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魔君初战

作品:《不道神界

    南竹辕州的天气真是诡异多变,刚才还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这么一会功夫,不是从哪里飘来的云,淅淅沥沥的似雾非雾,似雨非雨的,将整个小村子浸泡在潮湿的迷茫当中。

    杭暧将骞尧撕的粉碎,之后貌似又有了一些悔意,看了看那堆尸骨留下了几滴眼泪。

    之后朝着花灵媚攻击了过来。

    此时的花灵媚本体有两个灵气相互抵抗。

    靖晶老母没有想到,侵入别人体内,本体灵气就会失去意识。

    可是这花灵媚的灵气依然能保持清醒,这让她有些恼怒。

    利用自己强大的能量场活生生压制住了花灵媚的灵气。

    花灵媚的灵气如同被封印了一般,被困在了花灵媚的头发当中。

    紧要关头,靖晶老母夺得了花灵媚本体的控制权,等杭暧碎化后攻击过来,花灵媚跳入八卦月中逃之夭夭。

    杭暧变会魔体之后四处寻找花灵媚。

    就在不远处,那轮八卦明月迅速升起,花灵媚从里边跳了出来,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发起攻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香,这种香气一般的花朵是没办法比拟的。

    但是杭暧早就知道这是花灵媚的攻击方式,吸入过多的香味导体内就被炸的尸骨无存。

    他立刻化作粉尘飘出了香气攻击的范围,也就是八卦月照不到地方。

    一轮巨响过后,整个村子化为一片废墟,一片狼藉。

    此时杭暧突发攻击,碎化成细小的灰尘朝着花灵媚过来了。

    花灵媚急忙施展道能,升起那轮五行八卦月于天空。

    八卦月幽幽蓝光闪耀,胜过了太阳的光辉,夺人二目,亮瞎了诸多无辜动物的双眼。

    突然,一张五行八卦网凭空出现,从巨大像微小回缩。

    杭暧失去了碎化的能力,被迫恢复了人形,呆愣愣的看着这张网在慢慢收缩。

    因为他想到了当时被虹昆抓起来的场景。

    不过,他现在是入了魔道之人,施展的能也已经升级到了碎碎魔能,可以说是有了质的飞跃。

    并且刚刚爆发了宏能。

    所以他毫无畏惧之意了,迟了一会就说道:“本魔君岂能被你这般能法所能束缚的!”

    说完,又一次爆发了宏能。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动过后,五行八卦网被撕的七零八落,没有一点像网的样子了。

    花灵媚更是一口鲜血喷出了很远,捂着胸口十分痛苦的样子。

    杭暧哈哈狂笑道:“胆敢与本魔君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靖晶老母通过花灵媚的本体说道:“就凭你这点本事,还妄想乃何本祖不成?”

    杭暧说道:“那本魔君偏要乃何你一番了!”

    说完,又一次发起了攻击。

    这次他碎化成沙子,刮起的魔风让沙子漫天飞舞,犹如沙漠中的沙龙卷一般。

    这个仅有几十个住户的小村子,瞬间被沙漠掩埋了起来。

    术蝎、蟒臣、祁真被狂魔巨风吹的勉勉强强站在远处观战,时不时的后退两步来保持身体的平稳。

    花灵媚伤势严重,加之这一波攻击比上一波来的更加猛烈,她拼尽全力让挂在天空的五行八卦月不被熄灭。

    花灵媚花容失色,留下的只有狰狞的脸和无法抵御强大冲击波的娇媚身体在那里做着最后的抵抗。

    后退,后退,在后退,花灵媚不停的在后退。

    靖晶老母心想:“这个本体真的是弱,要是本祖的御家本体,你个小小的杭暧算得了什么!现在只有保命的份了吗?这样帮我女足岂不是命丧于此礼物吗?绝不可以,一定有办法的。”

    试试这个吧。

    五行八卦月突然放出奇异的光茫,一道道闪电伴随着轰隆作响的雷声迅速的被释放出来。

    原来是五行狂雷阵,这是花灵媚的杀手锏,加之靖晶老母能量场的助力,威力自然是上升了千百倍。

    咔嚓嚓。。。

    狂沙大风和巨大雷暴掺混在一起,犹如炼狱一般的恐怖场景呈现在这个小小的村庄。

    三界之内都有了感应,神、仙、道、魔、鬼、妖、佛诸宗都有所感应。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感觉怎么仿佛颇有万年之前的能界大战的味道?

    何人会有如此强大的能?

    南君?东煞?西烛?云骁?

    三界大佬们互相猜疑起来了,到底是谁出手的?要干什么?

    难道东煞出关了?

    神界和人界更担新的要命,生怕又一次能界大战的爆发,因为那样天地浩劫就有可能到来了。

    索性,靖晶老母及时布下了结界,让战场的威力没有散播到太远,因而很大程度的消去了三界诸位大佬的顾虑。

    同时,术蝎、蟒臣、祁真被退出了结界,他们被退出结界的同时,也看不到杭暧和花灵媚了,那座村庄也是荡然无存,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们三个妖物互相望了望,真是完全束手无策了。

    术蝎十分担心杭暧的安危,毕竟是自己亲手传授能法的爱徒,怎么会不惦念呢。

    蟒臣说道:“女帝,杭暧已经入魔了,不会认得你了。”

    术蝎暴怒道:“住嘴,不可能,他的善良岂是你这等所能理解的?”

    祁真说道:“师父,杭暧师兄固然认得你,但遇得这等高人,绝不可能全身而退了的,还请师父节哀。”

    术蝎怒言:“放肆,休要妄言生死,本帝坚信,他会破除结界而出的。”

    蟒臣和祁真见术蝎如此情形,也不敢上前说什么了,只能闭住口舌站在其身后了。

    只有术蝎担心的来回踱步,焦急的样子让人揪心的很。

    术蝎之恨自己能法太弱了,帮不到杭暧什么忙。

    一旁的蟒臣即担心术蝎,又嫉妒杭暧。

    一番争斗过后,大风停了,狂沙消失了,五行狂雷也不再闪耀了。

    天上的五行八卦月也是黯然失色,没有了耀眼的光茫,留下的只有淡蓝色的余晖。

    这次,杭暧魔君也已经消耗了相当多的能,呼哧带喘的站在那里。

    花灵媚更是受到好几波攻击,身体已经快吃不消了,唯有靖晶老母的灵气在支撑着。

    杭暧说道:“想不到,本魔君刚一出世便遇见你这等强大敌手,不过本魔君喜欢,喜欢与你这等高手为敌。”

    花灵媚说道:“哼哼哼,魔君?你算个什么东西?东煞都不是本祖的敌手,就凭你一个小毛孩子还敢妄称魔君,真是笑煞本祖,哈哈哈。。。”

    这阵狂笑,入了杭暧的耳朵里,感到了极大的羞辱。

    杭暧也知道,这绝不是花灵媚,她体内这个灵气也绝非是平常之物,就凭他能够驱使受了重伤的花灵媚与自己抗衡,就可以断定这家伙有多厉害了。

    杭暧说道:“你莫要狂妄,你凭何等能法与本魔君为敌?本魔君今日要你你知道何为以卵击石!”

    花灵媚又一次哈哈狂笑起来,她指着杭暧说道:“凭什么?就凭这方圆百里的结界,就凭本祖御家本体还未到来。你这等小娃娃才是不知深浅之物,胆敢在本祖面前叫嚣,就是最大的过错。”

    杭暧说道:“哼,嘴硬!”

    花灵媚:“那就要看看是何人嘴硬了!”

    杭暧:“好啊!”

    说完,杭暧又一次施展开碎碎魔能,将自己碎化融入雨滴中淋向花灵媚。

    其实雨水当中的花灵媚早已经湿漉漉的了。

    但是靖晶老母也不是平凡人物,他又怎会不知道杭暧的行踪。

    她知道杭暧已经过来,动用五行八卦月释放出强大的热能,将在结界之内的烟雨朦雾瞬间给烘干了。

    杭暧变成的水雾却不受任何的影响,继续在滴落。

    花灵媚只好加大了五行八卦月释放出的热能。

    瞬间,地面的沙土开始融化,犹如岩浆一般,红彤彤的。

    一种令人无法呼吸的气味弥漫了起来。

    轰隆隆。。。

    又一次巨大的爆炸之声响起,杭暧变回人形站定。

    花灵媚更是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她瘫坐在原地,只有双眼还是那样的娇艳迷人,炯炯有神。

    杭暧说道:“这就是你与本君为敌的下场,本魔君要你灰飞烟灭!”

    花灵媚强打精神,并且不输气势的说道:“哼,就这点程度的攻击,还想要了本祖的性命,真是痴心妄想!”

    杭暧冷笑道:“真是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本君岂能容你再活下去。”

    说完,又一次的攻击开始了。

    杭暧想道:“刚才这股热能指定是五行中的火元素形成的,我只要碎化成火融入到八卦月中,那热能再高也对我无济于事了。”

    想罢,他便碎化成了火的离子,融入到了八卦月当中。

    随即巨响一声,不挂月瞬间消失掉了。

    花灵媚哈哈大笑道:“杭暧,别以为毁了我的八卦月就万无一失了,其实本祖可以随时造出新的来。”

    变回人形的杭暧说道:“哼哼,你造出的八卦月也是需要耗费能量场的吧?只要本魔君毁你三轮明月,你还能坚持到几时?”

    花灵媚苦笑道:“那是你还不了解本祖的五行八卦月是什么组成的才这么说的吧?”

    杭暧答复道:“无论如何,你的能量场最多也就能够抵御本君两波的攻击,看你能够嘴硬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