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路遇妖怪

作品:《不道神界

    又是下着绵绵细雨的夜晚。

    莹雪和骞尧并肩走在奈铭山的那条山路上。

    明天,骞尧就要远赴他乡,南海弼霓山为那些被神夂害的无法一气化鬼魂的凡人灵气们寻找本体。

    此行路途遥远,且险象环生。

    因此,骞尧决定只身前往,让莹雪留在奈铭山。

    莹雪虽然十分想要跟着骞尧,但是这样会让他分心,反而增加他的负担,所以忍痛留在这里。

    骞尧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莹雪的安危了,可是现在身为宗外宗之主,必须要有担当,要为他们着想,儿女私情只能暂且抛诸脑后了。

    两个人说了一夜话,凌晨到了骞尧出发的时候了。

    莹雪、小故、小竹、小洛带领着野妖们和凡灵们送行。

    挥手告别之际,莹雪不禁潸然泪下,但是怕被骞尧看见,躲在了树后边。

    骞尧化作花儿一朵朵,数十朵花儿伴着小旋风升空而起,消失在雪白的云端。

    一路上,骞尧欣赏着人界的百态千姿,这一天来到了南竹辕州地界。

    人界共分五州,分别是南竹辕州、北松茁州、西兰庆州、东莲跋州、中梅悟州。

    奈铭山数东莲跋州地界,由于山里多妖怪,多人因进山砍柴有去无回,所以衙门禁止普通百姓上山砍柴或狩猎。

    所以才成了野妖们的极乐净土。

    骞尧变回人形,来到了辕州最大的夏焉镇里。

    街头上人流熙熙攘攘,小贩们贩卖这各种小吃、手工、各种农具、牲畜等的货品,比三百年前的甄华镇要繁荣的多了。

    骞尧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是想找一家饭馆,先填饱肚子再说。

    就在他看见一家饭馆很不错,准备踏门而入之际,忽然听到一阵喧杂的吵闹声传来。

    骞尧只得驻足观察,到底是什么原因会造成的骚动。

    原来不远处,有一名衙役带着几位部下正在召集大家前去听布告。

    骞尧也是出于好奇,退出一半踏入饭馆的脚,前往衙役那里,想要听一听布告到底说了些什么。

    这名衙役见来的人已经不少了,就正了正嗓子高声的说道:“呃,大家静一静!”

    上百名老百姓立刻素静了下来,纷纷看着这位衙役到底要宣读何种布告?

    这名衙役见大家都鸦雀无声了,于是继续说道:“夏焉县令,大人手谕,近来吾县薄雾山内出现不明妖物,无数百姓惨遭其毒害,本县令手下暂无捉妖能人贤士,因体恤百姓心切,特向民间有赏征集降妖捉怪之能士,期盼修道悟法之士、习得能法之人、宗外宗散仙、上三宗门徒弟子前来县衙报名捉妖,本县将感激不尽,并且奉上十万黄金作为酬谢。夏焉县令亲笔!”

    听到布告之后的百姓们无不瞋目结舌,众说纷纭妖怪的厉害之处,根本就无人敢出头去降妖。

    骞尧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听见有妖怪在危货人界,腾的一下火气就上来了。

    心说:“若是此事,我骞尧未曾听到也罢,如今听的真而且真,岂有不管之理?”

    于是他上前施了一礼说道:“这位衙役老爷,小可愿往!”

    这名衙役正在愁于无人上前报名之际,见到骞尧前来自告奋勇,简直高兴坏了。

    他立马弓下身子说道:“那薄雾山妖物本领高强,能法出奇,多名道士以惨遭他毒手,你果真要前往?”

    骞尧说道:“要是个平凡的妖物,我都不屑于露面,此番听到是一高强妖孽,我才会现身捉它。”

    这名衙役将信将疑,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弱不禁风的纤薄少年能够捉妖?

    骞尧也已看出这名衙役对自己不太信任,这也不怪他,毕竟自己长得并不彪悍。

    唯有用实力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才可让这位将军大人对自己有所信任。

    于是,骞尧施展神花之能,从地下迅速长出一支巨花来。

    这一下,不但衙役老爷张开大嘴无法闭合,就连在场的夏焉镇百姓都目瞪口呆,甚至有些胆小之人撒腿就跑,连头也不敢回。

    许久,衙役才回过神来。

    他上前抱拳施礼道:“小的博三,有眼无珠不知大神仙驾临,实属不敬。有怠慢之处,望请大神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的有眼无珠之过。”

    骞尧微微一笑说道:“不知者不怪,快带我去见你家老爷!”

    这名衙役应道:“斡!”

    随手做了个有请的指示说道:“神仙,您这边请!”

    骞尧大步流星跟着这名衙役前往县衙而去。

    走过两条街,来到了县城最大的一条街,东西向的马路显得格外的宽敞,街道两边的没有看见一处街边摊,取而代之的是井然有序的店铺林立。

    很明显,这位县令大人治理能力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衙役一路上都在夸县令大人的好,什么百姓过的都很幸福呀,治安很稳定呀,风调雨顺呀之类的,可见县令是位很受上下爱戴的好官。

    骞尧心想,既然是一位好官,那我更加有理由帮助他了。

    说话间,来到了县衙大堂之内。

    那名衙役连忙高声喊道:“大老爷,能降妖除怪的高人属下已经给您请来了。”

    这一嗓子不喊不要紧,喊过之后,里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之声。

    不一会儿,一位县令装束的中年人急匆匆走了出来。

    看见衙役就问道:“博三啊,你请来的高人在哪里呀?”

    这名衙役博三用手指了指骞尧说道:“这位便是!”

    县令当即显得有些不悦,他沉下脸说道:“放肆,博三,你是在拿老爷来玩笑吗?”

    博三急忙说道:“小的不敢!”

    县令又说道:“那你为何弄来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前来见本县?你这不是拿老爷我寻开心么?”

    博三急忙说道:“唉呀老爷,可不敢出言不逊啊,眼前这位可是神仙下凡呀!”

    县令呵斥道:“住嘴,你是不是求功心切昏了头脑?是不是怕沃大、郎二、财四、吉五他们抢了功劳,才找了这么一个娃娃哄骗本县?你若再敢信口雌黄,休怪本县将你拿下治罪!”

    博三亲眼看见骞尧施展能法的,自己怎们么会哄骗他呢?县老爷您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于是他上前说道:“老爷,小的绝不敢欺骗老爷您。方才,属下亲眼得见他可以凭空长出比树还要高大的花朵的。”

    县令却是黑着脸喊道:“来人啊,将博三与那冒充捉妖人的狂徒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