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六戈被盗

作品:《不道神界

    清晨雾色苍茫,一夜的雨水冲刷了整座山,花蕊中、树叶上、岩石上,露珠倒映着它们的美。

    暮色斜阳透过树枝的间隙照射过来,令人心旷神怡的空气带着山谷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只松鼠飞荡在树梢之上。

    他高兴的喊道:“兄弟们,雨后的世界真是太美了,你们闻空气都这么甜。”

    骞尧和杭暧一前一后地跟在小故后面,看着他高兴的样子觉得很搞笑。

    一段发自肺腑的话,避免了一场实力悬殊的恶战,他们心情自然是不会很差。

    然而,骞尧却是表面看起来高兴,实则内心是抓心挠肝的在翻腾着。

    下一步该怎么办?

    自己又发了毒誓,不能去帛琉山了。

    骞尧心有所思,走路自然是慢着半拍。

    幸亏神夂没有规定时间,否则自己怎么可以有这么有时间在这里闲逛呢。

    小故跑着跑着,回头看见了骞尧似乎并不是很高兴,他也就明白了,毕竟自己也经历过最亲近的人被别人强行掳走这种痛苦的阶段。

    杭暧倒是心情愉悦的狠,因为他只在乎大笨蛋的安慰,大笨蛋的喜怒哀乐成了他的所有。

    走着走着,杭暧感应到骞尧心事重重的状态,也理解他此刻心情。

    停下了脚步,他问道:“哥哥,是为了嫂子的事情而烦恼吗?”

    骞尧说道:“哎,哥哥无能啊,眼看着她被掳走,却无计可施。我真不配做一个好男人,自己的最爱都没办法保护。”

    小故说道:“兄弟,不要太自责了,要怪就怪神夂那个家伙太阴了。”

    小故看着杭暧说道:“哼,你还处处替妖宗说话呢,抢走你嫂子的那个神夂就是自称妖宗的门徒的,你还有何说?”

    杭暧有些惊讶。

    神夂是何人?

    还自称我妖宗门徒?

    妖宗大大小小七百零八个洞府,我都认识的呀,从不曾听说还有神夂这号的妖怪呀?

    难道师父真的对我有所隐瞒?

    不,绝对不可能。

    想到这里,杭暧斩钉截铁地说道:“胡说,我妖宗从未有这等妖物存在,修要污蔑我师门!”

    小故说道:“谁污蔑了呀,那家伙亲口说自己是妖宗分支的呀,不信你问骞尧。”

    骞尧点了点头说道:“神夂确是亲口所说的。”

    骞尧都说是了,那就是确有其事了呀。

    杭暧说道:“师父,你居然对我有所隐瞒,我一定要问个清楚不可!”

    说完,变化成粉尘消失不见了。

    骞尧和小故想要挽留都没有机会。

    小故说道:”兄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呀?”

    骞尧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们先回去找神夂,要看看她们是否安然无恙,否则,我们绝不再执行他的任务。”

    小故说道:“对对对,我们要看到她们依旧。才会放心的执行他的任务!”

    突然,从地下迅速生长出一棵树,树上居然有一张人脸出现。

    这张人脸开口说道:“不用去啦,她们很好,不用担心。”

    原来神夂这家伙。

    小故喊道:“难道你一直跟着我们不成?”

    神夂哈哈狂笑道:“那是自然,不过我不是本体,只是他的傀儡灵罢了。”

    骞尧问道:“你一直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神夂回答道:“非也,我是暗中保护你们的,就凭你二人怎么可能杀的了北皇老道?就连祁真这样的小道士都没有打赢,更何况是道宗之主?”

    小故非常郁闷的说道:“那你还逼迫我们去帛琉山,到底想要怎样?要我们去送死?况且我们多次遇难,你也未曾出手想就啊?”

    神夂说道:“你二人命太好了,不二骞、杭暧这样的高手都会来救你们,我何必又多此一举呢?”

    小故说道:“那你有什么计划没有?我二人束手无策了!”

    神夂狞笑着说道:“既然骞尧发了毒誓不能去帛琉山,那我们可以将北皇引出帛琉山来呀。”

    小故嘟着嘴说道:“说的简单,北皇凭什么要听你的话?他不会派黎柯和祁真出来吗?”

    神夂阴险的说道:“他非出山不可!”

    骞尧问道:“此话怎讲?”

    神夂说道:“六戈道人的尸体对他重不重要?”

    骞尧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难道你把二师尊的尸身也给掳了过来不成?”

    神夂嘿嘿奸笑着夸赞道:“聪明,六戈道士的尸体就在我树洞当中。”

    骞尧听到这里,就像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似的痛。

    他怒骂道:“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不让一个已故之人得到安息。”

    小故也骂道:“可恶至极的臭妖怪,你害我兄弟成了道宗乃至神界的公敌,你会不得好死。”

    神夂哈哈狂笑不止,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骞尧真想上去一招结果了他的性命。

    只可惜不行。

    神夂说道:“小故,你最好是对我放尊重些,除非你非常想看见你两个妹妹死得很惨!”

    小故七窍生烟,浑身都在发抖,牙咬得咯噔噔直响。

    神夂接着说:“六戈被吓葬之时,我化作那棵蟠桃树等在那里,神界大人物悉数在场,竟然无人可以感应到我,哈哈哈。。。”

    骞尧从来没有这样憋过火,真是那样接受这个事实,几次都想要出手,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神夂又开说道:“南君大帝还是很聪明的,他给六戈的棺椁之外布了一道雷结界,称曰雷棺。只可惜,他没有发现我的树根早已进入棺椁之内替换掉了真正的六戈尸体。”

    骞尧问道:“那我二师尊尸身现在何处?”

    神夂说道:“看这里!”

    随之,他的树干又向上长了三尺左右,露出了他的树洞,树洞的之内果然出现了六戈道人得到尸身。

    骞尧急忙上前,想要抱起六戈的尸身。

    神夂厉声喝止道:“不要过来,否则我立刻将他消化到树干之中。”

    小故说道:“那你想要怎样?”

    神夂说道:“我要你去景贞观报信,问一问他北皇亲,有无胆量前来奈铭山夺回六戈尸首:”

    小故说道:“你这是要去送死不成?”

    神夂哈哈大笑道:“小故,你的迷心之能虽是不足挂齿,但我相信,你会有办法全身而退的。”

    小故听了此话,也只有舍身前往了。

    于是他对骞尧说道:“兄弟,如果我不能回来,请你帮我照顾一下我那两个可怜的妹妹,好吗?”

    骞尧说道:“大哥,你不能去,大师尊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故说道:“此行非我莫属,你不要劝我了。好好照顾他们,答应我!”

    骞尧还想说什么,被小故打断了。

    小故说道:“兄弟,你就不要让愚兄为难了,保重!”

    说完,跃上树上三晃两晃消失在密林当中。

    神夂说道:“骞尧,随我回奈铭山等候北皇大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