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小故来传信

作品:《不道神界

    提笔画三界,世态尽炎凉。

    北皇道人这两天很是郁闷,弟弟被杀死,最为器重的门徒不告而别。

    使得这位傲视天下的道宗之主,显得很是颓废。

    近来更是茶饭不思,门徒送来的餐饭一动未动。

    不二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一时也想不到用什么办法去劝说他。

    自从不二骞给地河种下泉眼之后,得到了北皇的原谅。

    毕竟是自己很是疼爱的弟子嘛。

    北皇冷静的思考着,但他就是想不通,自己对祁真那是爱护有加,甚至达到了娇纵的地步,为何他还是会选择离开?

    放眼整个景贞观,几千年来没有出现过像祁真和牧戎懂这样的好苗子,难道一开始我就错了?

    三弟不肯回景贞观,二弟十分惧怕我,门徒们也是对本尊敬而远之,这一切都是本尊之过错不成?

    哎,失去了才会觉得珍惜吧,想到二弟平日里的忙忙碌碌,打点上下、观内琐事、门徒管理、吃住穿经资,每一项都是兢兢业业,力求完美,北皇这个火豹子脾气也有心软的时候。

    黎柯来到了北皇的道阁内,看见他的失落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说道:“师父,您还是吃点东西吧!景贞观没了二师尊,我们不能再失去您啊!”

    北皇沉默了片刻,之后对黎柯说道:“本尊吃不下!”

    黎柯说道:“师父,在这样下去,妖宗鬼宗前来进犯,我等岂不成了任其宰割之辈?”

    北皇这时才有些清醒,黎柯说的对啊,我若不振奋起来,此时妖鬼两家前来进犯,门徒们见我如此颓废,岂不毫无斗志了吗?

    本尊应该振奋起来,重整旗鼓再续辉煌才是啊,二弟没了本尊还有黎柯啊,祁真走了本尊还有牧戎懂啊。

    想到这里,北皇道人重燃斗志,振奋精神了起来。

    他对黎柯说道:“快去把牧戎懂请来!”

    黎柯应了一声出门儿去。

    此时的牧戎懂正在道场上执导师弟们斗术的诀窍和套路。

    黎柯急匆匆走过来喊道:“牧戎懂师弟,大师尊找你呢!”

    牧戎懂停下了执导的姿势,回过头来说道:“黎柯师兄,请你记住,以后只能叫我不二骞,从此世上再无牧戎懂此一人。也请诸位师弟谨记!”

    黎柯很是不解,这道宗上上下下时怎么了,一个个的变得都很古古怪怪的,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景贞观了吗?

    完全都变了样啊!

    不二骞自从现身救骞尧开始,始终都带着面具,透过面具上露出的那双眼眸可以看出他并非大奸大恶之徒,只是追求自我的逍遥散人而已。

    不二骞这个名字的含义为我也是骞尧,来历是和杭暧喜欢骞尧有关的,杭暧说过,从此不想听到牧戎懂这三个字,因此把名字改成了不二骞。

    那日出手相助骞尧,也是因为杭暧的缘故。

    黎柯只好改口道:“不二骞师弟,大师尊有事找你。”

    不二骞这才说道:“大师兄,大师尊进餐了吗?”

    黎柯回答道:“还未进餐,不过我估计只有你可以让他进餐!”

    不二骞不解的问道:“大师兄此话怎讲?”

    黎柯不假思索地回复道:“方才我劝说他老人家之时,我提到你才使他重燃了信心,才会命我召你过去。”

    不二骞知道了缘由,很是兴奋,并且眼神中折射出很是得意的样子。

    他说道:“不二骞知道了,我这就去见大师尊。”

    说完迅速向北皇的道阁走去。

    来到道阁之内,不二骞深施一礼道:“拜见大师尊!”

    北皇似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他满脸堆笑地对不二骞说道:“乖徒儿免礼,坐,快坐。”

    不二骞做出礼让之姿势说道:“师尊您先坐!”

    北皇很是高兴,很爽快的坐了下来,并且说道:“你也坐,你也坐!”

    不二骞坐下之后问道:“大师尊是否进餐?”

    北皇说道:“进餐了,进餐了!”

    北皇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说道:“牧戎懂啊,以后不要叫本尊为师尊了,叫师父吧,本尊要收你做亲传二弟子,你意下如何呀?”

    不二骞自然是很高兴的,毕竟六戈道人没有他厉害,只不过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黎柯是他的亲传弟子,也不过如此。

    但是,难得北皇愿意亲授自己能法,那也是一种荣幸的呀。

    于是不二骞倒地便跪,口中高喊:“师父在上,受徒儿不二骞一拜。”

    一是拜师,二是委婉的告诉北皇,自己现在叫不二骞了。

    北皇先是一愣,后掐算出缘由之后,哈哈大笑道:“无妨无妨,年轻人嘛,难免会因为冲动犯下一点过,不为过,不为过。那为师往后就叫你不二骞了。”

    不二骞高兴的说道:“多谢恩师,晓徒之恩!”

    北皇叹了口气说道:“祁真这逆徒太让本尊失望了,本想着择日将你二人皆收在本尊膝下为徒,只可惜他没这福分了!”

    不二骞安慰道:“师父莫愁,此等忘恩负义之辈,不足挂齿,不配师父为之惦念。”

    北皇说道:“愁哉,息哉。不念其哉!”

    突然,北皇朝着窗外的高树呵斥道:“听了这么多,也该现现身了吧?”

    不二骞也补充道:“小故,既然来了就不要躲着了,出来吧!”

    这时候一只松鼠迅速从窗外的树上爬了下来,纵身一跳来到了道阁之内。

    一拱手说道:“久闻北皇大名,今日在近处得见真是气宇非凡啊!小故佩服。”

    北皇问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只身闯我景贞观,寻死不成?”

    小故淡定的说道:“本大王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这区区道宗何足挂齿!”

    北皇说道:“叫你嘴硬!”

    说完就要施展金之仙能。

    一旁的不二骞急忙喊道:“师父,且慢,莫要急于动手。”

    北皇说道:“怎么?你也要背叛道宗了?”

    不二骞说道:“非也!他是和骞尧结伴同行的,今日只有他一人,望师父先问得缘由再行动手。”

    北皇说道:“也罢。”

    接着问小故道:“你来我景贞观所为何事?骞尧现在何处?”

    小故说道:“我是来传信的!”

    不二骞问道:“传何人之信?”

    小故说道:“你们认为六戈道人尸身还在蟠桃树下吗?”

    北皇说道:“此话怎讲?”

    小故说道:“六戈道人尸身早已被盗,你等还未察觉么?”

    北皇和不二骞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