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无妄之罪

作品:《不道神界

    竹下偷眼招妄棘,雄辩无言遇蛮尼。

    骞尧想要逃走,可是这个有点蛮横的小道姑貌似没那么容易放他走。

    小道姑蛮横不讲理,对骞尧的忍让视若无睹。

    她施展开五行道能对骞尧出手了。

    一轮带有八卦图案的月亮升上了天空,月光中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的标志化作黑影烙印在骞尧的身上。

    大白天居然会有月亮出来?

    而且会这么快的升起,这只定是小道姑的能法了。

    此时,骞尧顿感浑身不适,有种被千万只蚂蚁在啃咬自己的感觉。

    他急忙化作花儿数朵飘散四方。

    可惜没让骞尧想到的是,这轮八卦月的映射范围太大了,骞尧根本没办法逃出它的攻击范围。

    于是,骞尧只好展开了反攻。

    小道姑身旁突然长出参天巨花,花蕊分泌出胶状物,朝着小道姑滴落了下来。

    小道姑迅速作出反应,凭空画出一张太极八卦图跳了进去,随之八卦图消失。

    巨花的胶状物滴空落在地面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天空那轮八卦月也消失不见了。

    骞尧一看,机会来了,赶紧化作花儿数朵带着小旋风逃离。

    哪里承想,小道姑的速度相当之快,一张八卦网早就给骞尧准备上了,骞尧被牢牢捆在了里边。

    不远处,一张八卦图出现,小道姑从里边跳了出来。

    巨花迅速从地下长了出来,让小道姑猝不及防,胶状物又一次向她滴来。

    小道姑又一次跳回了八卦图里边,困住骞尧的八卦网也消失了。

    骞尧重重的摔落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就在骞尧站稳脚的一刹那,八卦图在他后边又一次出现。

    小道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到窜了出来,朝着骞尧的后脑勺就是一掌,掌中心旋转着八卦图,很显然这是含有强大能量场的一掌。

    拍在骞尧身上,那就是粉身碎骨。

    骞尧感觉身后有冷风逼近,就知道她攻击过来了。

    吓得他迅速化作花儿数朵飘向四方,小道姑这一波攻击打空了。

    此时天空那轮八卦月又一次出现,让骞尧又一次感受到了千万只蚂蚁啃咬的痛苦。

    这可不行,照这种打法,根本没办法逃走。

    骞尧实在没办法再解释些什么了,看来得给这位小道姑一些颜色了。

    骞尧又一次种出了巨花,巨花开始放出异样的光茫,天空那轮八卦月瞬间黯然失色。

    小道姑脸色突变,怎会这样?

    自己降妖伏魔也算不在少数,能够逃出自己八卦网的是他,能让自己八卦网失去能力的也是他,这家伙难道真的不是妖物?

    但是,他偷看我之时琴弦明明断了,这就说明他还是起过涩心的,这也就是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他居然修炼成了花之能法,太无耻了,既然如此那便将他消灭是没有错的。

    看来不用一点杀手锏本事是没办法将这小子拿下了。

    天空的八卦月色突然起了变化,变成了一半白一般蓝的太极图案。

    随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的香气,骞尧闻到之后顿时觉得飘飘欲仙、醉生梦死、如痴如醉一般。

    骞尧知道一旦有这种感觉,就是说明中了敌方的招数,可是自己暂时没办法摆脱这种感觉。

    怎么办?

    这不是好现象,自己的定力还是不够,怎么可以被她的道能给诱惑住了。

    这是什么能法?

    难道让人在幸福的感觉中死去吗?

    骞尧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在等他醒过来之际,是被五花大绑在那间亭子的柱子上的。

    他问道:“我死了吗?”

    一旁正在弹琴的小道姑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骞尧有些沮丧,就怕这种慢慢折磨人的家伙,偏偏就遇见了这样子的。

    他说道:“我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苟且,快给个痛快的。”

    小道姑问道:“你真的想死?”

    骞尧回复道:“与其受着耻辱,还不如一死了之。”

    这时候小道姑吼道:“本姑娘若是杀的动你,早就不用你废话啦!”

    也对,曾经骞尧自杀了好多次,但是最终还是复活了,因为真龙灵气不被毁灭的情况下他是不会真正死去的,除非本体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导致本体灰飞烟灭才会死去,但是真龙灵气还是会重新塑造本体出来的。

    看来这位小道姑没有让敌方尸骨无存的想法,所以没能杀死骞尧。

    小道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骞尧一赌气,默不作声。

    小道姑等了一会儿,不见骞尧回答,她什么也没说,天空中那轮太极月亮又一次升起。

    小道姑说道:“本姑娘手下不死无名之鬼,最好快点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虽不能杀死你,但是本姑娘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骞尧也是个驴脾气的人,他宁死不屈的性格像极了傻子。

    他说道:“哼,休想得逞。”

    小道姑喊道:“臭登徒,你作恶多端,坏事做尽,虽然杀不死你这不知是何方的妖孽,但是本姑娘定叫你每日受尽痛楚,看你还有几日的硬气!?”

    什么?

    我骞尧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今日却要受你这无妄之罪,太不公啦。

    骞尧说道:“真是个蛮横不讲理的臭道士,我骞尧今日绝不会屈服的。”

    呸!

    怎么自己就说出来了呢。

    小道姑觉得有些好笑,她立即对骞尧的敌对心里减去不少。

    骞尧也是觉得尴尬,自己逞了半天英雄,居然不打自招的说出名字。

    小道姑虽然没有那么很骞尧了,她依旧是一副冷冷的脸庞。

    她说道:“叫骞尧啊,真是糟蹋了一个好名字啊。只可惜却是个登徒浪子,本姑娘岂能饶你。”

    骞尧说道:“姑娘你误会了,我骞尧乃是正人君子,对人恶语相向之时都曾未有过,又谈何登徒之举呢?”

    小道姑也是个任性的仙家,她觉得骞尧能够让琴弦断去,就表明他起过涩心,决不可原谅。

    于是她说道:“纵然你百般狡辩之词,也无法洗脱你浪子本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本姑娘虽杀你不死,但是师父他老人家定有处决你之道。”

    什么?

    这么野蛮不讲道理的女人还会有师父?

    估计她师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然怎会培养出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弟子呢。

    天啊,我骞尧好倒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