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一顿饭

作品:《不道神界

    苍天从来没有珍惜过任何人,但也没有放纵任何邪恶的肆无忌惮。

    大鹏精在夏焉县薄雾山横行霸道,常常危害就近的贫苦百姓,给他们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和痛苦的煎熬。

    骞尧和大鹏精的对决到了谁的智慧能够技高一筹的地步。

    烟雾妖能,有火才会有烟,难道他是基于火元素吗?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自己是基于木元素的能,正好与大鹏精的能是相生的,怪不得我对他的攻击伤害总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而他对我的攻击也没能达到那么严重的后果。

    水是克火的,唯有发出水元素的攻击才可以将他一举消灭。

    于是骞尧变出巨花,从菊花的花蕊中喷发出许多的雾气。

    这雾气迅速扩散,将整个夏焉镇都笼罩了起来。

    大鹏精可遭了殃了,他居然没办法变成烟雾了。

    他就已经大概猜出骞尧已经知道自己妖能的元素了,所以用水雾布满了这里。

    但是,大鹏精有些狂傲的说道:“哈哈哈,臭小子,你的能法等级可没我的高,就凭你初级能的这点道行能够困得住本大爷吗?”

    说完,他开始汇集本体内的所有能,将自己的妖能全部集中了起来,集中到一个极小的点上,准备突然释放妖能,达到最大的爆破效果,驱散这些雾气。

    骞尧看见此情景有些害怕了,因为这股要能如果被释放出来,那爆炸形成的冲击波将会把整个夏焉镇夷为平地的。

    骞尧急忙变出数十朵巨花,巨花各自变出巨大花盾牌,赶在大鹏精释放能的前一秒钟把他裹在了里边。

    一连串巨大的巨响过后,骞尧担心的后果没有出现,但是自己的数十朵巨花和花盾牌统统的消失不见了。

    鲜血已经从骞尧的嘴角慢慢的滴落下来。

    再看大鹏精,他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他勉勉强强的站立在那里,双脚已经变回了大鹏的爪子,威威的颤抖着。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胸脯起起落落的努力运行着,眼神已经没有方才那种杀气,只有无力的怒视着骞尧。

    骞尧说道:“妖怪,若是束手就擒,我愿将你交由道宗发落,道宗还看你表现之上只会封印你作罢。如若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

    大鹏精闷哼一声说道:“封印?你以为封印是很好的结果吗?在那无限种寂静和一片白茫茫中只会有无尽的绝望和失落,你会觉得被封印是一种福分吗?”

    他这一席话,让骞尧很是诧异,很显然他曾经被封印过了。

    骞尧问道:“你为何会知晓被封印后的感受?”

    大鹏精吃力地说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个叫虹昆的道人吗?”

    虹昆叔叔?

    看来这家伙从前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被虹昆叔叔封印了,可又为何会出现在薄雾山?

    骞尧继续问道:“那你为何会逃出封印?”

    大鹏精开始狂笑,笑的很狂傲,小的很野蛮。

    他并没有说什么。

    但,此时的他居然可以化作烟雾消失了。

    骞尧当即拍了拍脑门,自言自语道:“哎,真是太大意了,只在意他如何逃出封印了,疏忽了他恢复体力之后可以重新运行妖能了。”

    既然水雾可以让他无法化作云烟,那我就不妨再试?

    于是,骞尧迅速施展神花之能从地下长出数十朵巨花,准备开始喷出云雾。

    这时远处传来大鹏精的声音,他说道:“娃儿,不要枉费心机了,本大爷已经走远,咱们后会有期!”

    原来这家伙逃走了,真是个识时务的家伙呀。

    骞尧看见他已经走远,就不再追过去了。

    因为大鹏精伤好之后,总会有露头之日,到时候一定要问清楚他是怎样逃出封印之后还安然无恙的。

    眼下,要看看这位人人夸赞的县令老爷是否无恙。

    他回到县衙大堂之内。

    有些大胆的衙役并没有逃走,都躲在班房之内,透过窗口向外探望,看见骞尧赶走了大鹏精,纷纷从班房跑了出来。

    他们急忙上前迎住骞尧,道不尽的好话、客套话、赞美的话都用尽了。

    骞尧没有理会他们牵强附会的词藻,竟直来到那位昏倒的县令旁边,用手轻轻一挥,县令老爷就复苏了过来。

    他慢慢的坐了起来,看见骞尧之后无法辨别了,好似见过,又恍恍惚惚的记不太清楚了。

    他拍了拍脑袋喊道:“沃大、郎二、博三、财四、吉五?你等在何处?”

    很显然,这位县令大人很信赖这五名衙役了。

    他们五个还真给他长脸,没有一个当了逃兵的,五个人一同上前齐声说道:“属下在!”

    县令问道:“这是发生何事了呀?”

    指了指骞尧问道:“这位少年郎是何许人也啊?”

    沃大回答道:“启禀老爷,方才您被妖物上身,差点冒犯了神仙,幸得这位仙人不计较您的过错,并且出手降妖才得以保全全县百姓之性命呀!”

    县令大人急忙跪拜骞尧道:“下官代全县百姓谢过神仙的大恩大德,请受本县一拜!”

    骞尧急忙拦住了县令,并且说道:“大人无须多礼,此乃骞尧分内之事。大人请起,大人请起。”

    说话间,将县令大人掺扶了起来。

    骞尧和县令一段寒暄之后来到了县衙后堂之内,县令命下人备下好酒好菜,要好好款待这位给全县除害的大恩人,大神仙。

    骞尧打了这么半天属实也饿的不行了,看见桌上丰盛的美食也是眼馋的很。

    他完全不理会县令老爷的敬酒致词,拿起筷子就来了个沟满壕平的饱餐了一顿。

    在一旁的县令老爷拿着酒杯愣在那里,张着大嘴半晌也没能蹦出一字半句来,简直是吓坏了。

    这几位下人也是吓的不轻。

    这是几年没有吃饭才会有这样的速度啊?

    而且这不愧是神仙的肚子啊,太能装了吧?

    吃罢了饭,骞尧拿过一杯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碗,抿了抿嘴,打了个饱嗝说道:“多谢县令大人的款待,骞尧就此别过了,不送!”

    随即转身步行离开了县衙,又走出了夏焉镇。

    后边县令送出了县城,仍旧依依不舍的看着骞尧变成花朵带着小旋风运去的背影。

    县令大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了一句:“幸亏神仙只吃了一顿饭,不然本县的俸禄还真不够了呀!”

    可见这位县令大人何其廉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