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骞尧的心里话

作品:《不道神界

    君启天涯孤帆迹,笑看三界乱如麻。

    虹昆道爷被悲愤冲昏了头脑,一心只想把杭暧活捉,好带到二哥墓前处决了他。

    他完全不顾及自己是个神仙的身份,全力追击杭暧。

    小故布下的结界只能维持一小会,毕竟他的能很有限。

    所以很快就被虹昆感应到了他们的确切位置。

    虹昆施展开五行仙能,变出三味真火轻轻松松的就把小故的结界给破了。

    小故大喊:“不妙,大家快跑!”

    说完,蹦起一丈多高,逃之夭夭了。

    骞尧和杭暧那是没办法逃走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个变成花朵,一个变成粉尘,飘出了山洞。

    虹昆看见杭暧分外眼红,他高声喊喝道:“小半妖,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骞尧说道:“虹昆叔叔,错不在杭暧,一切皆因侄儿引起,要怪您就怪我吧。要杀您就杀了我吧,今日有我一口气在,休想动我弟弟一根汗毛。”

    虹昆平在他们兄弟三人当中,要论脾气那是除了北皇就是属他大了。

    听到骞尧说的这句话,火气一下子就飙升到了极致,他万万买想到,自己最心疼的孩子居然以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虹昆暴跳如雷的吼道:“骞儿,你居然敢这么跟叔叔说话!”

    骞尧有些过意不去,在自己流落凡间之时,有一次被一群小妖怪捉住,正在被他们汲取自己血肉之际,是他出现救了自己,并且把自己带在身边保护了起来,后来实在是不方便,才会让自己带着铜鸟去景贞观道宗学艺。

    虽然在那里他一事无成,还被祁真设计跌落星殊崖,可是骞尧没有记恨任何人,更是把虹昆视作生父。

    可见骞尧说这些话是很伤虹昆的感情的。

    骞尧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怎么办?怎么把他哄高兴了呢?

    骞尧突然想起了那个物件,他从袖口中拿了出来放在手心。

    他对虹昆说道:“叔叔,还记得这个铜鸟吗?”

    虹昆瞥了一眼,并未作声,并且扭过脸去不在看着骞尧。

    骞尧却接着说了起来,他带着很深的诚意说道:“这是叔叔您给我的,是为了让骞尧拥有保护自己的本事,让我学到能法而赠送给侄儿的。没有遇到您之前,侄儿的世界中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多少次侄儿都想要了却自己的生命,只可惜我的不死之身不断使我复活,可谓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是您的出现让孩儿有了对生的希望,是您给了孩儿温暖,让孩儿对这个世间有了新的看法。您就是我的亲人,我的父亲,孩儿的一切。而杭暧他也是对我有恩之人,他是我仅次于您的亲人,他是为了孩儿才会去妖宗学妖能的,并非自愿而未之。二师尊之死,虽是他的过错,但是孩儿并不会亲眼看着他有任何的闪失。如今孩儿学会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是过多的纷纷扰扰让孩儿的性情有所改变,但是对您的恩情,孩儿永世难忘,孩儿不想看见我的两个亲人互相残杀的场面。如有此幕发生,依孩儿如今的能法,让自己灰飞烟灭不会是很难的事情!”

    此番语重心长的话,让虹昆怒气消去了一半。

    一旁的杭暧也是心里暖暖的,有寒冬尽春光来的感觉,第一次听大笨蛋说这么多话,并且是这么的动情,顿觉自己没有看错人。

    啊不,这是什么感觉,杭暧使劲摇了摇头。

    虹昆态度缓和了许多,他恢复到平常的口气说道:“骞儿啊,叔叔并不完全是因为他杀害了我二哥,而是他对能的悟性太过强大了,妖能并非是正道能法,专心修炼下去,迟早会失去心智,会被完全吞噬了灵气。下一步就会提升到魔能的境界,修了魔能迟早会成魔,以他的聪明才智,到那时人神两界将无人能敌,就连南君大帝也会束手无策。本尊劝他弃妖道,他却不肯,如今唯有将他扼杀在摇篮当中才是上策。”

    杭暧听到虹昆说妖宗,当即不干了,虽然忌惮着虹昆的五行八卦网,但他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住口,不许污蔑我师父,几百年来我随她修炼能法,我最了解她老人家。妖宗虽被人神两界唾弃,但是她的门人下属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至于那些野妖山怪并不归她统领,怎可同日而语。道爷您太过偏激了。”

    虹昆闷哼了一声说道:“你才有几百年的岁数,我等皆是盘古大神所创,可以说是与天地同龄,一万年以来妖宗的所作所为本尊最为了解,就你那几百年的学艺之史何足挂齿!”

    杭暧依旧不服不忿,他说道:“胡说八道,道爷所言皆属片面之词,你等虽是与天地同龄,但有几日曾同府而居过的?况且道爷您何尝不是心狠手辣,死在您手下的妖怪不下几万也足有八千,难道他们个个都是邪恶的吗?您就没有冤杀过心地善良的妖怪?”

    虹昆又一次愤怒了,他又开始吼了起来,他喊喝道:“胡说八道。妖就是妖,和谈邪恶善良?我看你是快要迷失心智了,完全听信他们的鬼话,不肯回头了是吧?那就休怪本尊不念骞尧求情之苦,只有叫你永远的消失了。”

    说完就要施展五行仙能,双手已经有阴阳双鱼在旋游了。

    杭暧是个有血性的少年,他虽然之道自己不是虹昆的对手,但是气势上绝对不会输给虹昆。

    他已经准备好施展碎碎妖能。

    骞尧看见此情此景,简直是左右为难了。

    看来这两个人是说不到一处去了。

    不能让他们动手啊,伤到了谁,骞尧都会心痛。

    但是怎么办?

    一个比一个固执,各抒己见不肯服输。

    骞尧只好使用非常娘们的招数了,要用寻死腻活的方式来阻止这两个家伙了。

    一声轰鸣过后,从地下迅速长出了一支巨花,花蕊分泌出了胶状物。

    马上要动手的两个人立刻收了手,他们同时问道:“骞儿,(大笨蛋),你要干什么?”

    骞尧说道:“你二人执意要动手是吗?你们谁伤了谁,都不是我想看到的,只有我骞尧先行你们一步就会看不见了!”

    虹昆听了这番话,说道:“好吧,只待他日小半妖单独之时,在行动手了。”

    指着杭暧说道:“记住,迟早会收了你!”

    说完,甩动拂尘腾空而起消失在朝阳的微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