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靖晶‘老母’

作品:《不道神界

    夕阳,宛如整个世界都洒满了金子。

    余晖透过一朵红云,渲染了花灵媚那妩媚的身姿。

    纤维丝也是一闪一闪,放出红色的亮点。

    花灵媚被黑色花蕊分泌出的怪物体追击的只有逃窜的份了。

    花灵媚没想到,侵入骞尧体内的这个家伙真的蛮厉害的,自己降妖捉怪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种的劲敌。

    躲着躲着,花灵媚的左肩被纤维丝碰触到了。

    呲!

    一股剧痛让花灵媚的行动开始变得有些迟缓,眼中的纤维丝更加凌乱了。

    没过三五下,右腿处也被刮伤了,这回更加变得缓慢起来。

    唰唰唰。。。

    花灵媚咬着牙坚持与那怪物质周旋着。

    远在畲魍山云波洞内的术蝎、杭暧、蟒臣、祁真等人感应到耳目虫被不明不明身份的高手大量的杀害,目前南竹辕州的消息没办法传达过来了。

    术蝎暴怒道:“何人胆敢伤我耳目虫,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看你本事几何,敢在本帝面前撒野。”

    蟒臣说道:“上万年来,从未有过如此大胆之人,竟敢杀我耳目虫,尧施让我遇见,非要将他碎尸万端不可。”

    杭暧也说道:“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才是。”

    在一旁的祁真,眼睛在不停的观察着他们三个人的一举一动,心里在盘算着自己该说些什么。

    思索片刻之后,祁真说道:“师父、师兄、大人,依我之见,此事说来不简单它就不简单,其实要说简单,它也很简单。”

    蟒臣搭话道:“喔?此话怎讲?”

    祁真摇头晃脑的说道:“说它不简单,尽来,自从帛琉山出现爱琊老祖这等神秘高手之后,三界之内怪事接连发生,很多都是无从查起。说它简单,爱琊老祖带走的是千岳大帝。。。”

    说到这里偷瞄了一眼杭暧,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并无太大的变化,这才继续说道:“整件事情想要弄清缘由,必须要找到千岳大帝问个明白,这爱琊老祖何许人也!”

    术蝎也是看了一眼杭暧才说道:“徒儿说的有几分道理,看来目前只有找到骞尧,才可以弄清楚爱琊老祖是什么来头了。”

    杭暧已看出大家的意思,虽然自己很讨厌祁真这家伙,但是现如今身为同门师兄弟,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他说道:“师父,既然你等断定此事与我兄长有些瓜葛,莫不如我等速速前去,找他探个清楚,也免得我兄长遭受不白之冤。”

    蟒臣说道:“巫斋,你身为妖宗弟子,竟要与那宗外宗之主称兄道弟,成何体统?来人啊,将这忤逆门徒抓起来处置!”

    杭暧说道:“看谁胆敢前来?”

    术蝎急忙喝止道:“放肆!”

    之后指着蟒臣说道:“大胆蟒臣,竟敢对妖宗未来之主有所不敬,你等不想活了么?”

    蟒臣灰溜溜的不敢有一句顶撞。

    祁真也是吓的不轻,由此看出杭暧在术蝎妖帝心中是和其高的地位,幸亏没有说一些对他不敬之言语,否则自己小命不保啊。

    术蝎余怒未消的说道:“本帝再申明一下,巫斋是妖宗未来之主,我与亚来鬼王大婚之日便是他登基之日。”

    全场鸦雀无声。

    术蝎接着说道:“祁真所言不无道理,既然骞尧乃是爱琊老祖亲传弟子,他定是知道爱琊老祖住在何方的!目前看来,耳目虫多数死于骞尧所经之处,很难说与他无半点关系。”

    杭暧说道:“也罢,我等前往辕州地界寻兄长踪迹,问他个明明白白就是了!”

    术蝎又说道:“那便甚好,我等极客前往辕州,寻千岳大帝问清事实!”

    说走就走,术蝎施展虫之妖能变出无数只恐怖的小昆虫。

    虫子越聚越多,最后变的犹如一座大山那么高。

    术蝎带头走进了昆虫山内。

    接着蟒臣、行尾也走进了虫山之中。

    祁真起初有些怵头,毕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虫子,难免有些犯密集恐惧症了。

    但是这家伙也是个狠人,硬着头皮愣是钻入了虫子大山。

    虫子大山缓缓地升上了天空,奔着辕州方向飘移了过来。

    而这边的花灵媚早已经是身负重伤,马上就要倒地不起了。

    可是那团不明物质仍旧是快速的移动着。

    追的花灵媚上气不接下气,真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可是事不随人愿,那东西非要结果了花灵媚的性命才肯罢休。

    最后,花灵媚实在是没力气躲避了。

    轰隆隆的巨响过后,花灵媚倒地不起,身上已经是面目全非,大美女成了丑八怪一个。

    此事骞尧收回了能法,飘飘然落在花灵媚面前,一股轻蔑地嘲笑声响起。

    他说道:”|花灵媚,还有何说?”

    羞臊的花灵媚不想直视骞尧,扭过头去说道:“无耻妖物,今日本姑娘败在你手,自认技不如人,本姑娘无话可说,杀剐存留悉听尊便。”

    站在远处的村夫、村妇们彻底绝望了,没想到傻子既然这么厉害。

    这才意识到,这地方不能待了,纷纷逃向远方而去。

    村里除了骞尧和花灵媚以外,也就剩下了茅草屋内的所谓黑寡妇。

    此时,骞尧重新变回了痴呆你扼杀状态,看人都是之直勾勾地。

    茅草屋门被推开,从里边走出“黑寡妇”来,他十分得意地看着花灵媚。

    有些妩媚的说道:“道姑,让你死也得死个明白好了。我乃靖晶老母,得知骞尧前往南海弼霓山,我便在此等候其多日,本想在此与他成就美意。怎料你会前来碍事,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对道宗门徒下手,我也不会将你打成如此地步,我与骞尧的美事也早就成真了。今日要你亲眼目睹我与骞尧的欢怡金宵,哈哈哈。。。”

    什么?

    欢怡金宵?

    听到此番话语的花灵媚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吗?

    还要本姑娘亲眼目睹。

    我呸,本姑娘就是挖瞎双眼也不会看你们一对狗男女的欢怡金宵的。

    花灵媚破口大骂道:“无耻下流妖物,你口中说出如此污言秽语,是要糟了天谴的。你这等下作之物,多余活在世上,趁早找个火山炎潭焚了自己,三界便会少了一些浊气。”

    靖晶老母又一次狂笑不止,她‘搔’首弄姿的走到花灵媚面前,冷不防就将花灵媚头发揪起,把自己脸贴近了说道:“论无耻,你道宗之主北皇老道应该无人能及吧?不相信你师父禹殳真人,北皇老道曾经做过什么?为什么曾经的北天宫拱手让人?他并非是第一次能界大战失利才会撤出北天宫,那些不可言喻的龌龊事,他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说完,把花灵媚拎起来就甩了出去。

    咣当!

    花灵媚被狠狠摔在了茅草屋旁边的一棵树上,当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差点就昏厥过去,勉勉强强的支撑着坐了起来。

    她说道:“卑鄙妖物,修要污蔑我大师伯,他乃清风依渡法,不言凡尘事之人,又怎会像你口中所言那样不堪入目?”

    靖晶老母闷哼了一声说道:“你才几百年道行,本祖乃八千年的修行,可谓是认得这世间的一草一木也不为过。他曾经是与南君齐名的神界双雄,现如今委身帛琉山在几百年都不曾出山,他那时对人有愧,他无颜面出去见她。”

    花灵媚声嘶力竭的喊道:“住口,不是这样的,你在胡说,我大师伯是最受人界尊崇的神仙,我不允许你这样给他老人家扣脏帽子。”

    靖晶老母说道:“哼哼,真是个没有脑子的女人,你也不想想,虹昆老道为何不肯回帛琉山?你师父不曾踏足过景贞观半步。这又是为什么?”

    。。。

    花灵媚有些无言以对,她说的不无道理呀。

    师父、四师伯他们两个一提到道宗总坛,总是一语带过,不会给我们过于详细的说及那里的事情,他们到底在怕我们知道些什么吗?

    他们是在担心会有什么事情暴露吗?

    靖晶老母接着说:“比起他们,本祖寻得喜爱之人有过错了么?本祖与之寻欢何过之有?”

    花灵媚重燃怒火道:“不要企图掩盖你‘淫’‘荡’的本质,无耻妖物,卑鄙妖物,本姑娘有口气在,就不会任你如此放荡。”

    靖晶老母笑的很是没有底气,毕竟自己说的有些话真的过了头。

    她说道:“本祖可不能像你,有心爱之人却不敢去见,身为女人,你活的最窝囊。”

    你!

    花灵媚貌似被靖晶老母戳到了软肋。

    亮晶晶的泪花在花灵媚的眼眸中打转,但最终还是被强忍着憋了回去。

    是啊,自己身为道士,降妖捉怪那真是一把好手,但对于他,自己真的不敢去向他表白自己的爱意。

    所以她才会把那天的发誓看的那么重要,不敢去违背。

    靖晶老母早就知道这就是她的痛点,继续说道:“本祖并不是杀人如麻的妖怪,本祖也是曾是凡人,若不的是为了骞尧,也绝不会出现在三界之内,你也不会有机会认识我靖晶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