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大回转

作品:《不道神界

    奈铭山,混浊的气体并未散发出任何异常气味,反而让人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这就是宗外宗的浊气,是被上三宗和魔四宗统统看不起的不毛之地。

    但是这并不能代表,这里就不会有高能量场的灵气存在。

    小故和神夂就是这座山里的佼佼者,但他们生来就没有和上三宗及魔四宗出现过干戈。

    只因当年北皇道人的过错,导致今日的结果。

    大家原本以为神夂这个名字随着他的身体就此消散云烟。

    哪承想,这家伙生命力顽强到让人怀疑人生。

    突然间,六戈道人、莹雪、小故两个妹妹的后背长出小树枝来。

    紧接着,小树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生长成参天大树。

    再看这几位,双眸中已经没有了黑眼仁,就像是死去了一般,并且保持原有的动作木木的一动不动。

    骞尧、北皇、小故、不二骞吃惊的同时,也为自己没能将他们救下来而感到懊悔。

    这时候地面开始松动,一个由树根缠绕形成的人形怪物钻出了地面。

    这个怪物的脸逐渐的回到了骞尧初次遇见神夂时候的样子。

    骞尧喊道:“神夂你个卑鄙无耻之徒,你快放了莹雪,否则我叫你灵气散尽。”

    神夂仰天大笑,看着骞尧和小故焦急的样子很得意的说道:“骞尧,小故,没想到吧?你的莹雪,你的小竹、小洛,还是在老夫掌控之中。”

    不二骞说道:“神夂,识趣的赶紧放了他们,否则你后果不堪设想。”

    神夂满不在乎的说道:“是吗?老夫现在的本体就是他们四个,老夫灵气已经和他们四个浑然一体了,你叫老夫如何放了他们?”

    北皇原本以为胜券在握了,可是没想到这老东西竟然能留着后手。

    神夂之所以能够复活,一定是提前把带有部分灵气的树根注在了他们四个体内,这部分灵气拥有寄生的能量,并且可以重新聚集散去的那部分灵气,所以他们四个被神夂当成了宿主而寄生复活。

    看着那四个人,北皇不禁感叹,宗外宗这些野妖真是不容小觑,自己把神夂看的过于简单了。

    北皇偶然间想到一个问题,他问道:“神夂,帛琉山地河干涸之事,可是你这妖物所为?”

    神夂说道:“当然是老夫所为,当日老夫暗中跟随骞尧和小故前往帛琉山,只因老夫树根被烈阳晒干,于是老夫到了帛琉山趁你等打斗便钻入地河处,将整条地河吸干才将老夫树根救活。”

    原来如此,北皇心想:“原本以为又是术蝎这个妖女所为,原来他才是真凶,这次还真是错怪了那老妖怪。”

    此时的不二骞却显得十拿九稳的样子,他对神夂说道:“神夂,不要以为就你可以算计人,你也有疏忽的时候啊。”

    此话怎讲?

    神夂那副得意的样子逐渐的消失了,因为他知道不二骞说这话绝非是儿戏。

    神夂开始回想,这家伙是水之能的拥有者,刚才自己灵气聚集之时,吸收到的水是?糟糕!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地下迸发,随之地面被掀起一块,从里边被甩出很多残断的树根来,有些树根如同壁虎断尾一般痉挛着。

    神夂只剩下腰以上的部分还算完整,控制着莹雪、六戈、小竹、小洛的树根已经悉数断尽。

    生长在他们身上的参天大树也渐渐地消失了,他们四个也慢慢的苏醒了过来,但是估计体力不支了,纷纷的躺在了地上。

    神夂带着残缺的身体迅速钻回地面逃之夭夭了。

    他们四个后背上的伤口却是没办法自动复原的。

    北皇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小葫芦,摊开手掌将小葫芦里东西倒了一些出来,来到四个人的旁边挥手将药粉洒在了伤口上。

    瞬间,五彩霞光在他们的后上闪烁。

    没过多久,他们四个后背上的伤口渐渐的愈合了起来。

    消失的眼仁也开始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莹雪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寻找骞尧的身影。

    而骞尧也是第一时间冲过去抱住了她。

    两个人紧紧依偎,为这来之不易的重逢感到无比庆幸。

    在这边,六戈道人也坐了起来,他晃了晃头,感觉自己恍如隔世。

    但是他看见骞尧和莹雪重逢后的样子,心里感到一丝的欣慰。他觉得自己这次没有白遭罪,终于把骞尧无端攻击帛琉山的事情给解决了。

    小故看见两位妹妹已经安然无恙,心中无限感激,要不是六戈道人以身犯险,恐怕再也不能和她们相聚了。

    小故领着两位妹妹来到六戈道人和北皇道人面前,下跪磕响头。

    小故说道:“大恩不言谢,我兄妹三人唯有当牛做马来报答您二位的救命之恩,小故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六戈说道:“请起,请起。除魔卫道乃是我道宗之己任,不必太过介怀。”

    北皇道人却不是那样的慈眉善目,他恶狠狠的说道:“念你平日里并未作恶多端的份上,本尊暂且饶你不死,虽同骞尧搅闹我帛琉山,当属情有可原。但是日后再遇本尊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还不快快离去,更待何时!”

    小故听到这番话,知道北皇是看不起自己的,只好识趣的领着妹妹们消失在圆月明照下的丛林当中去了。

    骞尧和莹雪的倾诉衷肠也结束了,他们也来到两位道人面前纷纷下跪,准备行大礼来感激他们的救命之恩。

    北皇和六戈急忙上前拖住他二人,不让他们下跪。

    北皇说道:“虽然你为弃子,但是你本体亦是龙之血脉,我等小仙岂敢受你跪拜,不可不可。”

    六戈说道:“骞尧啊,原谅为师哄骗了你呀。但是实属无奈,你不分青红皂白前去景贞观闹事,本尊只有出此下策,来引出幕后真凶了。”

    骞尧说道:“都怪骞尧糊涂,冒犯了二位师尊,请求原谅之人当是骞尧才对。”

    不二骞在一旁插言道:“二位世尊,此地浊气太重,恐怕染浊您二位的仙气,还是速速离开为妙。”

    六戈问道:“骞尧啊,可否愿与两位师尊回帛琉山啊?”

    骞尧思索了片刻说道:“骞尧谢过师尊的美意了,世间纷纷扰扰太多过复杂,我与莹雪愿隐居深山,过着一亩田、一头牛的清闲日子。对于三界畏畏众生已是了无牵挂,唯有莹雪陪伴左右足矣。”

    北皇和六戈见骞尧心意已定,就不再勉强了。

    北皇、六戈、不二骞挥手告别回转帛琉山而去。

    骞尧和莹雪相视一笑,结伴寻那世外桃园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