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大骂牧戎懂

作品:《不道神界

    红衣道人迅速来到骞尧身旁,将奄奄一息的六戈道人一把抢了过去,并且十分悲痛的说道:“二哥,三弟来晚了!”

    六戈道人颤抖的手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抬起来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三弟呀,咳咳咳,二哥不行啦,咳咳,不要怪罪这几个孩子,我们有错在先。。。。。。”

    说完,六个道人的灵气就飞出体内,升到半空之后,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一具惨白的尸体,冰冰凉凉的蜷缩在红衣道人的怀里。

    骞尧这才看出来,红衣道人原来就是虹昆叔叔。

    他急忙上前跪拜,说道:“叔叔在上,骞儿这厢有礼!”

    虹昆道人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骞尧,问道:“你原本是个忠厚的孩子,为何跟随爱琊之后变的学会了说谎?”

    骞尧为之诧异,自己什么时候说谎了?

    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谎呀?

    看见骞尧疑惑不解的样子,虹昆接着说道:“你明明受人所迫,为何不说将出来。害得我二哥枉送性命,亏我往日里待你不薄之情。”

    骞尧这才恍然大悟,虹昆叔叔是超我形态的五行神能拥有者,它能够做到掐算近在咫尺之人往日今生的能力。

    所以,虹昆叔叔靠近自己就已经掐算出我的处境了吧?

    于是,骞尧说道:“骞儿已经告诉过二师尊了,只是二师尊他不肯相信骞儿啊!”

    虹昆道人摆了摆手说道:“不必过多解释,本尊已洞悉你的难处,本尊早已料到二哥命数已尽,只是一时难以接受。”

    “不过!”

    虹昆指了指面具人说道:“杭暧,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不但不知悔改,继续为妖宗效力,今日却又回来杀我二哥,你这等行径难以饶恕,纳命来吧!”

    面具人从看见虹昆到来就已经有些惴惴不安,显得十分慌乱,想要找准机会逃走。

    哪里承想,虹昆点名要杀了自己,吓得他魂不附体。

    他当即变成细微粉尘消失掉了。

    虹昆早已将五行八卦网布网在整个帛琉山周围,面具人还未走出景贞观,就被捕了个正着。

    五行八卦网把面具人兜在网里面送回到了虹昆面前。

    面具人一看,这下可就算完。

    这老道已经气坏了。

    一定会将自己灵气会打到灰飞烟灭的了。

    虹昆用拂尘指着面具人说:“劝你向善你不听,虽然本尊爱惜你是人才,只不过你的罪孽深重,今日只有结果你这个半妖之命了。”

    面具人闭上双眼等着虹昆结束他生命。

    但是虹昆万万没想到,有个人会偷袭他,所以他放松了警惕,一新准备杀死杭暧。

    一枝巨大的花夺偷偷的、迅速的生长起来,并且花蕊中分泌出胶状物全部滴落在了虹昆的身上。

    一时间,虹昆的行动被束缚了,就在这短短的几秒时间内,骞尧背起面具人和小故迅速的逃走了。

    当虹昆变成火将胶状物焚毁,并摆脱束缚之后,那三个人已经逃离了帛琉山。

    虹昆望着远去的三人,捋了捋胡子冷冷的说道:“躲得过初一,你还能躲得过十五吗?本尊想要捉你小半妖,逃到天边不尽涯也是枉费心机。”

    半空中的不二骞目睹了一切,这时才回过神来了。

    他来到虹昆面前深施一礼,说道:“师尊在上,徒侄有礼了。”

    虹昆看了一眼不二骞说道:“你我等师徒缘分已尽,亲眼目睹师父遇害而不出手相助,你还配叫师父吗?”

    不二骞这才来到六戈尸身旁边鼻子一酸,跪倒在地说道:“徒儿不孝,竟亲眼看着您遇害,而没有相助,徒儿愧对于您!”

    抱住了六戈的头,眼眸流露出忏悔的泪滴,恨自己没有及时出手帮助师父,恨自己为了一己私欲对师父的的处境视若罔闻。

    虹昆呵斥道:“哼,牧戎懂!你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还不是因为你那点龌龊之事。为了他你情愿更改名讳,真是令人唾弃。枉费你师父多年的悉心教导之恩,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本尊不屑于出手杀你,你最好找个地界自刎谢罪方为人道。”

    牧戎懂说道:“师尊言之有理,我不二骞堪称是欺师灭祖之典范。其实,那一天离开帛琉山,就是我罪恶滔天的开端了,虽然我还活着,但我心已是死,我早已属于行尸走肉之辈,死于不死并无两样。今日酿此大祸,看来我不可再苟活于世了。唯有一死才可洗涤我罪恶的人生。”

    虹昆并不以为然,他说道:“别以为本尊不知,你此番言论莫过于你那龌龊的秽乱情长而已,而你师父之死只不过使你感到一丝之亏欠罢了。快些滚出帛琉山,不要玷污了万年道宗的清誉。”

    牧戎懂说道:“师尊容禀,这帛琉山地河干涸乃是师父最为惦念的,我想以水之能为地河灌水,师父泉下有知也会少一分的挂念,不知您意下如何?”

    虹昆略微思索了一下,这牧戎懂几百年来修炼的就是水之元素的能法,目前地河缺水,确实是需要他这样的能为之灌溉。

    于是他说道:“也罢,既然你有此心,本尊也阻拦不得。望你好自为之吧!”

    听到了虹昆同意自己的做法,牧戎懂喜出望外,立刻施展起水之能,在地河源头喷涌出一眼清澈的泉水。

    正在奋力担水的众位门徒欣喜若狂,黎柯更是手舞足蹈起来,他们以为那泉水是地河恢复了呢。

    牧戎懂却高兴不起来,他满面愁容的对虹昆说道:“三师尊,有一个非常奇怪之事向您禀明!”

    虹昆说道:“报来!”

    牧戎懂接着说道:“方才我施展水之能之际,有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阻止我变出泉水,之后他又放弃阻止,迅速的收回了能法,莫非地河干涸之事是他捣的鬼不成?”

    虹昆也说道:“本尊亦有所察觉,这能法十分诡异,如不细以甄别,难以知晓。”

    牧戎懂问道:“以三师尊的修为,可否知悉是何人所为否?”

    虹昆捋了捋胡子说道:“此能,亦非上三宗之人,也非魔四宗麾下妖物,其行踪甚是诡异。本尊也是难以论断啊。”

    虹昆接着说:“此事暂且不提,二哥尸首还未安顿,其他事全部毋理!”

    牧戎懂这才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