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雷棺

作品:《不道神界

    论道,乃是上三宗五百年一次的大盛会,每次都会在南天宫举行。

    主要内容是讲一讲自己五百年修行当中所悟出的一些心得体会,互相执导和辩论能的奥秘,专研修炼成无上形态的终极能法。

    但是,一万多年来他们已经修炼的进入了瓶颈,始终没有人能够将自己的能法跃上新的台阶。

    虹昆不屑于这种毫无实际,互相推崇捧臭脚的所谓盛会,所以他一次也没有参加过。

    悟性超强的他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只有平日里的实战才能够激发领悟能力,长期积累的经验远超过闭关修行。

    牧戎懂和虹昆想要安葬六戈道人。

    但是,景贞观其他门徒还不知情,北皇道人和祁真前往南天宫论道还未归来,神宗和仙宗也是要送去丧讯的。

    不过,北皇道人和南君大帝、云骁上仙这样的高级能和超我形态能的拥有者们自然是早已感应到了六戈之死。

    只因他们身份高贵,遇事不能显的慌张。

    三界最高统辖之主,南君大帝说道:“北皇啊,六戈亡故乃是命数已尽,切莫太过悲伤,还是节哀顺变为宜。”

    北皇道人平日里那火豹子脾气,在这里居然是荡然无存。

    他毕恭毕敬的说道:“谢过君帝关心,但是二弟尸身待需入土为安,贫道先行告退!”

    南君大帝说道:“待本君要一同前往!”

    北皇简直是乐坏了,几万年未曾出过南天宫的三界统主竟要亲临二弟的葬礼,让他倍感荣耀。

    云骁上仙一旁也说道:“本仙也要同去,悼念六戈道友。”

    南君大帝出宫,自然不能和平常人家一样,拎个包袱就出门。

    出宫队伍真是浩浩荡荡,连绵数十里。

    最前面是两排护旗手,足有五百小仙,亮银盔亮银甲,精神抖擞,虎虎生风,胯下幽白狐为坐骑,腰间佩有宝剑,剑鞘锃明瓦亮夺人二目。

    旌旗招展、颜色各异,远看似云中开花,近睹如虎豹狼虫。

    后面跟着两排仙女,由五百名仙俾组成,浑身上下一身米黄仙装,上有宝石点缀,婀娜多姿,明艳动人,足下彩云飘荡,四平八稳,手握玉如意闪闪放出亮光。

    玉洁冰清、美轮美奂,时而似锦鲤游塘,时而如飞燕凌空。

    在后边,就是南君大帝的轩冕,雕着龙刻着凤,钻石镶嵌在轩顶,正中央一颗大钻石耀眼夺目,神蚕丝织成的冕帘薄如蝉翼,五十头仙鹿驾驭车前。

    八面威风、乘势使气,拥气吞山河之势,有席卷八荒之魄。

    最后面就是天宫一众臣子,为首便是神臣,身穿幽白色的仙袍,二目如电,身材魁梧,胯下金缕麒麟神兽,手握五行令旗,腰间悬挂金葫芦,一环环神光异彩纷呈。

    纵横驰骋、八面威风,携横戈跃马之气概,持雷霆万钧之雄姿。

    其他众臣子足有百人,个个英姿勃发、士气凛然,好一派三界统主之风采。

    北皇道人和云骁上仙同坐在南君大帝的车上。

    祁真和隆鸰跟随在神臣身后的大队人马当中。

    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帛琉山上空。

    由于人数众多,只有南君大帝和北皇、云骁、神臣、祁真、隆鸰等人来到了景贞观内。

    此时这里已经是哀嚎声连绵不绝,整个道观以白色绸缎布置,所有带颜色的东西统统收了起来。

    正中央临时搭建了灵棚,所用的材料也是神蚕丝梭织而成的。

    六戈道人卧眠于其中,身上盖着神蚕丝的灵布。

    众人来到棚内,虹昆和牧戎懂、黎柯迎上前去,大家寒暄了几句。

    之后拜祭了六戈道人的尸身,便走出了灵棚来到北皇道人的道阁之中,分宾主落座。

    南君大帝问道:“北皇啊,准备将六戈葬于何处啊?”

    北皇道人略加思索之后说道:“呃,就葬于桃沁花百里的那棵万年蟠桃树下吧!”

    这时虹昆说道:“都被祁真毁之殆尽,哪里还有万年蟠桃树可有?”

    北皇道人很和气地说道:“三弟呀,你有所不知,桃沁花百里虽然被毁,但是有一棵蟠桃树乃是当年君帝亲手所植,凭祁真的能法是伤不到它毫厘的,它至今屹立在那里枝繁叶茂着呢!”

    听到这话,虹昆也就不说什么了,一切都由北皇安排了。

    三日之后,众门徒抬着六戈的棺椁飞向桃沁花百里。

    早已经有人挖好坑了,直接就准备下葬了。

    这时候,南君大帝貌似想到了什么,他举手示意暂停,并且说道:“且慢!”

    正准备埋土的道士们停住了,纷纷望向南君大帝。

    南君大帝接着说道:“魔四宗向来对帛琉山虎视眈眈,若将六戈如此轻易下葬,定会有妖魔前来偷尸,本君愿赠与他雷棺一口,北皇你意下如何?”

    北皇道人急忙弯腰施礼,说道:“多谢君帝赠与我弟雷棺之恩!”

    一旁的虹昆斜眼看着北皇,鄙夷的咬了咬后槽牙,心中暗想:“没有骨气的东西,我怎么会和这么个烂人成了手足?真是颜面丢尽!”

    南君大帝施展开超我形态雷之神能,给六戈的棺椁之外用雷布下了雷之结界,名曰“雷棺”。

    紧接着,众门徒开始掩埋了雷棺,并且立下石碑,上书“六戈道人之墓”。

    葬礼完毕之后,南君大帝率众乘轩而去。

    云骁上仙也领着隆鸰回转了北天宫。

    北皇和虹昆坐在桌子的两边,两个老道默不作声,互相看着对方。

    最后北皇率先开口问道:“老三,你是不是对愚兄恨之入骨?”

    虹昆的回答更为干脆,他说道:“然!”

    北皇接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要把老儿的死怪罪道愚兄头上?”

    虹昆依然冷言冷语的说道:“明知故问!”

    “啪”,桌子被拍的嗡嗡作响,北皇的怒气已经升级道满格。

    他大声呵斥道:“无理取闹,明明是巫斋那小妖怪所为,你为何降罪与本尊?”

    虹昆也不让分,他也把桌子拍的山响,他指着北皇骂道:“本尊?你不配自称尊者,这些年你所做所为哪一样是受人尊敬的?你去人界看看,还有供奉你的牌位没有?”

    “你!”北皇语塞了,他现在还真无言以对了。

    人界把供奉北皇神位的庙宇和排位都给砸了,已经没人在尊敬和信奉他了。

    顿了一会,北皇说道:“不管怎么说,巫斋那小妖怪你必须降住,在他铃木之前将他正法才是!”

    虹昆说道:“不用你说,本尊也会将他捉来治罪!”

    北皇还想跟虹昆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虹昆已经踏出道阁腾空而起,不一会儿便消失于茫茫云海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