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天地阴阳

作品:《不道神界

    五行网,杭暧之梦魇。

    当虹昆道爷使出他的杀手锏,五行八卦网之际,让杭暧魂不附体。

    他最担心也是最害怕虹昆用的招数。

    五行八卦网迅速的在收缩,杭暧怪叫联翩的东躲西藏。

    可是最终,杭暧还是被收到网中动弹不得。

    这下玩完了,魔君刚刚出世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么?

    我的踏平三界之梦,终究还是梦不成么?

    杭暧内心十分的焦虑和不安。

    嗯?

    怎么回事?

    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原来是这样啊。

    杭暧发现,这次的五行八卦网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能法没有被限制。

    这可让他高兴坏了,只要魔能存在,这小小的一张网又岂能束缚于我。

    于是他施展魔能,碎化成无数细沙,从网里边撒了出来。

    随即,五行八卦网迅速消失。

    杭暧如释重负一般,长出了一口气道:“道爷,你的网漏了!”

    虹昆稳如泰山,不慌也不忙,他冷冷的说道:“本事有长进啊小子,不过也只是点鸡毛蒜皮的长进罢了。”

    “你!”

    杭暧接着说道:“老东西,本魔君岂是你出言侮辱得起的?”

    虹昆说道:“杭暧,修要执迷不悟下去,如若现在肯贵在本尊面前认罪伏法,本尊便免去你以往所犯下的罪过,并且收你为徒,如此美事实属难得,你应珍惜!”

    哈哈哈。。。

    杭暧狂笑道:“于你跪下?真是白日做梦,本魔君将来时要统辖三界之主,岂容你在此造次。”

    说完,杭暧又开始碎化了起来。

    这次都又变花样,碎化成了无数的金蝴蝶。

    这些蝴蝶绚丽多姿、形色各异,迅速的飞向虹昆而来。

    翩翩起舞且美丽楚楚的蝶儿们其实是最为阴毒的杀人武器。

    虹昆有些疑惑不解,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蝴蝶们来到虹昆近前,将其围了戈水泄不通。

    虹昆突然反应了过来,这可不妙,急忙甩动拂尘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这时杭暧的攻击也启动了。

    随着蝴蝶们煽动翅膀,一束束电波被振荡开来。

    这一振荡不要紧,蝴蝶所围困的那一小空间内就形成了如同微波炉内环境一样的效果。

    虹昆虽然及时预判出这波攻击的方式,但还是晚了一些,腿上受到了攻击。

    虹昆强忍剧痛,落在远处的山顶之上。

    虹昆是如何预判到杭暧攻击方式的呢?

    原来他一只在人界降妖捉怪,顺带管一些人界不公之事,所以他身经百战,与各种各样的敌人打斗不下万次,因此他凭经验怀疑杭暧会用这一招,所以没有与之抗衡,而是选择了闪躲。

    如果不躲出去,无论何种的抵御、防御都没办法躲过微波炉一般的环境攻击,会被杭暧活生生煮死。

    虹昆心想:“这孩子好歹毒啊,难道是入魔之后内心变的更加凶狠了吗?”

    杭暧发现自己的攻击只是伤到了虹昆的双腿,未免有些遗憾。

    他变回人形寻找虹昆的踪迹。

    原来在那里,说完又一次施展这一招攻击起虹昆来。

    虹昆只好又一次放出五行八卦网,将杭暧兜在了里边,搞得杭暧嗞哇乱叫。

    术蝎和蟒臣看得有点懵,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虹昆会无缘无故受伤?

    祁真在一旁解释道:“师父容禀,方才巫斋师兄所用到的应该是一种可以让活物瞬间被烹熟的能法,那些蝴蝶扇动翅膀后发出了一种异于常物的能量场,这能让受其攻击者瞬间被烹成熟物。”

    术蝎和蟒臣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幸好巫斋是本宗之人,若是敌宗之人,我等岂有残喘之机呀。

    杭暧被收进五行八卦网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又一次碎化成沙子跑了出来。

    杭暧看见腿已受伤的虹昆之后更是得意洋洋、忘乎所以起来。

    他背着说道:“老家伙,这就是你胆敢与本魔君作对的下场。”

    虹昆怒上心头,对于眼前这个少年,自己是给足了他面子的。

    如今他却一点没有要回信转意、改邪归正的样子。

    也罢,既然这样,也得给他吃点苦头尝尝才行。

    于是这次,虹昆道人先发制人,施展开五行仙能。

    天地突然阴晴不定,忽有太阳悬挂与穹顶,偶又阴云密布,使得天空如同黑布。

    地面开始抖动,一股莫名的力量仿佛要把天与地重新拉回混沌鸿蒙装她爱一般。

    杭暧及包括术蝎、蟒臣、祁真在内诸妖顿感心神不宁、惶恐不安,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怎么了?

    这老道要把天弄塌不成?

    按理说不应该呀,虹昆最多也就是超我仙能拥有者,又怎会能让天地重归混沌呢?

    此时,天空中赫然出现一个大圆洞,地面也出现了一个与之大小相等的大圆洞。

    二洞之间霞光万丈、祥云耀目、绚丽的紫色闪电充斥整个天地二洞之间的空隙。

    杭暧被强行拉入到二洞之间,这让他始料未及。

    想要碎化成粉尘逃走,只可惜魔能荡然无存,现在只有任人摆布的分了。

    就见二洞之间产生巨大的拉扯力,将杭暧拉的如同拉抻面一般,使得他痛苦万分,各种古里古怪的声音从他嘴中发出。

    细,再细,再细。

    眼看杭暧就要被拽成一条绳子那么细了。

    杭暧痛苦惨叫着,脸上的面具掉落下来,露出他狰狞无比的丑面容。

    虹昆见状也是大为吃惊,急忙通过掐算得知了缘由。

    虹昆其实并不想要杭暧的命,就凭他知悉杭暧自愿将自己的美貌送予他人,让其他人得以满足这一点,虹昆都不忍心将这个迷途羔羊赶尽杀绝。

    虹昆说道:“杭暧,服是不服?”

    没等杭暧搭话,术蝎实在不想看见杭暧就这样被灰飞烟灭于此。

    她急忙喊道:“巫斋吾徒,赶紧服从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杭暧却是个倔强之人了,他冷笑道:“哼,本魔君岂有屈尊之理!”

    术蝎急得直跺脚,她声嘶力竭地喊道:“徒儿啊,若是本帝失去爱徒你,本帝还有何苟活于世之理。”

    说完直奔那二洞之间而去。

    可惜那二洞布有五行结界,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术蝎被反弹出数十丈之远,幸得蟒臣及时将其抱住,未能受到损伤。

    不知怎的,杭暧非常尊崇术蝎,对于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因为杭暧内心有一份感激之情,这份情凌驾于杭暧人生观之上。

    这份情便是术蝎收他为徒之恩,因为术蝎受他为徒开始,才结束了他苦难的乞丐生涯,这种脱离苦海的情分如同再造爹娘一般的存在,所以杭暧宁愿为妖,也不肯再拜虹昆和禹殳为师的与纳音了。

    杭暧看见师父为了自己险些受伤,魔心自然就消退了不少。

    他立刻央求道:“虹昆叔父,虹昆叔父,孩儿知错啦,孩儿不敢再称魔啦,求您收了能法吧!”

    虹昆这才发现,术蝎在杭暧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了。

    他说道:“杭暧,本尊只问你服与不服?”

    杭暧立刻喊道:“服,服,孩儿彻底服啦!”

    虹昆身为修道之人,自然是以善为本,对于杭暧几声甜甜的“叔父”二字,当即心慈念软啦。

    虹昆收回能法之际,杭暧迅速从空中摔落向地面,好在他及时碎化成沙子落在地面,没有被摔伤。

    杭暧急忙急忙跑到术蝎面前单膝跪倒道:“徒儿不孝,让师父您受惊了。”

    术蝎说道:“徒儿请起,只要徒儿无碍,本帝便放心了。”

    杭暧站起身,红心回到战场,目不转睛的盯着虹昆的眼睛凝视。

    妄图通过眼神将虹昆震慑住。

    哪里承想,虹昆的眼神更加具有威慑力,没有几下眼神对视之战,杭暧就败下阵来了。

    杭暧彻底服软了,自从自己出道以来,唯一一个惧怕的人便是虹昆了。

    大小也是经过了几场战斗的他,咋也想不到世间还会有虹昆这样的天敌存在。

    许久,杭暧首先开口道:“虹昆叔父,孩儿从此不会在误入魔道,但请是父您放过孩儿师父她老人家一马,不知意下如何?”

    虹昆捋了捋胡子说道:“这个嘛,冥冥中自有定数,你我都强求不得。术蝎妖帝虽为妖宗之主,却也不曾兴妖作怪、为祸人间,因此本尊从未有意将她降了。只是他祁真。。。”

    “咦?祁真呢?”

    方才就在此站立,这时会跑去里?

    其实祁真看见虹昆的一刹那,就已经无心在此久待。

    他早已经谋划好了择机逃走的计划。

    趁着虹昆施展大招无暇顾及其他之机,祁真就已经在慢慢的碎化成虫子爬走了。

    等到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祁真身上之际,已经不见了他的踪迹了。

    祁真心想的是:“杭暧那么厉害,原本以为是术蝎教的好,哪里承想她是个无能之辈,我留在妖宗总坛也是没什么收获了,我还是另头名师吧。”

    想到这里,他就加快了爬行的速度。

    黑压压一片虫子的爬行,引起了一朵参天巨花的反感。

    原来这朵参天巨花就是神花菖栎。

    神花脚底下躺着的那个人正是骞尧,神花菖栎正在考虑回不回到骞尧体内继续为之支配之际,看见祁真变化的那堆虫子,吓的它急忙回到了骞尧的本体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