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好兄弟谈心

作品:《不道神界

    黑夜,一道闪电撕破了黑的有点恐怖的天空。

    亮光下有俩个身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原来是面具人和骞尧。

    面具人背对着骞尧一言不发。

    骞尧站在起身后,许久不曾开口。

    站在骞尧肩膀上的小故实在忍不住了,他说道:“哎,你们两个人都已经站半天了,即不说话也不打架,到底要站到什么时候?”

    一声惊雷响起,豆大的雨点毫无顾忌的拍打在了三个人的身上。

    这时,还是面具人率先开口了,他说道:“大笨蛋,你为了她和道宗作对,值得吗?”

    骞尧说道:“你是说莹雪吗?”

    面具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道:“嗯!”

    骞尧说道:“莹,在我心乃是悉吾似知己,相幸若同根。没有她,我便似沐冰雪寒,若临孤独境。所以我为了她,甘愿与三界为敌,无怨无悔。”

    面具人听到之后,身子微微的震了一下,攥紧的拳头嘎吱吱作响。

    他又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

    话说了一半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骞尧想要追问他这说了半截的话到底什么意思,说道:“何必如何?”

    面具人说道:“没有如何,既然你已脱离险境,巫斋在此不便久留,告辞了。”

    面具人说完就要走,骞尧急忙说道:“且慢!”

    面具人问道:“还有何说?”

    骞尧说道:“你几次三番救我,算是我的再生父母了,我上次还恩将仇报打伤与你,甚是过意不去,今日俯首认罪由你任意处置。”

    面具人顿了一下,说道:“救你是我多管闲事,被你打伤也是咎由自取,巫斋哪里配处置你。这点小事不必挂怀,他日再见兵戎相向又如何,我亦无妨!”

    骞尧听出他的意思了,这分明是对自己有老大意见了呀。

    他说道:“杭暧贤弟,那日我骞尧千不该万不该出手伤你,我看出你对我恨意颇深,往后我愿为你杭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以此报答你对我再造之恩。”

    杭暧回复道:“不敢当,你还是去救你的莹雪吧!”

    雨水更加的猛烈起来了,沙沙作响,让人睁不开眼睛了。

    骞尧是个有些木讷之人,有些话他根本就没听明白,但是他怀着一个知错必改的心。

    当听到杭暧让自己去救莹雪之际,他都以为是很正常的一句话而已呢。

    他回复道:“莹雪是非救不可的,但是我不听见你亲口说原谅二字,我哪里都不去。”

    搞得杭暧尴尬无比,这大笨蛋就是大笨蛋,啥也没明白呀,就像对牛弹琴一般,真是让人无语。

    杭暧说道:“不原谅你,我会冒着被虹昆捉住的危险跑来救你么?”

    骞尧顿感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觉得如释重负,自然是高兴的很。

    一旁的小故早已经湿的透透的了,他打了个喷嚏说道:“我等非要在雨中谈论吗?能不能找个山洞啥的啊?”

    这时他们才发现到,原来雨水已经浇的他们如同落汤鸡一般了。

    三个人急忙找了个山洞避雨。

    骞尧坐定之后,问道:“贤弟,你是如何得知我有难的呀?”

    杭暧回答道:“我妖宗耳目众多,在帛琉山的花花草草当中有很多妖宗的耳目虫,随时可以知晓道宗所发生的一切。你二闯帛琉山之事,我等尽收眼底。”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会及时赶到。

    杭暧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他问道:“骞尧兄,你三百年前并未拥有能,现在我掐算得知,你真龙灵气被封印,为何还能有神花之能的?”

    这点骞尧非常自豪,师父爱琊老祖那真是神通广大。

    没有他,自己又怎会拥有能呢。

    于是,骞尧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一五一十的说给杭暧听。

    杭暧虽然能够掐算出骞尧的今辰往事,但在虚无山修炼的这段时间却怎么也没办法掐算出来。

    心中暗想:“这个爱琊老祖既不是上三宗的神仙,也不是魔四宗的怪物,那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又想做些事那么呢?”

    杭暧就是这样,无论被骞尧伤害多少次,只要见到骞尧就会情不自禁的高兴起来,眼中熊熊燃烧的黑火也会被压制下去。

    骞尧又问道:“你可否愿意退出妖宗?妖宗乃魔界之一,我担心你有一天成魔之后,都不认得我们了。还有你为何戴了副面具?怎么不以真容与我相见?”

    杭暧当即性情大变,他吼叫道:“不许你污蔑我师门,我又怎会背叛他们,几百年来我未曾有入魔倾向,你等皆对我师门有所成见罢了。”

    说话间,杭暧眼中熊熊燃烧的黑火又开始旺盛起来了。

    小故吓的连忙跑到一处巨石块夺了起来。

    骞尧以前也从未见过杭暧这样的表现。

    但他知道,师傅曾经说过,修能之道分三种,一种可以促人向善,另一种就是驱人向恶,还有一种就是非善非恶的游离之道。

    杭暧所修练的是妖能,如果不加以控制,入魔那是迟早的事。

    骞尧说道:“贤弟莫怒,愚兄口出不逊,诋毁令师实属不该。”

    杭暧却听不进去了,碎化成粉尘就要出洞而去。

    但是,他很快就变回了人形,并且做出不要出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别说话。

    这时骞尧也感应到了,原来虹昆道人正在有远而近飞向这边。

    小故虽然能法不济,但是他的迷心之能也可以抵挡一阵。

    于是,小故施展迷心之能,围绕着山洞布下了一层迷幻结界,希望虹昆感应不到他们在这里。

    因为,以他们三个人目前的实力,他们同时上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噗通,噗通,噗通,三颗心脏紧张的不得了,跳的太快了,就像要吐出来了似的。

    而虹昆在小故布结界之前,隐约感应到过他们就在附近,怎么一下子就不见踪迹了呢?

    虹昆满山遍野的寻找蛛丝马迹,心想:“我非要找到小半妖不可,这次绝不能让他在逃脱了”

    雨水一直在漫不经心的下着。

    但这好像跟虹昆道爷没有一点干系似的。

    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捉到杭暧,弄死杭暧,用杭暧祭奠二哥。

    其实寻仇本该是修道之人的大忌,响当当的大神仙虹昆也有头脑发昏的时刻。

    突然间,虹昆感应到了迷幻结界的存在。

    虹昆冷笑了一声说道:“杭暧,你还往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