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耻的祁真

作品:《不道神界

    畲魍山是个妖气冲天的地方,这里常年黑雾缭绕,怪声连连。

    因此成了人神两界的禁地,凡人和神都敬而远之。

    云波洞内蟒臣和术蝎妖帝面对面坐着。

    蟒臣说道:“女帝,他这样私自外出成何体统?”

    术蝎妖帝说道:“无妨,他又不是孩子了,做事情会有分寸的!”

    蟒臣对术蝎这样恩宠杭暧感觉极不舒服,他恨不能将杭暧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但是眼下有术蝎的庇护,他万万不敢的。

    蟒臣只好说道:“您就这样惯着他吧,迟早会出事!”

    术蝎回复道:“不要总是针对巫斋,哪一日,本帝和鬼王大婚,他就是妖宗之主的接班人,你要好好的辅佐他知道吗?”

    什么?

    大婚?

    巫斋要继任新的帝位?

    这也太突然了吧?

    蟒臣说道:“我不同意!”

    术蝎问道:“不同意什么?”

    蟒臣回复道:“不同意你嫁给亚来,不同意巫斋继任妖宗之主。”

    术蝎说道:“这是由不得你,本帝所决定之事断不会更改。”

    蟒臣又一次受到了伤害,但是这次尤为严重。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胸口发闷喘气费劲,并且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蟒臣站起身来,跑出了云波洞。

    在洞外,遇见了回来的杭暧,两个人错身之际相互擦了一下。

    杭暧当即不让了,骂道:“你没长眼睛吗?”

    这要是平常时候,蟒臣绝对不会让分,一定会和杭暧吵上一番,可是今日很异常,瞥了一眼杭暧就走掉了。

    杭暧在后边很是费解,他这是何意?

    都懒得理我了吗?

    杭暧又喊了一嗓子道:“哎,大蟒蛇?”

    蟒臣头也没回的消失在丛林当中。

    杭暧一头雾水的回到了云波动内,见到术蝎深施一礼道:“师父!”

    术蝎说道:“你去何处了?”

    杭暧回答道:“徒儿去帛琉山了!”

    术蝎立刻不淡定了,她急忙问道:“你去那里作甚?”

    杭暧答复道:“回师父,徒儿去搭救一位故人。”

    术蝎掐指算了算说道:“原来是你舍身相救的那小子啊?”

    杭暧默不作声。

    术蝎妖帝接着问道:“他为什么要去闯帛琉山?”

    杭暧这才想起神夂的事情,他问道:“师父,我妖宗却定是只有七百零八个洞府?”

    术蝎很是好奇他的问题,她说道:“七百零八个还少么?”

    杭暧继续问道:“难道没有分支么?”

    术蝎妖帝明白了杭暧为什么这样子问了,这是不行信自己了呀,这去了次帛琉山又听到什么传言了?

    于是反问道:“你又听到什么了?”

    杭暧说道:“您先回答徒儿的问题!”

    术蝎妖帝很是和气地说道:“我妖宗有七百零八个洞主你都一一见过的,为师从未对你有所隐瞒,今日这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杭暧说道:“徒儿搭救大笨蛋之际,也了解到他大闹帛琉山的缘由。”

    术蝎问道:“是何缘由?”

    杭暧回到:“大笨蛋说是被妖宗分支树妖门掌门神夂所迫才会去帛琉山,因为神夂掳走了大笨蛋的妻子。”

    神夂?

    树妖门?

    术蝎很是惊奇,哪里来的树妖门?

    神夂又是何许人也?

    一连串的问号,在术蝎妖帝脑海当中旋转。

    他为什么要冒充妖宗之人?

    他有何目的?

    难道是要诬陷我妖宗不成?

    于是她对杭暧说道:“此人绝非我妖宗门徒,妖宗并未有树修炼成妖的。”

    杭暧这才放心了,她绝对相信师父所言无半句虚假。

    杭暧接着问道:“那师父可曾听说过此人?”

    术蝎妖帝摇了摇头说道:“为师从未听说有此一人,而且人神魔三界之内都未曾听说过叫神夂的人。”

    杭暧陷入了沉思,到底这个神夂要做什么?

    不但诬陷妖宗,还要借刀杀死道宗之主,可见他非魔四宗也非上三宗,神秘之极啊!

    杭暧说道:“我妖宗耳目虫众多,可否探得蛛丝马迹?”

    术蝎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借助耳目虫了。”

    于是施展虫之妖能下令所有耳目虫眼界内探寻关于神夂的一且消息。

    蟒臣跑出云波洞,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变回蟒蛇本体开始蜕皮。

    就在蜕皮即将结束之际,蟒臣感应到了一股能正在逼近自己,但这时候自己的能是最微弱的关口。

    蟒臣急忙变回人形,未蜕去的皮还在脚上粘连着。

    他喊道:“何人鬼鬼祟祟的,现身说话!”

    这时候,从树后边窜出一名道士。

    蟒臣一看,原来是祁真。

    祁真躬身施礼道:“蟒臣将军可好,在下有礼了!”

    蟒臣并不把祁真放在眼里,他冷冷的问道:“道宗之人来我妖宗之界所为何事?”

    祁真说道:“在下是来投师的!”

    投师?

    有病吧!

    蟒臣哈哈狂笑道:“真是荒唐至极,由道宗改投我妖宗,你个凡人是怎么想的?你也要学巫斋?”

    祁真很是中肯地说道:“在下在道宗所学能法完全不及妖宗强大,在下乃喜好能法之人,遵循能者为上,道宗之能无法让在下大有作为,巫斋本是凡人,竟在妖宗学艺之后跃上超我形态之成就让在下羡煞不已,在下愿追随女帝陛下修炼妖能,誓不背叛。”

    蟒臣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指着祁真的鼻子骂道:“好一句誓不背叛,你唾弃道宗就叫誓不背叛?道宗已是西风残照的境地,你却选择离开,这叫誓不背叛?”

    这句话让祁真无言以对,但是厚脸皮的他怎么会被这几句话给说退的。

    他嬉皮笑脸的说道:“道宗今日的没落那是咎由自取的,若不是因为收徒之时轰下灾民,又怎会失去人界的信徒呢,因此导致几百年来鲜有凡人前去拜师,在下此举乃弃暗投明是也。”

    蟒臣说道:“虽然你是个奸诈小人,但是我妖宗一向广纳贤才,你只要愿入妖道,我绝不拒绝。”

    祁真刚想要说些什么,蟒臣又说道:“但是,女帝是否愿接纳你,我可就不知道了。”

    祁真依旧嬉皮笑脸的说道:“求将军引荐!”

    蟒臣问道:“我引荐你有何好处?”

    祁真看了看四下无人,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将军对巫斋很有好感不成?”

    蟒臣眼珠子一转,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