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妖帝再收徒

作品:《不道神界

    人至贱则无敌。

    祁真身为深得北皇爱戴弟子,却悄然下山来投奔妖宗。

    北皇如此偏袒与他,也可说是有眼无珠之辈了,真是应了那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祁真用话点了一下蟒臣,蟒臣立马欣喜若狂。

    他知道,祁真的言下之意就是和自己一条心,可以帮助他对付巫斋。

    蟒臣说道:“这点你放心,我举荐你的话,女帝不会断然拒绝。”

    祁真用卑微的手势身姿做了个请的动作道:“您先请。”

    蟒臣背着要走在前面,祁真在后面跟着,便回到了云波洞内。

    杭暧一眼就看见了走在蟒臣后面的祁真,立刻就要施展妖能出来。

    蟒臣急忙喊道:“停!”

    杭暧和术蝎都十分诧异,这个家伙不在帛琉山待着,怎么跑到云波洞里来了?

    术蝎问道:“蟒臣,你带他来做什么?”

    蟒臣看起来很是高兴,他兴奋的对术蝎说道:“女帝切莫动手,他是来投靠我们的!”

    投靠?

    堂堂道宗得意门徒,怎么会来投靠妖宗?

    术蝎没有惯着蟒臣,直接就把巨大的尾刺顶在了祁真的胸前问道:“想要怎么死?”

    蟒臣傻眼了,万万没想到女帝会是这样的反应,他弱弱的说道:“女帝,不可呀!”

    术蝎吼道:“不要插嘴!”

    祁真倒是个心腹颇深的人,他早就观察到术蝎眼神中并没有杀气,所以他淡定自若的望着术蝎。

    术蝎将尾刺透过了其真的衣服,顶到了表皮之上,仍旧逼问:“是不是北皇那个老家伙派你来的?”

    祁真还是很泰然自若,他略显惊慌的表情更加的显着他的极富城府的内心。

    祁真回复道:“女帝容禀,在下是仰慕女帝能法高明,能够教导处巫斋这样的能界奇才,女帝您乃是一位教导有方的高人,因此在下特地前来拜您为师的,好让自己也有一个好的修为成就。并未受北皇指使,望女帝您明察。”

    杭暧是极度厌恶这个家伙的,他听到来这里是求师的,更加的看不起他了。

    他说道:“卑鄙之人,居然见师门败落就要弃之不管,你真是个白眼狼。师父您还是不要收下此等逆徒为宜!”

    蟒臣在一旁说道:“巫斋此言差矣,弃师门是不假,但道宗乃自视清高的一群伪君子而已,他们的所作所为已遭到人界之唾骂,祁真不愿与其为伍下去,甘愿投奔我妖宗,这难道弃暗投明还有错了不成吗?”

    术蝎妖帝将尾刺收了回来。

    她并且笑道:“你悟性很高,上次你与巫斋一战,本帝很是赏识,当初还感叹你怎可以是道宗之徒,今日你前来求师,本帝甚是高兴,本帝收下你这个徒弟了。”

    祁真喜出望外,真的没想到术蝎会这么容易就答应收他为徒了。

    杭暧心中想到:“女帝收徒太过于草率了吧,就那几句话就能把她哄骗的北都找不见了吗?”

    但是他又不能在表面说出这些话来,只能说道:“师父,祁真其人狡诈多变,万不可留在妖宗啊!”

    术蝎说道:“徒儿莫要乱说,将来你做了妖宗之主,本帝还指望他可以做你的左膀右臂呢!”

    杭暧十分惊愕,我将来要做妖宗之主?

    这是何意?

    杭暧说道:“徒儿永远追随在师父麾下,徒儿不愿做妖宗之主。”

    术蝎妖帝安抚道:“徒儿你也知道,本帝与亚来鬼王早已订下婚约,亚来鬼王迟早会娶本帝到鬼王洞,而那时妖宗就要留给你了。”

    杭暧非常不悦的说道:“婚约可以取消啊,再说了,亚来鬼王不是已经有了鬼后了吗?您嫁过去岂不成了鬼妾!”

    这一点上蟒臣也是极力反对的,他也说道:“女帝,你看巫斋都这么说了,您还是取消了婚约吧!”

    术蝎有些愤怒,但是并没有针对杭暧和蟒臣,她说道:“本帝也是情非得已,这桩婚姻乃是东煞魔君所订,本帝也是不敢违背呀。”

    杭暧说道:“那我就杀进东海,将他的魔宫毁他个底朝天。”

    术蝎说道:“傻孩子,东煞魔君乃是盘古大神脑部灵气所化,是与南君大帝并肩之人,其能法高深莫测,强大无比,依你现在的修为,在修上九千年方可与之匹敌。你这样过去,只是去送死罢了。”

    众人纷纷沉默了,依术蝎所说,在这世界上除了南君大帝属他能法高了,在场各位哪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祁真首先开口打破沉默道:“嗯,女帝陛下、将军大人,这在下拜师之事。。。。。。”

    术蝎这才想起来,还有收徒这一茬呢。

    她吩咐道:“耳目虫传下去,祁真已拜入我妖宗门下。三日后举行拜师大典,各洞洞主前来观礼。”

    耳目虫凭借它们特有的传递方式将消息传达给了其他七百零七个洞府。

    各洞府的妖怪们听到传令,立刻动身前往云波洞而来。

    第三天。

    畲魍山上怪叫声此起彼伏,湛蓝的天空中那些修成妖能的鸟儿们在徘徊,在互相追逐,丛林间蛇虫鼠蚁到处乱窜,在互相打斗,在互相嬉闹。

    飞禽走兽双足而立,纷纷握有各式兵器,怪不得凡人一听到畲魍山就会有很强烈的反应。

    云波洞内更是热闹非凡,各种奇形怪状的妖怪们齐聚一堂,载歌载舞欢天喜地,上演了真正的群魔乱舞之景。

    高兴之余,也对术蝎妖帝的绝世美貌赞叹不已,纷纷夸赞杭暧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唯独杭暧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祁真是何许人也,他的到来,必将给妖宗带来祸根。

    拜师大典正式开始。

    术蝎妖帝端坐在虎皮近椅之上。

    祁真跪在地上磕着响头,口中一口一个师父,那叫的一个亲,让杭暧觉得更加的恶心。

    蟒臣坐在杭暧身旁,偷偷看着杭暧的表情,心中很是得意。

    他心中暗暗说道:“绝不会让你当上妖宗之主。”

    但他我忘记了杭暧是超我形态妖能拥有者,他可以感应到靠近自己的人内心的想法。

    杭暧感应到蟒臣的心语,扭过头来说道:“就凭你?”

    蟒臣当即惊出一身冷汗,他这才意识到杭暧的能法有多高强,自己绝不可轻易与之作对,否则绝没有好果子吃。

    杭暧冷笑着说道:“算你识相!”

    蟒臣只好离着杭暧远一些,再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