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变强大的骞尧

作品:《不道神界

    风儿轻轻的吹着,雨后那股清新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骞尧呆呆的望着那扇门,许久都没有离去。

    有几个胆大的农夫露出头来,查探外面到底怎样了。

    当他们看见骞尧傻站在那少妇门口时,有些妇人胆子就大了起来,他们纷纷走出自家屋舍,三五一伙的站在不远处议论了起来。

    一个说:“那个黑寡妇还真是够骚的,居然把傻子都给勾引了过来了。”

    另一个说:“那可不是傻子啊,他被雷击到了没有什么事,看样子并非什么简单的人物。”

    还有的说:“反正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装傻充愣,一个装贞洁。”

    又有一个说:“傻子和黑寡妇注定要风流快活的吧。”

    听到这话,这群不知死活的妇女们开始笑了起来。

    呼。。。

    一阵怪风吹来,这些长舌妇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回到家后,不是打骂孩子,就是提刀杀鸡,还有甚者开始对其夫君男儿身发起了剜割挑战。

    霎时,整个村子便进入了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混乱场面,孩子哭、爷们叫,每个妇人拎把菜刀。

    这时候有些聪明的男人们意识到了什么,纷纷跑到那个少妇门前跪拜。

    奇怪的是,这些失了心智的妇人们,来到少妇茅草屋附近进停止不走了,像是耗子见了猫似的灰溜溜的就回去了。

    但是离开茅草屋稍远一些就会从新开始闹、吵、打、骂。

    见了此情此景的男人们更加确定,这就是那个他们口中的黑寡妇所为了。

    所以纷纷磕头求情,高喊道:“大仙啊、大神啊,求求您了,放过她们吧。她们无知,她们嘴贱,望请大神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收了能法吧!”

    这群大老爷们在一少妇门前大跪求饶,让追逐骞尧而来的花灵媚大为恼火。

    她大喝一声从一轮八卦月中飞身而出。

    八卦月所照射之处,那些失去心智的妇人们纷纷恢复了心智,根本不清楚自己方才到底怎么了。

    看见自己男人们纷纷跪拜在那黑寡妇门前,瞬间气就不打一出来。

    纷纷跑到自家夫君面前,追问其原因。

    见到自家妻子恢复了原貌,众夫君们纷纷都高兴了,也为花灵媚及时出现解除她们的邪气而感激不尽。

    花灵媚倒是没和这些农夫们有太多的话说,她直接来到骞尧面前。

    啪!

    举手就是一巴掌,并且骂道:“好你个不知羞耻的大‘淫’‘贼’,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呆傻骞尧被打的眼冒金星,飞出去十步有余。

    但是,他并没觉得有多痛,转身爬了起来,又回到了原处站定。

    花灵媚被骞尧的这一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他这是怎么了?

    莫非为了逃避我的追杀,故意装傻充楞?

    从他体内没有溢出任何的能量场,可见他的灵气还在休眠,差不多是在装模做样。

    于是,花灵媚又一次举起手,打向骞尧。

    啪!

    骞尧居然出手攥住了花灵媚的手腕,随即说道:“不要太过分了,烂女人!”

    什么???

    你竟敢骂我?

    胆子大了啊!

    你终于暴露了你本性。

    花灵媚彻底震怒了,那轮八卦月又一次升上天空。

    花灵媚说道:“大‘淫’‘贼’,你终于显露你的本性了吧?今日就让本姑娘剜去你不该有的东西吧!”

    说完就加强了八卦月的强度。

    这次八卦月并没有照射整片天空,而是只照射到骞尧的身上。

    花灵媚本以为仅此一招就能降伏骞尧。

    哪里承想,骞尧显露出诡异的笑容,他说道:“小小道姑将有如此狠毒手段,今日招惹了你家爷爷,焉有你的命在?”

    说完,腾空而起其,施展开不明的能法,不见任何征兆,八卦月开始消散,犹如沙土铸造的球体见了水一般,弱不禁风的消失掉了。

    花灵媚傻了眼,这是什么能法?

    简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这是恐怖的反转啊。

    他怎么变得如此强大?

    花灵媚不甘自己就这样败给骞尧。

    他指着骞尧骂道:“无耻‘淫’‘贼’,无论你能法提高到何等境界,本姑娘绝不会就此罢休,定要废了你不可!”

    骞尧继续发出非男非女,但是一种令人很爱听的声音说道:“哼哼,小道姑,且看你无这个命了。”

    花灵媚也是烈性女子,岂能容忍这样的叫嚣。

    太极八卦月又一次升上天空,向着骞尧照射了过去。

    深蓝色的八卦图标旋转着进入了骞尧的身体内。

    本该出现的场景是,骞尧变得异常臃肿,之后受不了继续膨胀而爆开。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进入骞尧体内的八卦图标们被挤到乒乓球大小的地方,在骞尧皮下形成了一个鼓包,飞速的游走在他的哥哥部位。

    最后,骞尧将鼓包运到嘴边。

    张开大嘴就把那堆八卦图标喷向花灵媚。

    那股强大的能,如果你花灵媚感觉到不妙。

    她迅速的跳进八卦月中消失不见。

    那些被喷出的八卦符号蕴含着强大无比的能,打在了花灵媚原来站的地方。

    一声巨响过后,那个地方出现了一个不大小,不深不浅的坑。

    这要是打在花灵媚的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在不远处,八卦月又一次出现,花灵媚从里面跳了出来。

    面无血色的她,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她强打精神的硬气道:“孽障‘淫’‘贼’,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身怀如此邪门能法,本姑娘定要将你收入葫芦中不可。”

    说完,袖口中掏出了她那个宝葫芦,打开盖子,口朝着骞尧默念口诀。

    霎时间,葫芦口处一股强劲的吸力形成了狂风,欲将骞尧吸入葫芦之内。

    没想到,骞尧哈哈狂笑着钻入了葫芦之内,花灵媚认为得手偶,就将葫芦口盖上了。

    突然,葫芦从原来的米黄色突然变成红色的,并且非常之烫手。

    花灵媚急忙将葫芦扔在了地上。

    又一次巨响过后,再看那葫芦已经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同时,被收进宝葫芦里的妖魔鬼怪们面对重获自由的机会,毫不吝啬的逃向个个地方。

    花灵媚面对这些四散奔逃的妖魔,显得力不从心了,毕竟和骞尧过了两个照面的对抗,身体消耗了不少体力。

    骞尧说道:“小道姑,奉劝你见好就收,切莫执迷不悟、死不悔改,最终讨不得便宜不算,还可能搭上性命。”

    花灵媚什么样的妖怪没有见过,就凭这几招能让她主动逃跑,那是做不到的。

    她冷笑道:“我终于搞清楚了,你不是大‘淫’‘贼’本人,说,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此与本姑娘叫嚣?”

    哈哈哈。。。

    骞尧笑罢说道:“小小道姑竟敢大放厥词,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本祖的真本事,你就不会领会到能得奥秘有多深奥。”

    听了这番话,花灵媚自然不会选择逃走。

    她说道:“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今日你要帮助大‘淫’‘贼’,就是与我花灵媚为敌,本姑娘定叫你有来无回。”

    骞尧说道:“煮熟的鸭子就剩嘴硬了,与你多说无益,看招吧。”

    说完,骞尧双手中指食指合并,双手举向天空。

    顷刻间地动山摇,骞尧的背后从地下升起巨大的花朵来。

    此话并非是往日里骞尧种出来得那种花,那种话是神花,闪烁着金灿灿光亮,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但是这多巨花透着一股的戾气,最明显的是花蕊的颜色是黑的。

    闪烁着妖里妖气的彩虹颜色。

    巨花的花瓣从花朵上脱落下来,变成飞刀冲向花灵媚。

    花灵媚心想:“这就是你所谓的真本事啊,这多么简单就可以多开啊。”

    一边想,一般开始躲避花瓣刀。

    万万没想到,花瓣刀并不是为了砍到花灵媚,而是全部钉进了地里。

    刀把部分有极细的纤维丝牵连着巨花花蕊。,没把花瓣刀都是如此。

    花灵媚看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要这样啊。

    好歹毒的家伙,本姑娘定要小心应付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随着花瓣刀越来越多的钉入地下,整个村子都没能幸免遇难,村里到处都是花瓣刀和纤维丝。

    刚才一开战,村民都已经跑没影了,现在只有空荡荡的宅子遗留在那里。

    花灵媚也已经是在这些花瓣刀和纤维的重重包围当中。

    一只蝴蝶不小心碰触到了纤维丝,结果立即被化为乌有,就连粉尘都没能留下。

    花灵媚这下傻眼了,自己在这种环境下太难作战了。

    一边要应付骞尧的攻击,另一边又要小心小心翼翼的躲避那些纤维丝,一不小心碰触到,那只蝴蝶便是前车之鉴。

    这时候,那黑色的花蕊已经准备好了攻击。

    它在慢慢的分泌一种物体,这种物体似水非水、似胶非胶、似粉非粉、似硬非硬、似软非软。

    等到云集到了一定的程度,从花蕊中滚落下来,朝着花灵媚滚了过来。

    那些纤维丝居然不会被它弄断,纤维丝也不会阻挡那物质的行进。

    花灵媚急忙闪身躲避,结果差一点就碰到了纤维丝。

    她心中暗想道:“此番一战,活命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