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奈铭山新主人

作品:《不道神界

    树欲静而风不止。

    骞尧本想陪伴着莹雪过上闲云野鹤般的清静日子。

    但还没等他二人走出半里地,后边就听到有人呼喊之声道:“骞尧兄弟,请留步!”

    何人?

    骞尧扭回头观察呼喊者是谁?

    在后边不远处有三只松鼠领着一大队凡人灵气在奔跑。

    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小故。

    小故呼哧带喘的跑到近前来,大口的呼吸着,一边忙不迭的说道:“兄弟呀,追了你好半天。差点就来不及了,你可不能走啊!”

    骞尧很是不解,为何我不能走啊?

    小故继续说道:“这奈铭山乃是宗外宗辖地,上三宗和魔四宗都不屑一顾的地方,但是宗外宗没有宗主,都是些野妖、孤魔、散仙、游神临时的驻足之地。现在这里已成了无主之地,说不定哪天妖宗那些爪牙会把这里归为己有,我等野妖和这群凡人灵气可就无处安身了。我们大家商量好了,兄弟你的能法也算是小有成就了,我等原推举你坐奈铭山之主。”

    什么?

    要我做这里的主人?

    骞尧连连摇头说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意已决,要陪莹雪归隐深山,做一个与世无争、心无杂念的无忧眷侣,从此不再过问世事。”

    小故急坏了,他跳起来说道:“好你个大糊涂蛋,枉你空有一身本领,却想着要苟活于世这种愚蠢的念头。真想一棍子敲醒你这榆木脑袋,心无杂念走到哪里都是清闲,心有所顾深山谷底你也会觉得心烦意乱。男儿岂能为儿女私情了却凡尘琐事,你太没出息了。”

    骞尧听了小故的高谈阔论,仍旧是无动于衷。

    他觉得小故是为了不受别人欺负,而死缠着自己做他的靠山罢了。

    他对小故说:“大哥,我真的不想再和这个纷繁的世间有任何瓜葛了,实在不行我去把神夂寻来,让他继续坐着奈铭山之主。骞尧只求从这世上销声匿迹。”

    小故真的是要急死了,他抓耳挠腮的样子活像个猴子了。

    他原地转了好几圈,才勉强让自己的愤怒压了下去,他真想胖揍骞尧一顿,只可惜自己有求于人,是不能这样做的。

    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着:“你要把神夂找回来,焉有我等命在?他是何其歹毒,你又不是没见过,这些凡人灵气就是见证。”

    其中一个嘴皮子比较快的凡灵说道:“是啊是啊,小故大人说的没错。那日我等与你为敌,并非是有意为之啊。都是那神夂运用能来驱使我等所为,我等,我等实在是没办法呀。还望骞尧大人原谅我等啊!”

    骞尧仍旧是无动于衷,觉得这些事情和他一点干系都没有了。

    他现在就一种念头,和莹雪远走高飞,去到天之涯海之角,甚至是天边不尽涯那里都可以,就是不想在看见这个无情又无义的三界众生了。

    骞尧说道:“骞尧从未记恨过你们任何人,我只求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行尸走肉足矣,求你等放过骞尧吧。”

    小故回过头看了看望眼欲穿的凡灵,他们是多么希望有一个能够保护他们的主人啊,可惜这死脑瓜子骞尧驴脾气上来还真的很难扭过他。

    那也不行,今天必须留他下坐奈铭山新的主人。

    于是小故咬了咬牙,跺了跺脚,拿出匕首猛地刺向自己心脏。

    噗。。。

    新鲜血液溅到了正准备回头走掉的骞尧脸上。

    骞尧先是一愣,后又迅速跑过去抱住了即将倒地的小故。

    小竹、小洛看见大哥的举动吓坏了,她们哭喊着跑了过来。

    她们一边喊着小故的名字,一边推开骞尧,并且骂道:“滚开,你个无情无义的痴人,我大哥不需要你的怜悯。”

    骞尧这次真的吓到了,他真的没想到小故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就连莹雪都为之一振,站在骞尧身旁瞪大了眼珠子焦急的看着小故他们。

    骞尧突然想到,师父爱琊老祖曾说过,菖栎神花的花粉可以救治重伤甚至垂死之人,只是自己会有所虚弱,需百天修炼方可复原。

    今日小故是因自己而做出过激举动,当属己之过错,不妨用花粉一式。

    想到这里说道:“你们闪开,我要医治我大哥。”

    小竹和小洛听到骞尧要医治哥哥,也没有做出反对的举动,只是轻轻将哥哥置于地面,乖乖地躲开了。

    骞尧见四周没有了碍事之物便施展开了神花之能。

    一支小花朵从地下迅速生长了出来,花蕊中的花粉带着粉红的荧光散落在了小故的伤口之上。

    不一会儿,奇迹发生了,小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伤口渐渐的愈合了起来,扎进心脏的匕首就像遇到春天的冰块一样,融化成了血液回流到了心脏当中。

    小竹和小洛破涕为笑,跑到哥哥面前小的合不拢嘴。

    她们说道:“哥哥,你为何如此莽撞,若不是那傻。。。救你,你焉有命在呀。”

    小故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但是体力仍然不会那么快恢复。

    他轻声的说道:“奈铭山芸芸众生不可一日无主,这些凡灵被神夂束缚的错过了一气化鬼魂的时节,没办法转世轮回,之能成为游离体,亟待有人成为他们的保护伞,否则只有灰飞烟灭的命运,我身为这里曾经的主人,实在没有本事护着他们。唯有骞尧是最佳人选,我若不能留住他,我死不足惜。”

    说着,小故用手示意那些凡人灵气跪下。

    凡灵们领会了小故的意思,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他们齐声呼喊:“求求您啦,可怜可怜我们吧,让我等有个归宿吧。”

    一声声呼唤响彻山谷,久久不能平息,回荡在整座山的角角落落。

    耳目虫将这个消息传递回了云波洞,术蝎、杭暧、蟒臣为之一振。

    骞尧看了这阵势,终于有所感动,他上前搀起了领头的几个凡灵,接着示意余下的凡灵都站起来,凡灵们都站起来,对骞尧接下来的表态拭目以待。

    骞尧说道:“好吧,大家既然如此盛情,为了我小故大哥险些丧命,我若再推迟下去,就不识时务了,我答应便是!”

    此言一出,又一次热烈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奈铭山,所有的凡灵们无不欢呼雀跃,如同盛大的节日一般喧闹了起来。

    消息又一次传回云波洞,杭暧却是洞中最高兴的一个。

    骞尧回过头对着莹雪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兑现承诺了。”

    莹雪微笑着,眯着眼睛对骞尧说道:“大木头,能陪伴你左右是我最大的梦想,有你在的地方,便是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