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又变呆傻了

作品:《不道神界

    美丽的白云,一朵追着一朵,千姿百态各有其彰。

    骞尧在一片稻田旁边没命的跑着。

    让他非常尴尬的是,关键时刻自己的能消失了。

    他一边跑,一边余悸未消,那个小道姑太可怕了,居然要剜掉我的男子汉象征之物,简直是每个男人的噩梦啊。

    跑着跑着,眼前一个村落赫然出现。

    他紧走几步进了村子,村里倒是没几个壮汉,只有一些顽童以及老弱妇孺都在忙碌着,不知道他们干些什么。

    迎面走来一小农妇,大概年龄在二十三四左右,衣着朴素,一看就是贫苦人家的样子。

    她手里端着不是很小也不是太大的土篮子,上边盖着一块破布,虽然破烂不堪,但是系的很干净。

    很显然,少妇不受村里人待见,他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避而远之,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好像她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似的。

    骞尧也躲在了旁边看着走出村子。

    骞尧并没有在意什么,因为他目前最渴望的事情,那便是下一场雷雨,能够让他震醒休眠的菖栎神花的灵气。

    但事与愿违这句话再贴切不过了,这亮瓦晴天的哪里有什么雷雨的迹象啊?

    而帛琉山这边已经严阵以待了,因为那只眼睛太神秘了,虽然对没有对景贞观做出不利之事,但毕竟能够在北皇、六戈、不二骞等高手眼皮子底下来无踪去无影,很难不引起景贞观上上下下的重视。

    北皇说道:“二弟,依你之见,此乃何等妖物,亦或是宗外宗的野妖散仙不成?”

    六戈思索片刻说道:“以此物能法看来,并不是魔四宗之人所为,因为他没有邪气或戾气存在,极有可能是我人界四弟所为,因为宗外宗目前是由骞尧掌管,不会有此等事情发生。”

    北皇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不过四弟的樊阳观与我景贞观老死不相往来,他又怎会来我帛琉山窥探呢?”

    “这!”

    六戈有些哑然,大哥说的也对呀四弟禹殳自从第一次能界大战之后就不与我们三位兄长往来了,他又怎会来我帛琉山呢?

    那么,这大眼睛又是何人所为?

    又是爱琊那个神秘怪物吗?

    六戈拍了拍脑袋说:“莫非又是爱琊那个老妖物所为不成?上次带走骞尧只是不也曾露过一张大脸不是么?”

    北皇补充道:“来此地寻骞尧,不见其人之后默默走开了?”

    两个人一拍即合,就这样将此次事件赖在了爱琊老祖头上。

    远在不界虚无山的爱琊老祖额头间一道红光闪过,本来闭幕修行的他,刷一下睁开了他那万法神眼。

    他说道:“两个不道狂徒,糊涂至极。”

    便又重新闭目修行了。

    可是,在虚无山另一座山峰之上,一座洞府中,一位耄耋老人,额头间黑光闪过,他立即睁开了眼睛,他居然也是有万法神眼。

    他也说道:“不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能,真是对不住上三宗了。”

    说完施展开万法之能,在帛琉山上空画出一个用云儿形成的“大胆”二字。

    不二骞首先发现了,他指着天空喊道:“师父,师尊,你们快看!”

    北皇、六戈同时看向所指之处,惊出一身冷汗,这到底是何方妖孽啊?

    因为他们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戾气蕴含在其中,与那只大眼睛截然相反。

    六戈说道:“恐怕这次才是爱琊做出了警告吧?”

    北皇忍无可忍了,他的爆脾气可不是那么轻易压的住的,他施展开金之道能,将那两个字的周围空气都变出了铁壳,将其死死的罩住了。

    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大本事。

    结果铁壳瞬间就被崩的碎片乱飞,那两个字依旧挂在天空,都未曾变更过形状。

    六戈从袖口中掏出现形剑默念口诀扔向天空,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元素的能。

    一道光亮闪过,现形剑变得一仗多长。

    天空那两个字依旧很嚣张的存在着。

    北皇和六戈的攻击犹如以卵击石般的弱小。

    不二骞也不自量力,施展开水之能,变出许多水蝴蝶落在那两个字上,运行能量场,展开了攻击。

    可惜,他根本就不是对方的敌手,一阵巨响过后,水蝴蝶都变成水滴散落下来,那两个字依然屹立不倒。

    慌了,慌了,北皇慌了,最近这是怎么了?

    帛琉山真是命运多舛啊,妖宗三番五次前来闹事,这倒不足为提,毕竟他们没什么强大敌手,只是最近自从爱琊出现,前来寻衅的敌人都很强大了,简直是无敌的存在,这可让景贞观何去何从啊?

    这时,天空出现一张狂傲不羁的大笑脸,代替了那两个字。

    他说道:“不自量力的蠢货们,‘日’后休要说及自家为宗门,一群无能之辈还敢妄称自己为宗门,哈哈哈。。。”

    一阵狂笑过后,那张大脸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真是惭愧,三人出手却没有一个讨得便宜的,以后还有何颜面自称宗门呀。

    北皇一下子急火攻心了,他无论如何没想到,这些不明鬼祟可以完虐自己的景贞观,自己的道宗还有和实力和神宗、仙宗比肩起名啊。

    想到这里,北皇心头一黑,晕厥了过去。

    六戈、不二骞急忙上前扶住他,高声的呼喊着,北皇却是不省人事。

    众门徒弟子也上前急切地看着北皇。

    经过捶背、揉胸、掐人中等手段齐用上,施救了足足半个时辰,北皇道人才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他醒来后说道:“祁真现在何处啊?”

    六戈回道:“自从与骞尧一战之后,就不知了去向。”

    不二骞回答道:“他将身上的铜鸟遗弃在了自己的道阁之内,莫非是另寻名师去了!”

    北皇又一次被刺激了,又一次差点昏厥。

    他说道:“无论如何,速将他寻来问话,本尊要问他一问,本尊待他视如己出,他因和还要弃本尊而去。”

    不二骞答复道:“徒儿愿往,将其捉了来,交给师父发落。”

    北皇说道:“切勿伤及他性命,切记切记。”

    不二骞心想:“都这时候了,还在惦念与他的安危,师父您好糊涂啊!”

    不过表面不能显现出他对北皇的不满。

    他只好应道:“师父放心,徒儿定将他安然无恙的送到您身边。”

    说完回身变成一只水大鹏飞向天空,渐渐的消失在夕阳下,犹如一只鲜红的大鹏鸟。

    骞尧这边,他静静的躺在村外的一个小土包上,等待着雷雨的到来。

    忽然,天空一道炸雷,震得他一骨碌身坐了起来。

    难道是要下雨了么?

    不远处,一团乌黑的云雾正在聚集,并且迅速的朝着村子这边飘将过来。

    咔嚓,咔嚓,咔嚓,一道道闪电交织在天空当中,形成了恐怖的景象,这场雨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

    骞尧很是着急,为什么这些雷儿就是劈不到自己呢?

    真是急死人了。

    唰,豆大的雨点落在骞尧的脸上、身上,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场景出现,让骞尧不由得心头一阵。

    咔嚓嚓,终于,一道霹雳闪电正好击中了骞尧的头部。

    在远处的茅草屋内避雨的农夫们透过小小的窗口见到骞尧被雷击中,有的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下去,有的闭上眼睛不想见到悲惨的一幕,他们纷纷说道:“这下完了。这人怎么不知道避雨呀?”

    黑烟、火光齐齐出现在骞尧的头上。

    骞尧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貌似是没了灵魂的僵尸一般,有些无序的在哪里抖动着。

    雷雨嘛,来的快,去得也快。

    村子里,瞬间乌云散尽,不远处一道美丽的彩虹占满了半片天空。

    避雨的农夫们纷纷的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想要为骞尧收尸并埋葬他。

    但是他们傻眼了,他们看见骞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傻笑。

    这些农夫撒腿就跑,口中喊道:“快跑啊,有魔鬼呀!有妖怪呀!有鬼祟呀!”

    他们有的跌跌撞撞,有的摸爬滚跑,逃向了村里。

    骞尧呢?

    他继续傻笑着,慢慢吞吞的,一步一趔趄的走向村里。

    村民一阵骚乱,抱孩子的抱孩子,背老人的背老人,匆匆忙忙跑回了屋内,门窗上锁,手握农具哆哆嗦嗦的向外窥探骞尧的一举一动。

    这时,那位抱蓝出村的少妇走回了村里。

    他与其他村民不同的是,见到骞尧的样子一点没有惧怕之意,倒是不慌不忙的走进骞尧。

    骞尧上前就要抢少妇的土蓝,哪承想少妇轻而易举地就将他摔了个狗啃屎。

    村民们更加的惧怕了,这个雷击不死的家伙就够吓人的了,这个搬来不几‘日’的少妇也不像善茬子,这个村子要出大事啦,有些老人嘴里碎碎念叨。

    摔倒的骞尧傻笑着跟在少妇后边走了起来。

    少妇也不以为然,任他在后边跟着自己,也不去阻止他。

    最后,少妇走进了一间崭新的茅草屋内,关上了门。

    骞尧却在外边如同门神一般矗立在那儿,看样子他又失去了意识,真是个悲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