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最毒祁真

作品:《不道神界

    口水也是水。

    关键时刻,小故用嘴含住了骞尧的灵气。

    使之接触到了水,可以施展能。

    只要灵气脱身,本体就可以脱身。

    所以说,祁真杀死的只不过是骞尧的花傀儡罢了。

    正在得意洋洋的祁真感到了极大的挫败感!

    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招数天衣无缝,为什么那个小松鼠可以把他救走?

    祁真有些愤怒,但是他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

    他很自然的说道:“我看你还能躲过多少次的攻击!”

    于是祁真又开始施展开刚才的那一招数。

    其实,小故在闯过去救骞尧的时候已经被灼伤了。

    祁真再来一次的话,小故也是性命难保。

    骞尧说道:“兄弟,你逃得远远的,不要回来了!”

    小故倔强的说道:“不,你我是兄弟,或生或死都要共同进退!”

    骞尧有些着急了,他说道:“这不是儿戏,你还有两个妹妹呢,你不能死的,赶快走吧!”

    小故说道:“快到我嘴里来,我就是被他烫熟了,也不会丢下兄弟求生的!”

    骞尧实在是说不动小故,只好硬来了。

    他变出花盾牌把小故裹到里边,用最后一滴水分把他给扔下了帛琉山。

    这时候祁真的光剑将骞尧周围的水分全部烘干了。

    祁真喊了句:“去死吧!”

    所有的光剑一一穿过了骞尧的身体。

    一支枯萎的花朵从半空狠狠地摔落在地面之上。

    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在看整个帛琉山,已经是一片死寂。

    桃沁花百里的潘桃树都干枯了,有的已经开始自燃。

    那些花花草草如同被寒霜打过一样,蔫蔫巴巴的挨着地面不成样子。

    还有一些飞禽、小动物都成了干尸。

    六戈看着这一切,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我这万年道观啊,就这样没了!

    等等!

    北皇说道:“本尊感应到有两个灵气存在,一个是骞尧,另一个,是牧戎懂?”

    牧戎懂?

    这小子自从上次追巫斋而去就再也没回来过。

    今天怎么会出现?

    祁真有些不知所以。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不远处的云端有两个人影。

    仔细辨别之后,确定一个是骞尧。

    只不过另一个人没办法确定是谁!

    因为他浑身上下一身黑衣,头上还戴着黑斗篷,用黑布蒙着面。

    只有北皇感应到这个人的灵气就是牧戎懂!

    北皇问道:“牧戎懂,你这身装束是为哪般?”

    这个人说:“你认错人了,我叫不二骞!”

    不二骞?

    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祁真说道:“不二骞,你为何要救那毁我景贞观的逆贼?”

    不二骞反驳道:“你不也是毁了桃沁花百里吗?”

    祁真手指不二骞说道:“狡辩之词!”

    北皇说道:“若不是骞尧来我景贞观惹事,又怎会出现如此恶略后果?说来还不是弃子若得祸!一切后果皆由他负责!”

    不二骞哈哈大笑,背着手说道:“原本我以为道宗乃是上三宗最为德高望重的宗门,今日看来也不过是一群无道败类而已!”

    听到此话,北皇的火气愈加旺盛。

    从来没有人敢用无道败类这种词汇形容自己。

    这还了得,我万年得清誉让着个小子说的一无是处。

    决不能轻饶。

    北皇就想施展仙能大战不二骞。

    祁真上前说道:“师尊莫要动怒,对付此等小贼哪用您亲自动手!看徒儿的!”

    北皇对祁真的表现那是相当的满意。

    所以祁真说什么,北皇就听什么。

    刚才祁真的那一招如果没人帮忙,骞尧早就灰飞烟灭了。

    所以北皇更加器重祁真了。

    北皇嘱咐道:“此人虽自称不是牧戎懂,但本尊早已感应到他就是牧戎懂。他定会施展水之能与你一战,一切随机应变!”

    祁真答道:“谨遵师尊教诲!”

    说完来到了骞尧和不二骞面前。

    祁真叫号不二骞道:“牧戎懂师弟,无论你怎么乔装打扮,你的能我是可以感应到的。不知你因何要背叛道宗,但是你别忘了,你的授业恩师六戈师尊会作何感想,你想过没有?”

    不二骞说道:“你是何人?牧戎懂为何物?六戈又是哪一位?”

    祁真微微笑道:“牧戎懂师弟,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不二骞说道:“休要胡言乱语,牧戎懂我听都未听过!”

    祁真说道:“看来与你多费口舌也是枉然!今日我要你有来无回!”

    不二骞冷笑道:“就凭你也能拦得住我?你是在说梦话吗?”

    北皇道人呵道:“祁真,与他少费口舌。速速将他拿下!”

    祁真听到北皇的话,也就没什么可再说的了。

    只好施展剑之能要与不二骞一战。

    这时候骞尧说道:“祁真,你的对手是我,不要牵扯他人,看招吧!”

    说完,骞尧施展开了神花之能。

    天空中无数朵花儿在迅速的聚集。

    不一会儿就把太阳遮挡住了。

    祁真心中问道:“这是在做什么?我的光剑没有太阳照样可以发光,你这是无济于事的做法。”

    正在这时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这雨并不是从雨云中滴落的,而是那些花朵的花蕊中分泌出的露珠在滴落。

    祁真冷笑道:“骞尧,你这个招数对于我来说小儿科而已。”

    骞尧说道:“祁真师兄,不要太着急嘛!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时候发现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桃沁花百里的花儿开始复苏。

    漫山遍野的花儿都重新开始绽放,那种画面美的让人窒息。

    百里花海重现在帛琉山,生机盎然、五彩缤纷!

    只可惜蟠桃却是没有复苏的迹象。

    但是和刚才的那般惨景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祁真耻笑的说道:“我说骞尧,你这是来种花的吗?”

    突然,祁真领悟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口中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差点让他成功!”

    说完,释放了自己的灵气。

    小故吓的喊道:“骞尧快跑,他又要施展那个招数啦!”

    不二骞想要出手,但是被骞尧阻止了。

    骞尧对不二骞说道:“我和他之间的战斗还未结束,其他人暂且稍等。”

    这时候那些光剑已经准备好烘干骞尧种下的这些花朵了。

    骞尧说道:“祁真师兄,你终于明白我在做什么了吗?但是为时已晚了!”

    这时候那些光剑渐渐的从明亮刺眼变到灰色暗淡,之后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祁真说道:“可恶至极,还是晚了一些!”

    小故挠挠头很是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