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烧不死的神夂

作品:《不道神界

    俗话说,兵不厌诈。

    神夂身为老奸巨猾的树妖,却被北皇小小的计策算计了。

    他失口说出自己挟持莹雪之事,使得北皇终于弄明白为何骞尧无端攻击帛琉山的隐情。

    北皇说道:“哼哼,神夂老树,你让本尊知晓为何骞尧去帛琉山滋事的缘由了。”

    神夂瞬间感觉到自己被人给耍了,一股莫名之火油然而生。

    他吼道:“北皇老道,你太卑鄙无耻啦!”

    北皇说道:“论卑鄙,你神夂并不逊色呀!若不是本尊设下苦肉计,又怎会让你的计谋昭然若揭呢?”

    骞尧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呆立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二骞倒是很快理解了北皇所说之言,原来这是大师尊设好的圈套,其目的就是要神夂露出马脚。

    神夂的木脸虽然没有表情,但是从他那眼神当中可以看出,被人耍了是何等的沮丧。

    原本是神夂在背后操控,认为自己的计谋水泄不通,可是哪承想北皇技高一筹,反过来把自己给算计了。

    他说道:“北皇老道,废话少说,虽然你知道老夫的计策,那又如何,今日你来我奈铭山,便是你灰飞烟灭之时。”

    北皇哈哈大笑说道:“老树妖,就凭你那点能耐,何须本尊出手。”

    他看着不二骞说道:“不二骞,将那树妖拿下!”

    不二骞说道:“谨遵师命!”

    说完就施展开了水之能,就要对神夂下手。

    神夂急忙喊道:“骞尧,莹雪在我手里,你想要她安然无恙,那就杀了不二骞!”

    骞尧这才回过神,无论如何莹雪在人家手里,我还得听命于他才行。

    于是骞尧施展开神花之能要对不二骞动手。

    此时,北皇却异常冷静的说道:“骞儿,如果本尊将你的莹雪安然无恙的送到你面前,你还会与我等为敌么?”

    骞尧迟疑了一下,他的能渐渐的消失了。

    他对北皇说道:“骞儿只是受制于神夂,因为他挟持着莹雪,倘若大师尊能将莹雪原原本本的送到骞儿面前,骞儿便不再与大师尊和整个道宗为敌。”

    北皇捋了捋胡子说道:“那就好,本尊就想听你这句话。”

    神夂在一旁吼道:“骞尧,你是傻瓜吗?他明显就是痴人说梦罢了,莹雪在我树洞之内封禁着,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让莹雪活着走出我树洞之外,你还是乖乖的听命于老夫为上策。”

    骞尧又开始摇摆不定了,即觉得神夂说的很对,但又对北皇说的话抱有希望,到底该怎么办呀?

    不二骞说道:“骞尧,师父贵为道宗之主,绝不会信口开合,你就相信师父一次吧。”

    神夂说道:“骞尧,你既然敢有所心动,那老夫就让你彻底死心好了。”

    说完他开始向上生长了起来。

    最后那个用树根封锁起来的树洞赫然展现在他们三个人的眼前。

    树洞之内有昏迷不醒的莹雪,还有了两个松鼠妖完全没有意识的躺在那里。

    最令人瞩目的是,六戈道人的尸身硬挺挺的放在她们三个身旁。

    神夂很是得意的说道:“骞尧,怎样?这回应该死心塌地的替老夫效命了吧?”

    这时候突然间听到一个人说道:“非也,老树妖,话可不能说的如此绝对。”

    谁?

    什么人?

    快出来。

    神夂有些慌乱的观察着四周,但是没有感应到任何其他人。

    北皇道人将他那三撇胡子捋的更加美滋滋的,他笑呵呵问道:“老树妖,你还有何遗言没有?”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神夂心间一闪而过。

    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他开始运行树之妖能,准备将树洞之内所有人消化掉。

    他说道:“骞尧,这就是你不听从老夫号令的下场。”

    说话间树根已经在慢慢的扎进莹雪的头颅之内。

    就在这时,树洞内的六戈尸身突然站了起来,迅速从袖口中掏出六寸长的锁能刀,莫念口诀扔向扎进莹雪头颅内的树根。

    紫光闪过之际,那根树根已经化为乌有,并且莹雪复苏了过来。

    紧接着,六戈道人从袖口中掏出六寸长的万灭锏,莫念口诀钉在了神夂的树皮之内。

    紫光又一次绚烂夺目的闪过,再看神夂惨叫声连绵不断,并且他身上开始燃烧起紫色的火焰来。

    困住树洞外口的树根随即纷纷撤了回去,有一些已经被焚毁了。

    神夂更加痛苦不堪,他开始在地上翻滚,撕裂的破锣一般的嗓子在那里惨叫着。

    他道:“北皇、六戈,你们两个卑鄙的道人,狡猾的家伙,不得好死,你们会有报应的。”

    六戈眼见树洞之内不宜久留,便夹着两个松鼠妖,拽着莹雪跑出了树洞。

    眼看着这一切突发情况,骞尧虽然有些反应不及时,但是他本能的施展神花之能变出花盾牌护住莹雪并将她拉回自己身旁。

    小故也是乐坏了,自己两个妹妹终于得救了,他飞快地跑过去帮助六戈将两个妹妹带离了险境。

    众人顾不及重聚之欣喜,纷纷回过头来看神夂的下场。

    此时的神夂被紫色火焰燃烧快变成一堆灰土了,他也不在发出惨叫声了,只是安静的在那里一动不动,最后燃尽了仅存的一点木屑。

    这时众人才如梦方醒,骞尧、莹雪紧紧依偎,两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要向对方倾诉,可又不知哪里说起。

    莹雪说道:“大木头,我以为此生不能与你相见了。我真的太痛苦了,我要不是心里念着你,恐怕我不能坚持到现在。”

    骞尧说道:“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保护你,从今以后,我会不惜一切保护你的,决不能让你离开我半步之遥。”

    这边的小故也是特别的高兴,他呼醒了仍旧昏迷的两个妹妹。

    这两个妹妹醒来看见了阔别已久的哥哥,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两个松鼠妖不约而同的挂在了小故的脖子上。

    撒娇的说道:“哥哥,你终于能够可以打败神夂了。”

    小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额,其实,你们的救命恩人是这位道爷,是他搭救你们出来的。”

    两个松鼠妖这才发现,身旁有三个道人,吓的蹦起一丈多高,窜上旁边的树枝喊道:“哥哥,你怎么可以和道士同行,你不怕他们收了你吗?”

    突然地下有一股能量场开始形成,众人纷纷感应到了神夂就在地下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