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跑了

作品:《不道神界

    枫情片片落今朝,风雪天涯渡一生。

    从旎龠拼命想要保护骞尧这一点可以看出,她也是爱着骞尧的。

    真是有点过分了,一个傻子居然会有这么多家伙去爱。

    花灵媚发罢毒誓,站起身来问道:“大谷主,这回该说出有什么法子可以杀死他了吧?”

    旎龠哈哈大笑道:“花灵媚,我要是说出来你能做到吗?”

    花灵媚依旧不冷不热,她灰着个脸说道:“你这个人废话就是多,到底说不说了?若是无意说出,本姑娘就将他收入宝葫芦中便是了。”

    旎龠很是不满她这个臭样子,可惜技不如人,所以只能得拿捏尺度说话了。

    她急忙地说道:“我说我说我说!你先不要乱来!”

    于是她接着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他的灵气虽被封印着,但是他可以保护本体,无论本体受到何等伤害,他都可以重新召回而复活。目前只有将他被封印的灵气完全覆灭才可以将他彻底杀死。而他被封印的那个雷结界是南君大帝所设,唯有将那结界破掉才可以。”

    花灵媚有些犯难了,当听到南君大帝四个字,她也难免不想一想。

    毕竟南君大帝是统辖三界的神,他的威名可不是花灵媚这样的散仙可以触及的。

    花灵媚说道:“你所言,与未说何异?”

    旎龠哈哈狂笑,她很得意的说道:“你花灵媚也有犯难之时呀!”

    花灵媚说道:“住口,天下岂有难的住本姑娘得事情?只是。。。”

    旎龠知道花灵媚是不会做什么傻事的人,目前自己已经说出了杀死骞尧的方式,不算违约了。

    这样自己就可以出手了,因为他发誓不会对自己出手了的。

    于是,旎龠突然间施展开五行道能,一条白鱼和一条蓝鱼围绕着她转圈,紧接着八卦图案从她脚下生成,在两条鱼的周围环绕旋转。

    花灵媚当即知道她的目的,她做出应战准备,并却说道:“好你个旎龠诡计多端,你所说的法子是不是在欺骗姑娘?”

    旎龠说道:“为了让你的誓言成真,本谷主所说之言绝无虚假。你若是对我动手,那便是你违背誓言。”

    花灵媚气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但她也只是憋出两个字“卑鄙”。

    旎龠愈加得意,自己可以困住花灵媚了。

    她继续施展五行道能,变出许多阴阳刀,将那些困住骞尧的琴弦悉数斩断。

    骞尧得到解脱之后,跳到了旎龠的身旁,说道:“多谢谷主搭救之恩。”

    旎龠说道:“公子,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花灵媚没那么容易放你走的。”

    花灵媚说道:“你说对了,本姑娘虽然发下毒誓,不可伤你分毫,但是这个大‘淫’‘贼’,本姑娘可随意动手。”

    骞尧简直是无处喊冤,怎么就被这位姑娘认作如此的臭名声了呢?

    他继续解释道:“花姑娘,在下属实冤沉海底了,在下绝不是像姑娘所言之人。”

    花灵媚说道:“住嘴!本姑娘阅人无数,本姑娘的福佑琴没有污秽之眼看到我容貌是不会枉然断去的,可见当时你是起了涩心的,这一点无可辩驳。若你有自知之明,理当剜去你的秽物,才是你幡然悔悟之举。”

    什么?

    剜去?

    你还是个女人吗?

    吓的骞尧紧了一下,浑身都觉得不舒服了。

    真不愧是恐怖小道姑这名字,骞尧心想着。

    旎龠看见骞尧的表情,心里也是有一些想笑,可是这样会让他更加的尴尬了。

    于是,强忍住没有笑出来。

    旎龠说道:“好你个花灵媚,这样岂不让他妻室守了活寡?你还真敢想象啊!”

    花灵媚眉头一皱说道:“妻室?此等不道之物还有妻室?简直是暴殄天物,就应该将他收入宝葫芦内,忍受孤凉和痛苦。”

    骞尧终于有点硬气的说道:“既然姑娘认定骞尧是‘淫’‘贼’,那在下做任何解释也是枉然了。在下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待事情完成,在下前来与你有个结论,先行告退了!”

    想跑?

    哪里你都别想去。

    花灵媚哼哼冷笑道:“大‘淫’‘贼’,不要妄想离开此地,无论如何你是万难一走了之的。”

    说完,施展开五行道能了。

    天空中那轮太极八卦月又一次迅速升起。

    旎龠一看不妙,她也又一次施展起了能法。

    花灵媚的是天月,而旎龠的属于是地月,因为从天空俯视,围绕旎龠旋转的也是一轮明月。

    同样的能法相遇,唯有能力高强者胜。

    空气中弥漫着能量场的气息,两家的能法相遇、相抗衡,瞬间产生了爆发力,震得方圆十里之内都有余波触及。

    可见花灵媚实力不输于禹殳真人的了。

    骞尧急忙施展神花之能,变出花盾牌护住自己,才幸免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所伤害到。

    但是两位施法者却没那么好运。

    募地,旎龠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捂住胸口,大口呼吸着。

    花灵媚却是面不改色心不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旎龠。

    骞尧则是急忙窜上前去搂住了旎龠。

    他担心的问道:“谷主,你怎么样?”

    旎龠轻轻的摆了摆手,低声说道:“死不了。”

    缓和了片刻,旎龠说道:“花灵媚,你要违背誓言不成吗?”

    这!

    这我也不是想要攻击你呀!

    是你自己要和我对抗的。

    花灵媚说道:“本姑娘是要攻击大‘淫’‘贼’的,是你半路杀出,这个不算本姑娘攻击你。”

    旎龠说道:“不管怎么说,本谷主是在你的能法下受了重伤,你无从狡辩!”

    你!

    花灵媚说道:“你为了一个一文不值的歹人豁出性命,值得吗?”

    旎龠依旧没有恢复体力,她弱声弱气的说道:“你不懂,你从未有过男女之情,自然是没办法理解了。”

    花灵媚真的难以理解旎龠现在的所作所为,毕竟这个家伙是有了妻室之人,她这不是白忙乎吗?

    骞尧确实有些害羞了,自己是个大大的笨蛋,而且有时候还会犯傻,自己有什么值得她喜欢的呢?

    可如今,骞尧词穷了,不知道该怎说好。

    他想了想,只好岔开话题道:“花灵媚姑娘,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冲着我来,为何要伤及无辜之人?且不说你污蔑在下之过,放着真正的‘淫’‘贼’不捉,在这里炫耀你的能法与无辜之人吗?”

    呀哈?

    还在说本姑娘污蔑与你呢?

    真是个冥顽不灵的狗东西,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的。

    想罢,又一次施展开道能,对骞尧发起了攻击。

    那种浑身被千万只蚂蚁啃咬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并且发现自己的神花之能渐渐的在消失。

    难道神花的灵气休眠了吗?

    不然不可能消失啊,在这种紧要关头,你怎么还可以这样呢?

    旎龠这一次真的没办法在施展道能了,因为刚才那一拨攻击用尽了她所有的能量场。

    在十分危险的时刻,骞尧就会变得异常的冷静,思考问题也会十分的通透。

    师父说过,如果神话灵气休眠了,想要重新唤醒它,就要接受天雷轰顶方可。

    这是个晴朗的天气,哪来的天雷呀?

    怎么办?

    我可不想被她收进小葫芦里呢。

    就在这时,旎龠拼命窜到花灵媚的身旁,一把抱住她的腿喊道:“公子快跑,我抱住了她,她就没办法施展更狠的招数,这点力度的攻击你能跑得掉的。”

    骞尧却犹豫了,让我一个大男子汉撇下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子逃跑?

    我骞尧还有良心吗?

    于是他说道:“不,谷主,我宁愿被她收入葫芦当中,也不会弃你而去的。”

    旎龠急坏了,她拼劲力气喊也没有多大的声音,他喊道:“你个笨蛋,她发誓不伤我的,你还有何担心的?再不走就没机会啦!”

    花灵媚被保住退后很是恼怒,这个不知死活的妖物,要不是。。。

    突然发现旎龠在慢慢的失去意识当中。

    花灵媚感应到旎龠的灵气在渐渐的消失。

    这不行啊,毕竟自己发了誓的。

    她真的死了,我的容貌,我的琴艺,我的。。。

    哎呀不可以,我还是先救她吧。

    想到这里,花灵媚收了能法,蹲下来观察旎龠的情况。

    果真就要死了,这还了得?

    她急忙从袖口掏出一个小葫芦,摊开手掌,到了一些粉状的东西上去。

    然后均匀的洒在了旎龠的身上。

    粉状物闪着蓝光洒落在旎龠的身上。

    奇迹发生了,旎龠苏醒了过来,灵气也渐渐地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一旁的骞尧十分想过去看看旎龠的情况,可是又怕花灵媚再一次出手。

    只好离的远一些,焦急的观察着旎龠。

    突然,旎龠睁开眼睛吼道:“这么好的机会,你还不快跑,葫芦里真的那么好玩吗?我这是用了迷心之能,我没事!”

    听到这话的骞尧只好拼命的跑向竹林之外。

    当花灵媚在想是能法之际,已经被旎龠抱的死死的,只能含恨看着骞尧渐渐远去的背影消失。

    看着骞尧离开的背影,旎龠心里十分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