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神夂再造

作品:《不道神界

    清晨,小鸟的叽喳声吵醒了正在的酣睡的一棵树。

    树会睡觉?

    神夂并不是普通的树啦,他是蕴含能法的灵气在身,自然是和普通树木有所不同。

    他回想着被不二骞暗算的那一刻,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是一棵树,为什么不可以自由的在天地之间行走?

    忽听到一声狂笑。

    神夂先是一怔,后又恢复正常,他问道:“何人?休要躲躲藏藏,有本事现身说话。”

    一道白光闪过,出现了一名妖里妖气的年轻道士。

    神夂一看就是景贞观道士的装束,立刻运行能法严阵以待。

    这位年轻道士便是祁真。

    祁真眯缝着眼睛说道:“莫要惊慌,贫道并无恶意。”

    神夂机警的观察着四周,生怕哪里会冒出北皇和六戈他们,可是半晌也未见其他人的出现,他那生性多疑的心算是平静了一些。

    他对祁真说道:“娃娃,你胆敢一人前来寻老夫,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就不怕老夫吃了你?”

    祁真一阵狂笑过后说道:“神夂,你现在灵气被牧戎懂打的差点就覆灭,还有一部分被雷棺封禁在帛琉山。试问,你还有气力与贫道的中级能对抗吗?”

    神夂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灵气为什么会无法凝聚,原来雷棺之内的树枝遗留了一部分灵气。

    可是,这事他为什么会知道?

    他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知道这一切?”

    祁真冷笑着说:“贫道名曰祁真,其实你在帛琉山蟠桃树下所做的一切贫道、北皇、南君都看得很清晰,带你掳走六戈之后,放自己的一根树枝化作六个模样之际,南君便施能将你的一部分灵气困于雷棺之中。因为北皇好奇骞尧为何无端攻击景贞观,于是贫道为其出谋划策,假借六戈之死引你露面,才得知你是奈铭山的野妖。”

    原来自己一直在被北皇耍着玩?

    神夂气急败坏的说道:“人,真是个奸诈无比的东西。今日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断不可!”

    说完,树根就已经从地下冒了出来。

    祁真体内爬出诸多小虫子,将露在地面上的树根都给啃吃了。

    神夂惊讶不已的问道:“你身为道宗弟子,居然会施展妖能?”

    祁真嘿嘿冷笑着说道:“贫道若是与北皇同心,那日还有你下帛琉山之机么?”

    神夂更是疑惑不解,他问道:“你意欲何为?”

    祁真狞笑着说道:“贫道想要结下你这般好友。”

    神夂见他笑的如此奸佞,就知道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深受道宗之主信赖,居然还要偷学妖能,这种人还要交朋友?

    他说道:“老夫没有这福分,道长还是另择他友吧?”

    祁真吃了闭门羹,自然是不悦的,在他脸上阴晴圆缺都已出现了个遍。

    只是,祁真不但心术不正,脸皮还挺厚。

    面对神夂的直言谢绝,居然还不放弃。

    他说道:“无妨,你迟早会找贫道的,你难道不想脱离你这离不开水土的本体吗?”

    这句话一下子让神夂有了兴趣,他非常迫切的问道:“难道你有办法让老夫拥有一副可以自如行走的本体?”

    祁真很是满意的说道:“怎么样?我就说你会找我的嘛。”

    神夂焦急的很,为了让祁真说出可以脱离本体的办法,不惜委曲求全了。

    他着急的问道:“快快说来,老夫有何办法能够脱离这树妖本体?”

    祁真这时候却不着急了,他开始故意转移话题了。

    他扭扭捏捏的说道:“这个嘛,其实你这本体也蛮不错的啊,可以无限繁殖,只要树根存活就可以一寸,便可以保存住灵气,就能够得到重生。”

    神夂更加焦急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让人有了希望,有故意不说出来。

    于是带着有些央求的口吻说道:“哎呀,你就不要卖关子啦,快与老夫说说,到底有何种方法?”

    祁真见他完全已经信任自己了,更加的卖开了关子。

    说道:“这个嘛,要看你有没有诚意咯,是谁说不愿与贫道义结金兰来着?”

    神夂为了能够摆脱土与水的束缚也是豁了出去了。

    他更加态度和蔼地说道:“都怪老夫鲁莽,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要计较老夫了。老夫这厢赔礼道歉了!”

    祁真说道:“那你我以后可就是好友咯,贫道说什么你都要听的哦!不可反悔哦!”

    神夂急忙答应道:“好好好,以后是朋友了,听,听,绝对听!”

    祁真说道:“好,那你听着!要想拥有新的本体并不是见容易的事。但是贫道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让你拥有肉身本体,更可以脱离水土的束缚,也可以让贫道拥有寸肤就可以保存灵气的能力。那就是融合你我二人的本体之后重新分离出两个全新本体。你看怎么样?”

    神夂犹豫了,这样会不会让这家伙给吞噬了自己呀?

    那可就得不偿失啦。

    这可怎么办?

    见神夂有所顾忌,祁真说道:“你是不是怕我吞噬了你?放心,我们都要互相吞噬才可以做到融合本体的效果,很公平的。”

    神夂这才放下心来,原来需要相互吞噬才行啊,这就没深刻顾忌的了。

    他说道:“好,我答应融合本体!”

    祁真:“好,现在我把灵气存进虫体之内啃食你,你用你的树根吸食我本体,开始!”

    话音刚落,一大堆黑虫子就开始从祁真体内爬出来,爬上神夂的树梢之上开始啃食。

    神夂也开始将树根伸出地面吸食祁真的本体。

    树,渐渐的被啃食到了地下,最后寸根未剩。

    祁真本体从一开始的整个人,渐渐的被吸食的寸皮不剩。

    两道绿光闪过。

    两个祁真赫然出现。

    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相视开怀大笑起来。

    这两个人如同卵生兄弟一般,同样的眼睛鼻子耳朵,同样的个头,同样的衣服鞋帽。

    唯独不同之处就是,祁真是白脸,神夂却是一张木板纹理的脸。

    祁真说道:“论年龄,你为大。贫道就叫你一声大哥可好?”

    神夂高兴的合不拢嘴,看着这副可以自由行走的身躯,心中甚是狂喜。

    听到祁真叫自己一声大哥,更是眉开眼笑道:“那老夫就叫你一声贤弟!”

    真所谓气味相投,这俩坏家伙居然还称兄道弟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