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神夂失口

作品:《不道神界

    北皇号称道宗之主,也有被杭暧打的差点湮灭之时。

    今日恰逢神夂,他也只有暂时避而远之的想法。

    可是,神夂好不容易将他引到奈铭山,又怎会轻易将他放走。

    一波攻击过后,神夂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

    北皇和不二骞感应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场,这股能量场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因为即不像上三宗的,也不像魔四宗的。

    神夂哈哈大笑道:“北皇老道,没想到吧?七千年前,你经过奈铭山之际席地而坐就将老夫坐于臀·下,折断了老夫地上本体,幸好老夫灵气存于树根才幸免于难。这笔帐该了解了吧?”

    什么?

    坐折一颗小树苗也会摊上记仇的家伙。

    他还真是个心胸狭隘的妖怪呀。

    北皇的火豹子脾气再度开始燃烧,气的他胡须都开始颤抖。

    一股莫名的气流吹过,北皇那张蜡黄的脸显得更加的狰狞,两只眼睛都要凸出来的感觉。

    他怒骂道:“一派胡言,本尊七千年前何时来过奈铭山?信口雌黄,污蔑本尊,岂有此理,你个宗外宗的下三流妖怪,竟然还要冒充妖宗之人,不仅满嘴胡言乱语,还要隐藏自己真实身份,简直是恬不知耻之举。”

    不二骞心想:“他七百年前就在奈铭山了,那为何小故说神夂才是后来的?难道小故也在隐瞒着什么吗?难道小故也是宗外宗的野妖?他有上万年的道行了不成?”

    神夂这时回答道:“看来你真的老了,自己做过什么都忘记了。还是你根本就没有理会过此事?”

    不二骞插言道:“你既然七千年前就在奈铭山,为何小故称你霸占了他奈铭山?”

    神夂回复道:“他是万年之妖,天地初开,创世魂迸之际就已是奈铭山之主,老夫从一棵小树长成参天大树整整花费了上千年,可谓是后来者居上,他自然会说老夫霸占奈铭山了。”

    原来小故和神夂是同一时间存在的,只不过是小故练成能法之际,神夂还只是一棵小树苗,后来他练成能法之后从地下钻出打败了小故,成了名副其实的奈铭山之主。

    北皇说道:“无论如何,本尊不会认为有何过失之处。你不要以无稽之谈试探本尊,本尊的忍耐是有限的。”

    神夂哈哈大笑道:“北皇老道,你既然要死不悔改的话,老夫就不客气了。”

    北皇已是忍无可忍的地步,在他认为自己坐地之时无意间坐折一根小树苗那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认为神夂小题大做,几千年之前都要耿耿于怀是一种无耻之举。

    殊不知,他这一座,让神夂晚于小故几千年才可以修炼成妖。

    人家自然是铭记于心,几千年来不肯忘记的心结。

    神夂说道:“与你这等妄自尊大之辈谈及何事皆属枉然,唯有能下见真章了。让你老家伙死得明明白白。”

    北皇听到这番话,火气更加大了,气的他心肝肺都要爆炸。

    他狂吼道:“下流野妖,今日本尊定叫你灰飞烟灭方解心头之火。”

    说完就要动手。

    一旁的不二骞自然是不能让他先上了。

    他拦住北皇道:“师父,杀鸡焉用牛刀,就让徒儿打个头阵,探一探对方的实力几何!”

    北皇捋了捋仍旧颤抖的胡须,强压住怒火道:“也罢,小心应付!”

    不二骞说道:“师父放心,徒儿自有定夺。”

    不二骞正要准备动手之时,神夂喊道:“对付虾兵蟹将何须老夫亲临!骞尧,还不出来迎战。”

    突然,从地下迅速生长出一致巨花来,花蕊分泌出露珠,露珠滴落下来之际,变成人的形状,之后变成了骞尧。

    骞尧出来之时,北皇的火气又上了来,一股股沸腾之气从他头顶升起。

    骞尧说道:“大师尊,不二兄,我等又见面了。”

    不二骞倒是显得很随和,他笑眯眯的说道:“骞尧师弟,几日不见,能法有何长进了呀。”

    骞尧也是满脸堆笑,毕竟不二骞曾是他救命恩人。

    他也正在纠结该怎么办,有心不动手,可是莹雪就会被神夂折磨。

    动手吧,又会成为忘恩负义之徒,以后在三界没办法立足。

    他说道:“不二兄说笑了,骞尧感应到师兄的能才是大有长进之势,令师弟骇然之。”

    不二骞说道:“哪里哪里,骞尧师弟过奖了。”

    一旁的神夂气不打一处来,他心想:“我让你和不二骞打斗,而不是拉家常啊,这还了得。”

    于是他呵道:“骞尧听令,将那不二骞拿下。”

    骞尧应道:“是,主子。”

    北皇此时发话道:“且慢!”

    神夂说道:“死到临头花样还挺多,老道你要干什么?”

    北皇问道:“骞尧,你叫他主子,是受他所迫还是自愿之举?”

    这?

    该怎么说啊?

    说出实情怕对莹雪不利,不说吧,自己和帛琉山的恩怨将会积的更深。

    神夂一旁点道:“老夫是你主人,这还要迟疑的回答不成,你切莫忘了老夫不想做你主人是轻而易举之事,你要珍惜老夫给你的时日。”

    言下之意,骞尧不听从命令就要对莹雪下手,而且是有时间的。

    不二骞早已知道此事,所以尽量拖延着不肯出手。

    他说道:“神夂,本人发现一件事情。”

    神夂似乎看出不二骞在想什么,他恶狠狠的说道:“不二骞,休想拖延时间,老夫知道你与骞尧颇有渊源,但是今日,你二人乃各为其主之敌手,快些动手。”

    转过来对骞尧说道:“还不快些动手,休怪老夫翻脸不认人。”

    骞尧正欲出手,北皇有一次插言道:“骞尧,你快些说,是否被这老树妖牵制着什么?”

    神夂瑜伽焦急了,他眼看着自己策划的画面迟迟不肯出现,就有些矜持不住了。

    他喊道:“骞尧,你要是这样不听从那个命令,会有什么后果不知道吗?非要老夫说出来吗?”

    骞尧开始施展神花之能了,不二骞却显得神情自若,很是不在乎的样子。

    笑眯眯的说道:“骞尧师弟,你就那么怕这一把枯树枝子吗?还要叫他主人,一把火燎了他算了。”

    骞尧也是左右为难,有一次收回了能。

    神夂最后还是坚持不住了,他喊道:“骞尧,你再不动手,我就要把莹雪折磨死了。”

    北皇大喝一声道:“哈哈,神夂,本尊就等着你这一句话呢?”

    神夂深感有些不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