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入魔

作品:《不道神界

    晚风吹,蟋蟀鸣,思念的人你在何方?

    杭暧背着手站在一座山峰之巅,看着漫天繁辰,呆呆的屹立着。

    心里倒也是美滋滋的,因为上次与骞尧有过愉快的交谈,骞尧为了自己和虹昆说了那么多的话。

    脸上洋溢着很幸福的笑容。

    忽然,一股莫名的力量从杭暧的丹田直冲到头顶,他眼神中绽放出了异样的凶光,浑身散发出了邪恶的气息。

    站在山脚下的术蝎、蟒臣、祁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好强大的邪气呀。

    这股气息顺着空气传播到了好远。

    正在辩论不休的花灵媚和靖晶老母也感应到了这股非常强大的邪气。

    两个人停止了争辩,朝着邪气传过来的方向望着,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她们不寒而栗。

    此时,远在奈铭山的莹雪站在宫殿之外,翘首期盼骞尧能够早日归来。

    小故、小竹、小洛站在其身旁,还有几名凡灵服侍在一旁。

    莹雪说道:“今天是大木头出行的第十天了,按照他能法的速度,也快到弼霓山了吧?”

    小故答道:“是啊,老弟此行虽然吉凶未知,不过他天生善良忠厚,加上高人为他传授能法,我相信他定能化险为夷的,所谓吉人自有天相,请帝后娘娘放心。”

    莹雪说道:“兄长所言不无道理,可话虽如此,这世间千变万化、光怪陆离的,说不准这世间还有与那爱琊老祖不相上下之辈潜伏,只有祈祷大木头不会遇见这样的事情了。”

    小故说道:“放心,不会再有那样的高手出现了。”

    莹雪说道:“但愿如此!”

    莹雪貌似想起了什么,她说道:“大木头临走前说过,不要在夜里看星星,那样他会知道我在想念他,他就会很担心的呢。我不能再看星星了,我要回去。”

    说完,尤如孩童一般跑回了寝殿当中。

    凡灵们在后边跟着紧喊:“帝后娘娘,您慢点,您慢点,小心台阶,门槛要高迈步,小心那吊坠!”

    生怕莹雪有什么闪失。

    小竹、小洛紧随身后,她们现在是莹雪的贴身侍女,一步不离的陪着莹雪帝后。

    而这边的花灵媚与靖晶老母重新来开始了她们的嘴战。

    靖晶要领着呆傻骞尧进入茅草屋内共度良宵。

    花灵媚那边骂个不停,说她一大把年纪,竟然要如此的魏所,不要脸,没人性,恬不知耻等词语一句连着一句的骂了出来。

    靖晶则是不以为然,说自己这是为了自己的爱情,能够得到心爱之人,不管他人口中吐出龙蛇之语,也阻挡不了她的行动,她就要在今晚趁着骞尧没有恢复正常之前与他入了洞房不可。

    就这样靖晶领着骞尧,推开了茅草屋的门。。。

    一夜,花灵媚感受到了无比的羞辱,搞得她简直不想活了,世间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简直是伤风败俗啊。

    要不是自己腿和手都受了伤,她绝对会冲进茅草屋内,将这对狗男女全部斩杀不可。

    清晨,鸟语花香的村落在一片白蒙蒙的轻雾当中苏醒。

    花灵媚身上浸满了露水。

    四周除了鸟儿的鸣叫,也就只有她的心跳声是最大的动静了。

    靖晶老母心满意足的推开了茅草屋的房门,走到屋外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两下。

    转身看见被露水浇透的花灵媚,摇摇摆摆的走到她的近前说道:“道姑,一夜可曾心悦否?动心否?”

    花灵媚简直要气炸,看见靖晶的嘴脸,甚至是感觉得到十分恶心。

    她吐了口口水道:“呸!下‘流’的‘贱’货,你还有羞耻二字否?本姑娘不想再看见你了,真是要吐了,给本姑娘滚得远一些!”

    靖晶老母依旧是那样的笑容,根本没在意花灵媚的怒骂。

    她拨了拨额头上的刘海,说道:“与自己心爱之人共度良宵简直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呢。随你怎么说好了,本祖见天心情大好,饶了你的狗命。”

    花灵媚怒道:“哼,你最好杀了本姑娘,你若不杀我,改日本姑娘定要将你这骚‘货斩杀,绝不姑息。”

    靖晶老母说道:“喔?那要看你有没有这等本事了?哈哈哈。。。”

    不对,怎么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呢?

    不好,有能法。

    靖晶老母急忙脱离了这个女子的躯体。

    轰隆隆!

    巨响过后,再看那躯壳已经粉身碎骨。

    靖晶老母又一次回到骞尧的体内,从茅草屋内窜了出来。

    杭暧已经回到人形站定。

    当他看见骞尧从里面跳出来,再看看那惨死的躯壳,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他问道:“大笨蛋,这,这作何解释?”

    靖晶老母控制了骞尧的身体,加之他变的痴呆捏傻,所以根本没有意识说话。

    所以靖晶老母自然就代替骞尧说起话起来。

    她说道:“有何解释?那姑娘已是本帝的女人,今日你居然杀了她,本帝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杭暧他太在意骞尧了,所以根本没怀疑他体内还有一个寄生的灵气。

    他开始施展能法,那支巨大的黑蕊花又一次生长了出来。

    花瓣刀开始攻击杭暧。

    杭暧完全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我耳朵听到的是真的吗?

    他一边躲避花瓣刀的攻击,一边思索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杭暧也不敢碎化成粉尘攻击骞尧,怕伤着他。

    可是骞尧却咄咄相逼,不停的攻击杭暧。

    最后那些连着纤维丝的阵法又一次出现,花灵媚就是败在这里的。

    杭暧自然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了。

    黑花蕊开始又一次分泌出那个怪物质,开始攻击杭暧。

    杭暧碎化成粉丝消失不见。

    这个怪物质有些懵了,这家伙去了哪里?

    怎么做到的凭空消失呢?

    突然,杭暧化作粉尘钻入怪物质内部释放了能。

    轰隆隆!

    巨响过后,怪物质渐渐消失不见。

    骞尧说道:“有两把刷子啊!再让你看看这招。”

    说完又一次施展能法,花瓣们散发出一股古怪的味道来,让人难以忍受。

    杭暧知道这就是针对自己碎化的能法所施展的。

    无论自己碎化成什么,也躲不开这种怪味道,因为这种味道是极细的粉尘,无孔不入的那种。

    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杭暧硬抗都可以抗个几次。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攻击自己的人是骞尧。

    他这个心啊,算是凉的透透的。

    所以他根本没有再战斗下去的意志了,一心想死在骞尧的手里,也好一了百了,从此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思念和痛楚。

    随即,杭暧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忽然,杭暧的美眸又一次张开,只可惜放出的并不是以往的可爱和令人愉悦的那种眼神了。

    取而代之的是凶狠的、邪恶的、带有怨恨的眼神,放出暗暮色的眼神。

    就连靖晶老母都为之一振,她没想到这家伙的魔道宏能能够爆发处这么强大的能量场。

    看来这个人内心仅存的一点良知已经死了,有一份牵绊也是荡然无存。

    这牵绊是谁?

    莫非是?

    骞尧?

    就在此时,魔道宏能爆发的杭暧将空气中所有的怪味道悉数消灭,并且巨大的冲击波将黑蕊巨花也给拦腰折断了。

    靖晶老母在骞尧体内开始这大量的呼吸。

    因为她没有想到,杭暧会这么强大。

    一旁的花灵媚看的目瞪口呆,她第一次见到两大高手对决的场面,简直太可怕了。

    但是,这少年什么意思?

    莫非对他?

    这个大‘淫’‘贼’太不像话了我吧?

    难道对他也做过什么吗?

    这个烂人秽物,他日有机会一定要废了他。

    术蝎、蟒臣、祁真等人在一旁观战,也是自叹不如。

    尤其是祁真更加嫉妒杭暧了,自己刚刚从神夂哪里获得了寸肤携灵气的能力,没想道这小子居然可以直接爆发宏能,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蟒臣更是自愧不如,自己虽然也可以爆发妖道宏能,但是和这家伙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骞尧说道:“哎哟,果真是个能界天才呀,既然能够爆发宏能!”

    杭暧用十分浑厚的声音说道:“本魔君出世,天下再无三界!”

    说完开始狂吼,逐渐的身体开始碎化成黑色粉尘,直至完全消失,吼声依然回荡在山林之间。

    靖晶老母,立刻警觉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杭暧绝不会饶了自己。

    入魔后的杭暧就开了魔眼,他可以通过骞尧的本体看透自己的灵气,进而会逼迫自己离开骞尧的本体。

    所以,靖晶老母迅速的寻找下一个宿主,并留了一个傀儡灵气在骞尧体内,不让杭暧能够快速发现自己的行踪。

    蟒臣?

    不行,这只蛇太臭,会让自己的肌肤受损。

    祁真?

    这个人太讨厌,不想寄宿在体内。

    术蝎?

    这么美呀?

    正好!

    不对呀,这个女人怎么会有尾巴?

    真讨厌!

    于是她又从术蝎体内窜了出来。

    术蝎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打了一顿,身上每一寸骨头都在酸痛。

    真是莫名奇妙。

    最后,她还是进入了大美女花灵媚的体内。

    一声巨响过后,骞尧的身体粉身碎骨,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