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北皇出山

作品:《不道神界

    人死尸为敬,葬下各自安。

    六戈道人却是个悲催的角色,就算死去了,尸身也不得安宁。

    小故受到神夂胁迫,前来传信,告知六戈尸身已被奈铭山神夂盗走。

    北皇听到消息显得很是吃惊。

    他说道:“当日下葬之时,本尊和南君、神臣等能界高手均在场,怎会有人盗得去二弟尸身?”

    不二骞心中想到:“当日我运行水之能造出地河泉眼之际就有人阻挠过,而且完全感应不到他是来自哪个宗的能力。看来这个盗走二师尊尸身之人就是当时造成地河干涸的元凶了。”

    他问小故道:“派你来之人是何来头?”

    小故回答道:“奈铭山之主,妖宗分支,树妖门掌门神夂大人。”

    神夂?

    北皇第一次听说,妖宗七百零八个洞府中没有这么一个树妖啊?

    妖宗虽然妖孽众多,但从未听说过还有什么分支,这个术蝎难道又征服了新的妖怪了?

    北皇却是偷偷露出了似乎很诡异的奸笑,不二骞敏锐的眼神早已观察到了这些。

    不二骞心中暗想:“此事并不简单,似乎内有乾坤。恐怕大师尊正在布一个大局吧?”

    不二骞虽然心知肚明,但是没有讲出来,只是配合着北皇继续在演戏。

    他说道:“神夂真是可耻,竟然干出如此违背伦理之事,真是令我等骇然。”

    小故说道:“岂止如此,我两个妹妹被他挟持已有多年,还有骞尧妻子莹雪仙子都被他挟持了。”

    北皇听到莹雪也被挟持这一消息,不由得愤怒起来。

    他说道:“莹雪仙子乃是封印骞尧真龙灵气的封印仙女,如若她有什么闪失,那将是整个三界的灾难,这条真龙灵气所蕴含的宏能那是异于寻常之能,如果不慎让它破封印而出,爆发他的宏能,整个三界将会荡然无存。

    当年南君大帝为了三界的安危考虑,才忍痛剥离了骞尧的真龙灵气,并且封印,将骞尧逐出南天宫唾弃之。就是因为他所含的宏能太过于强大了,他出生之时就造成了山崩地裂的后果。神夂若是令其造成闪失,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二骞和小故这才知道,骞尧为何被上三宗之人称之为弃子的原因了。

    北皇交集的说道:“叫黎柯过来。”

    门徒立刻跑去通知黎柯道士了,不一会儿的功夫,黎柯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北皇的道阁室内。

    他进到屋里就看见了小故,当即有了防备之心,暗中运行起了火之能。

    北皇说道:“柯儿不必惊慌,他只是来传信的,并为滋事之举。”

    黎柯这才放心了,收回了火之能。

    他问道:“它所传何事?”

    北皇说道:“你二师尊尸身被歹人掳到奈铭山去了。”

    什么?

    这还了得。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

    北皇接着说道:“此人自称妖宗分支,树妖门掌门,名曰神夂。”

    黎柯深感此事非同小可,居然有人能从这么多高手眼皮子底下盗走二师尊尸身,可见他并非善类,也不是什么很好惹的家伙。

    他又问道:“师父有何打算?”

    北皇胸有成竹的说道:“小小树妖又能掀的起几重浪,本尊要亲自前往奈铭山一探究竟。”

    黎柯担心的说道:“师父不可,奈铭山有宗外宗混沌之气笼罩,您去了会染浊您的仙气的呀。”

    不二骞也说道:“徒儿愿替师父前去探听虚实。”

    北皇摆了摆手说道:“你二人去了也是白去,神夂的目的是引本尊出山,本尊若不前去,岂不丢了道宗颜面。”

    看样子,北皇奈铭山之行非去不可了。

    黎柯和不二骞也不便横加干涉,因为以北皇的脾气,也只是对牛弹琴之举。

    北皇命黎柯镇守景贞观,他本人携二弟子不二骞出发前往奈铭山。

    一路上无话,很快就来到了奈铭山之巅,两个人环顾观察奈铭山四周,一股混沌浊气直冲云霄,可见这里并没有什么妖宗门人。

    因为没有一丝妖气可寻。

    北皇说道:“由此可见,神夂并非妖宗之人。”

    不二骞虽说只有中级能的水平,但是他敏锐的嗅觉是异于常人的。

    他很快嗅到一股在帛琉山地河中也曾闻到过的气味,他大概猜出神夂是一个离不开水的怪物,地河之水或许是被他吸干的。

    突然,北皇和不二骞同时感应到一股能正在靠近。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一个树根从地下露出了我头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树根相继冒出头来,迅速生长形成牢笼困住了北皇和不二骞师徒二人。

    不二骞迅速施展水之能,变成很多水珠溅到了为主他们的树根网之上。

    树根来者不拒,迅速将不二骞变化成的水吸到体内。

    这下树根遭了殃,被不二骞的能震的断成了五六寸左右的残根。

    残根掉落在地,并没有枯萎,也没有消失,它们扎出新的根系,开始迅速成长。

    一眨眼的功夫都变成了参天大树,大树们的树根又从地下窜出开始缠绕北皇和不二骞。

    这样一来,树根的数量可比刚才增加了上百倍之多。

    不二骞依旧老套路,化成水珠渗入树根,之后将这些树根震为寸断。

    北皇施展金之仙能,将自己变成金像,树根将他整个人包围住之后,释放能,将这些树根悉数炸飞。

    一番操作过后,师徒二人发现一个现象。

    那就是每次断开的树根都会生长成新的大树,而且以百倍的数量增加,以此类推。

    这样下去,他们两个人就会累死在这里。

    北皇说道:“徒儿,不可恋战,走为上计。”

    不二骞应道:“十分所言甚是。”

    于是两个人一个变成水蒸气飘上天空,一个变成金鹰飞上了天空。

    这时,听见有人说话道:“北皇老道,来了又何必着急走呢?”

    说话间,天空出现类似巨大的网球拍一样的东西,将北皇拍落回奈铭山。

    不二骞也被树根网困住,自己变成的水雾被树根吸收带回了地面。

    落回奈铭山的两个人,背靠着背观察四周,准备随时伺机而动。

    许久,树根不再攻击他们了。

    周围静的掉根针都能听的见。

    不二骞喊道:“躲躲藏藏的,算什么能界高手,现身说话。”

    话音刚落,就听到雷鸣一般的声音响起,从地下钻出一个树人来。

    他说道:“北皇老道。在下恭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