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花灵媚发誓

作品:《不道神界

    如画般的竹海,突然间变成一根根琴弦,也是让人感觉到恐怖之极了。

    妄念谷主旎龠突然降临,使得骞尧眼前一亮。

    虽然这个妖女也不像什么好主,但是比起花灵媚这个恐怖捣鼓就要好很多啦。

    旎龠看见骞尧被束缚着,很是狼狈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旎龠根本打不过这位野蛮道姑。

    目前只有设计让骞尧脱身了。

    旎龠说道:“今日要与你一决雌雄。”

    花灵媚冷冷的说道:“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旎龠嘿嘿冷笑,指着骞尧说道:“你捉住他,是不是杀他不死?”

    花灵媚依旧不苟言笑的问道:“噢?这么说,旎龠雇主有法子杀死他?”

    旎龠很是得意的回答道:“那是自然,没点伎俩怎在你面前显摆。”

    花灵媚将信将疑的继续问道:“他的灵气不在本体,目前的灵气是被人嵌入的。他强大的灵气护着本体不让其损毁。就凭你那点本事能够杀死他?”

    旎龠笑道:“不要以为你的本事强大就将他人的特殊本领视作弱鸡!”

    花灵媚依旧有些不屑旎龠的话,她对于旎龠是绝对强大的存在,她又怎会轻易相信她看似随口胡编的话呢。

    她问道:“特殊本领?你还有什么本领,不都已经让本姑娘领教过了吗?”

    旎龠差点飙火,但是细细想来,也确实没有压箱底的本事没有对花灵媚施展过的了。

    因为花灵媚太过强大,自己根本不是和人家一个等级的,她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自己。

    旎龠急中生智,她说道:“花灵媚,不要小瞧本谷主的手段,他为何杀之不死?你可有过耳闻,在道宗帛琉山有棵南君大帝亲手栽植的蟠桃树?”

    花灵媚点了点头回答道:“这倒是不假,家师曾提及过一二。”

    旎龠一看有门,于是继续说道:“蟠桃中封印的就是他的灵气,如此强大的能量场赋予蟠桃之灵气,你小小道姑岂能杀得死的?”

    花灵媚不敢相信,南君大帝栽植之蟠桃会封印着灵气?

    师父为何只字未提?

    虽说自己也是道宗门徒,但是在樊阳观拜师修行的,从未去过总坛那里,而且师父曾再三告诫自己不可去帛琉山,所以那边的情况自己也不是很了解的。

    她冷冷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她继续问道:“你又怎会晓得这些?”

    旎龠说道:“你若不信,可以开天眼去帛琉山那棵蟠桃树下一探,若探不得灵气,本谷主愿受你处置。”

    花灵媚看着旎龠很是诚恳的话语,却依旧信一半疑一半。

    她说道:“那本姑娘就探上一探,若有半句谎言,定叫你灰飞烟灭。”

    旎龠坏笑着说道:“你大可一探,如有谎言本谷主自行了断。”

    骞尧在一旁听到蟠桃树下埋葬的不是六戈师尊吗?

    不对,他是诈尸的,施计捉神夂的计谋。

    神夂,对,神夂有一部分灵气被封印在雷棺当中,这旎龠不是在胡说八道吗?

    想到这里,骞尧差点没有喊出实情。

    转而一想,不对呀,旎龠谷主说谎难道是为了就自己吗?

    这么说来,我不可以说出实情呀。

    偶尔,这位骞尧大帝居然很象是个傻子的咧。

    花灵媚施展五行道能,天空中那轮八卦月又一次冉冉升起,完全盖过了太阳的光辉。

    八卦月中心红白相间的太极徒开始旋转,正中央赫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蓝白相间的眼珠子左右不停的观察着。

    没过一会,帛琉山上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隐隐约约观察着整座山。

    北皇和六戈正在各自的道阁内闭目修行。

    他们纷纷感应到一股强大的道能来到了帛琉山上空,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何人的能法。

    在道场上习练斗术的门徒和黎柯纷纷停下来担心的看着天空出现的那只眼睛。

    因为最近帛琉山屡遭攻击,让这些门徒都有些条件反射了。

    他们以为,又不知是哪里的妖物前来寻衅滋事呢。

    门徒又一次的剑拔弩张,准备应战了。

    这只眼睛看到蟠桃树下发出微弱光芒的,神夂的部分灵气就消失不见了。

    众门徒终于放下了提到嗓子眼的心,纷纷讨论这个大眼睛是怎么出现的,黎柯急忙跑来给两位师尊报信。

    北皇、六戈也是一头雾水,这是自家的道能,而且是五行之能,莫非是老三在人界收的门徒不成。

    看来她是并无恶意的,既然她未有任何对本宗过分之举,姑且不做追究为宜。

    这边,花灵媚第一次看到道宗总坛气派的景贞观样貌。

    心中有些不解,为何师父不让徒儿上帛琉山的呢?

    算了,师命难违,不去也罢。

    于是她说道:“旎龠大谷主所言属实,本姑娘多疑了!”

    旎龠在心中偷偷暗笑,自己完全取得了蛮道姑的信任,这回救骞尧有望了。

    于是她偷偷的向骞尧使了个眼色。

    骞尧看她使的眼色,似乎也明白了旎龠的用心。

    花灵媚问道:“既然谷主有手段能够结果着大‘淫'‘贼’,那本姑娘相信你一回,说吧,有何法子?”

    旎龠眼珠子一转说道:“法子嘛,倒是有,那本谷主凭什么要告诉你呢?”

    话音未落,气地花灵媚咯吱吱咬碎了银牙。

    她说道:“好你个大胆的妖物,竟敢戏耍本不娘,看我不收了你!”

    旎龠急忙说道:“且慢!”

    花灵媚道:“还有何遗言,快快说说来。”

    旎龠说道:“旎龠知道道姑本领高强,只是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只要姑娘能够答应了,旎龠自然就把法子告诉你。”

    花灵媚怒目而视道:“好你个妖物,竟敢与本姑娘讨价还价。”

    旎龠说道:“既然道姑不肯答应我的乞求,那我甘愿受死,那么你永远也不知道杀得死他的法子了。”

    嗯?

    你这是威胁吗?

    不过转而一想,她的请求也不为过,毕竟也是有超过本姑娘的手段嘛。

    于是,花灵媚态度有所缓和,她问道:“那么你有何乞求?说来听听。”

    你越坏笑着说道:“本谷主若是说出法子,乞求姑娘往后不得伤我丝毫,不得与本谷主动手施展能法。”

    花灵媚一听,这也没什么嘛,本来她败在我手之后,本姑娘也未伤害过她呀!

    想到这里,花灵媚说道:“好,本姑娘答应便是!”

    旎龠:“当真?”

    花灵媚:“绝无戏言!”

    旎龠;“空口无凭!”

    花灵媚:“你带怎讲?”

    旎龠:“你若发下毒誓,本谷主便会放心说出法子。”

    花灵媚说道:“好你个旎龠妖物,得寸进尺是吧?”

    旎龠:“那本谷主只好甘愿受死好了。‘

    花灵媚:“修要要挟本姑娘,否则让你后悔来此。”

    旎龠说道:“哦,,,,,,是吗?那就随你好了,你就看着大‘淫’‘贼’潇洒的活在世上好了。”

    说完,旎龠闭上了眼睛。

    言下之意,告诫花灵媚自己的重要性和招惹自己后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花灵媚这下不再那么高傲了,毕竟这妖物能够让自己最恨的家伙永远的离开这世界的嘛。

    她只好有些央求的口气说道:“那,你想怎样就怎样咯!”

    旎龠一看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心中很是高兴。

    她都把心提到嗓子眼在和花灵媚周旋的嘛。

    因为她不答应自己的请求,自己的计谋就算成功了,也会被花灵媚弄死的。

    这个女人别看长着一张让千万男人动心的美貌容颜,内心却是个非常冷酷的角色。

    只要她肯发下毒誓之后,她也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誓约的。

    旎龠说道:“你若是发下毒誓之后,在对本谷主动武即会花容具毁、失去琴艺、永远得不到最心爱之人,你可愿意?”

    什么?

    如此歹毒嘛?

    这是本姑娘最为在意的三件事,你居然用这个来让我发誓,好生歹毒的妖物。

    花灵媚说道:“若不是念及你我曾是有过同门学艺之情,念在师父失手伤你有愧的的本分,本姑娘早就将你灰飞烟灭了。要本姑娘发下如此毒誓,本姑娘岂能再容忍与你?受死吧!”

    说完,施展开五行道能就要将旎龠结果掉。

    旎龠又一次闭上眼睛,之后说道:“禹殳老道,本谷主就算死了也不会原谅你的。”

    嗯?

    拿师父压我吗?

    不过,她还真得逞了。

    花灵媚收回了能法,十分有歉意的说道:“旎龠师姐,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师父她老人家的无心之过吧!”

    旎龠说道:“若想要本谷主原谅禹殳,你就得发下毒誓,否则免谈。”

    花灵媚彻底没辙了,只好这样了。

    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单腿下跪,立起左手说道:“我花灵媚今日对天发誓,从此不会对旎龠有任何冒犯之处,不对其施展能法,不伤及她丝毫,若违背誓言,我将花容具毁、失去琴艺、永远得不到心爱之人。”

    这下旎龠才放下了一百个心,心中暗道:“花灵媚啊,花灵媚,看看你还怎么困住我的骞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