧利用,到头来都是他的丰功伟绩,我有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它发出声音言道:“你所之言,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自从我休眠之后,骞尧妄图想引天雷使我复苏,结果将自己脑子炸糊涂了,你过来之前我正在思考到底要不要与之本体继续为伴?如今依你之言,我应该离开他才是明智之举是也不是?”

    祁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他乃神界弃子,已经永久逐出神宗之废物,南君大帝都以唾弃,你又何必呢?”

    对啊,太对了。

    菖栎是越听越有道理,越听越相信祁真的言语。

    菖栎问道:“那依你之言,我该何去何从呢?”

    祁真说道:“那还不简单,赶紧离开这个废物,寻找真正能够让你出人头地,风光无限的本体呀?”

    菖栎有些无奈的问道:“可是,这茫茫三界当中,我又能到哪里去寻找理想的本体呀?”

    祁真有些含蓄的说道:“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可否发现?”

    “你?”,菖栎问道。

    祁真:“然!”

    神花沉默许久,之后说道:“说了半天,你蛊惑我离开骞尧的本体,就是为了让我和你融为一体?”

    祁真急忙说道:“此言差矣,虽说他是至高无上的三界统辖之主南君大帝之子,但也只是个残品罢了。我则不然,我也是有神族血统,并且天资聪慧,知晓取与舍的分寸,绝不会薄待与你,一切顺从于你。”

    菖栎将信将疑的说道:“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祁真狞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绝对不能在和一个呆子为伍了,如果你执意与他相伴,我祁真也不能勉强你什么。只能表示遗憾,仅此而已咯。”

    说完,祁真假意佯装要离开。

    他边走边数着步数,希望菖栎能够在他迈出第十步之际能够叫住他。

    果不其然,在他迈开第九步,脚还未落地之际,菖栎发出声音道:“先别急着走啊,我这不是商议着呢嘛。”

    这话表明,绝对有门啊。

    祁真回过头来,满脸堆笑道:“如果我把灵气封存起来,让本体只听命于你,你可否愿意?”

    菖栎又是许久的沉默,使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已经凝结了一般。

    在祁真看来是很漫长的的等待过后,菖栎终于发出声音言道:“好吧,暂且如此办吧,若是你口不言衷,我随时都会离开的!”

    祁真发誓道:“若是我心口不一,愿遭天谴!”

    菖栎倒也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家伙。

    也是,它不是人类,只是一团灵气的聚集体,怎么会像人一样有复杂的思想呢。

    就这样,菖栎轻而易举地相信了祁真的话,答应去他本体里边,协助施展能法。

    一道白光闪过,菖栎离开了骞尧的本体。

    祁真依照承诺,封存了自己的灵气,等待菖栎的进入。

    微风四起,摇动野花们随风飘曳,蝴蝶们又一次被叨扰,纷纷飞到半空中凌乱的飞舞着。

    一道白光向祁真射去,震得祁真身躯一晃。

    他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笑声当中蕴含着愤恨、黑暗、狂傲、奸诈的气息。

    菖栎瞬间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可是已然来不及,祁真本身的灵气被释放,将菖栎牢牢地锁在了本体之内。

    菖栎说道:“可恶,你居然言不由衷,说好的封存本体灵气的呢?”

    祁真又一次心满意足的狂笑道:“是你自己太傻,又不是我的过错。如今你就乖乖做我的傀儡吧。”

    菖栎发出后悔莫及的声音:“你发过誓的,违背诺言就会遭天谴。”

    祁真说道:“天谴?做尽坏事之人比比皆是,几时又遭过天谴?我这寥寥几句谎言又当的了什么呢?”

    菖栎再也无言以对,只好默不作声了。

    达到目的的祁真,用眼角余光看见昏昏沉沉不知死活的骞尧就来气。

    转过身来到他身边,一堆黑虫子从他袖口中爬出来,爬到骞尧身上啃食起来。

    菖栎见状又一次发出人声道:“不可呀,不可,你也太狠毒了吧。”

    祁真说道:“住嘴,今后你只要乖乖为我提供能量场就好了,其他事情无需你管。”

    菖栎这次真是得不偿失了,只能为自己错误的想法后悔的份了。

    不过世间永远没有后悔药,它这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此时,骞尧已经被虫子啃食的渣滓都不剩。

    祁真看了看骞尧趴卧过的痕迹,自言自语道:“骞尧啊,骞尧,上次杀你不死,算你命大,这一次死的透透的了吧,啊?你倒是活呀!”

    吐了一口痰之后,迈开他那邪恶的步伐走掉了。

    这位千岳大帝就这样寿终正寝了吗?

    非也!

    片刻之后,在骞尧躺卧之处,一道祥光闪过,一条金龙从天而降。

    金龙慢慢的化作人形,渐渐的骞尧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这丛野花旁边。

    那些蝴蝶们,再一次被惊扰,纷纷离开了这丛野花。

    但是骞尧的意识仍旧没有恢复,还是那个痴呆捏傻的样子。

    他傻傻的走着,走到一条小河旁边。

    他根本没当这条小河存在一般,竟直接走了过去,衣服很快就湿了。

    恰巧河边一群小孩在河对岸游泳嬉戏,看见骞尧横冲直撞过来,真是吓的不轻,纷纷哭爹喊娘的跑回了家中。

    趟到河对岸的骞尧看见一堆衣物就以为是好玩的东西,全部给敛了起来,抱在怀中。

    一直重复道:“好玩,好玩。”

    再走了一段路程,迎面跑来一堆农夫,手中握着农具、扫帚、棒子等武器扑了上来。

    来到骞尧近前,一个小孩指着骞尧说道:“就是他,就是他吓我们的。”

    一言既出,众农夫举起手中武器,无情的砸向骞尧。

    骞尧疼的直咧嘴,一边躲避,一边说道:“好疼啊,好疼啊!”

    但就是不知道逃跑。

    这群农夫打了骞尧一顿,解了气,又把孩子们衣物抢了回去。

    之后骂骂咧咧的回村而去。

    被打的骞尧摸着伤口继续漫无目的向前走着。

    没想到,刚才那群受惊吓的小孩们,看见骞尧好欺负,纷纷手握细树枝追了过来。

    他们抽打着骞尧,就像驱赶牲畜一样,把骞尧带进了村子当中。

    这座村庄看起来并不是很富裕,但是这里的人们都非常的勤劳。

    家家户户的院子都整理的干干净净、有条不紊的。

    大街上的土路都被清扫的干净整洁。

    唯独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一间土木结构的房子,全部都是由草木搭建,异常的简陋和慵散。

    小孩们将骞尧驱赶到村子中间的一个小空地上,很显然这是个村里人闲暇之余聚拢的去处。

    小孩们推搡着骞尧来到一根木桩前,有几个男孩将他五花大绑到了木桩之上。

    其中有一个带头模样的男孩手握小木棒指着骞尧说道:“呔,傻子你可认罪否?”

    骞尧笑嘻嘻的看着他。

    小家伙火大的喊道:“你可知罪?”

    其他小孩子们也跟着起哄道:“你知罪否,快说,快说,对,快说!”

    吵嚷之声盖过了天上一群仙鹤的鸣叫声。

    骞尧依旧笑嘻嘻的看着这些小娃娃们不作声。

    那个小头头更加恼羞成怒道:“傻子,你到底认罪与否?”

    骞尧还是不作声,这下字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一声令下道:“给我打!”

    这群小家伙一起上手,棍棒、树枝等等齐刷刷的落在骞尧的身上。

    骞尧只有喊疼的份,却不知道用力挣开那团绑在身上的麻绳。

    就在此时,呼听空中有人呵斥道:“无知娃儿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