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六戈之死

作品:《不道神界

    六戈道人的噬灵矛被骞尧的能法摧毁了,他现在只有万灭锏和现形剑两把神兵了。

    六戈心中暗想:“自从杭暧这小子把我的神兵利器毁了之后,本尊历尽千辛万苦才把它重新锻造出来的。现在骞尧又来了,难道他也要把本尊的宝贝蛋给悉数毁尽不可吗?”

    骞尧看见六戈的样子心中难免有些不忍,毕竟自己来到这里属于无理取闹,他在心中暗暗说到位:“对不起啦二师尊,骞尧也是有苦衷的,要不是莹雪在别人的手中,我又怎会前来这里无事生非呢!不过,事到如今,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将错就错吧!”

    六个道人现在真是拼了,那运行起身体内蓄积的所有能,在他周围微微的刮起了一阵小旋风来。

    他攥紧拳头,双目紧闭,身体随着小旋风飘然而起。

    随即,他从袖口中掏出了仅剩的那两把神兵利器,莫念口诀将他们抛向了骞尧。

    万灭锏是六戈道人的杀手锏,虽说上次被杭暧以压倒性的给毁掉了,但他的能也是达到了超我形态的等级。

    骞尧却是不可与他同日而语的,毕竟才是初级能形态的等级,自然是不能掉以轻心。

    看见六戈道人直接将两把神兵都释放出来了,一定是一波非常强大的攻击。

    果不其然,万灭锏紫光闪过之后,整个帛琉山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强大能量场。

    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要把整个帛琉山夷为平地不成吗?

    不二骞也感应到了这个能量场,他立马施展水之能给自己做了一个大水泡躲进了里面。

    这能量场从开始的大面积的存在,迅速的往一个点集中收缩,收缩的速度可以以秒计算,而这个点就在骞尧的身上。

    骞尧感应到了这一切。

    原来万灭锏是要把能量场全部集中到骞尧的体内,然后向外爆发,这样骞尧的身体将会粉身碎骨,灵气也将会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而且,现形剑导致骞尧没办法变成花朵四散飘去。

    小故在附近的树上也感应到了这个能量场,但是又迅速的朝一个方向收缩了过去,他就感觉到了不妙,迅速的在树梢上狂奔向骞尧。

    并且高声喊道:“兄弟,快跑!”

    轰隆隆,一阵剧烈的爆炸过后,骞尧无影无踪。

    空气仿佛已经凝固了,好像所有的人的耳朵都聋了一般,死一般的宁静占据了整片天空。

    难道中招了吗?

    六戈拼命的感应着骞尧的灵气,但是音讯皆无。

    就在此时,一阵铜锣般的狂笑声夹杂着狂傲不羁的味道打破了这个短暂的寂静。

    谁?

    六戈道人心里咯噔了一下子。

    莫非,是那小子又来了?

    不错,六戈道人说的那小子,就是杭暧。

    那他怎么会这么及时的来到这里就下了骞尧的呢?

    这个,在后文当中详叙。

    一阵笑声过后,骞尧和一位面具人赫然出现在六戈道人面前。

    六戈道人四下张望,眼神飘忽不定,貌似是在寻找些什么。

    面具人说道:“你在张望什么?”

    六戈道人反问道:“巫斋在何处?”

    面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他没有来!”

    六戈道人继续问道:“那你又是何人?”

    面具人答复道:“在下无脸人是也!”

    六戈道人驳斥道:“胡说,你明明就是巫斋,却因何不敢真面目示人?”

    面具人异常的愤怒,他那深邃的眼眸中时不时的燃烧起暗黑色的火焰。

    他说道:“六戈老儿,死到临头还有这般闲心。还是准备你的后世更为妥当些。”

    此言一出,不但六戈道人浑身冒冷汗,就连骞尧、不二骞和小故都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再看面具人,已经施展开他的能法消失了。

    六戈道人急忙莫念口诀,驱动万灭锏和现形剑,寻找面具人的踪迹。

    嘶、嘶、嘶。

    是什么?

    六戈道人觉得脚下有些异常。

    不妙,自己鞋上好多沙子。

    巫斋的拿手绝活不就是碎化吗?

    但是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是为时已晚。

    一阵剧烈的爆炸过后,六戈道人载坐在了地上。

    在看他的双脚,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可是他也已经把万灭锏施展出来了。

    能量场迅速的收缩到面具人体内,接着向外释放出来。

    巨大的声响过后,面具人毫发无伤的站立在六戈道人面前。

    六戈道人却是已经体力不支,加之身受重伤,不能再灵活的行动了。

    不过,他要拼尽全力施展最后一波攻击了。

    他那已经是发紫的嘴唇颤颤巍巍的念着口诀,奋力的把万灭锏扔向面具人。

    万灭锏这是最后的绝唱,迅速的收缩能量场,集中到面具人的体内带着哀嚎般的响动爆裂出来。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万灭锏对于面具人来说形同虚设,就像小孩子的玩具一般不堪重用。

    面具人又开始了他那恐怖的笑声,他说道:“六戈老儿,你还有何说?”

    骞尧看到眼前这一切,惊呆了。

    自己的能,简直无法与这面具人相提并论啊,这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呀,受到那么强的能量场攻击,居然毫发未损。

    六戈道人用力的支撑着自己不倒下,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巫斋,你一心修妖能,本尊与你无话可说。”

    他眼神死死盯着骞尧说道:“骞尧啊!”

    “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骞尧急忙上前扶住了六戈,说道:“二师尊,你不要说话了。”

    六戈用力的摆了摆手,说道:“不,本尊要说!”

    他捂了捂胸口接着说:“固然我们帛琉山对你千般不好,你也不能三番五次前来寻衅。既然你,咳咳,一心恨,咳咳,恨我道宗,咳咳,今日就由本尊之死,一,咳咳,咳咳,一切均一笔勾销如何?”

    骞尧简直是百口莫辩,自己从来就没有记恨过景贞观任何人,完全是被逼无奈的。

    现在关键是,答不答应六戈的请求呢?

    真是个令人头疼的抉择呀。

    答应吧,莹雪还等着自己去赎她呢。不答应吧,眼前这位老人也属实可怜。

    骞尧转而一想,莹雪毕竟还活着,而二师尊即将仙逝,还是死者为大,答应他便是。

    想到这里,骞尧说道:“二师尊,骞尧答应你便是,从此不再跨进帛琉山半步。”

    六戈有声无声的说道:“可否发誓!”

    骞尧也没想那么多,当即立誓道:“今后我骞尧不再跨进帛琉山半步,如有违背灵气散尽!”

    小故跑过来想要阻止骞尧,却没来得及。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一位红衣道人飘然而至。

    他怒斥道:“大胆狂徒,竟敢伤我二哥性命,还不纳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