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好样的小故

作品:《不道神界

    在能的世界里,天赋是唯一的致胜法则!

    黎柯虽然已经修炼了几千年之多,但是不及骞尧十年修炼的能。

    如果不是祁真出手,或许能法上并不熟练的骞尧很有可能就把黎柯杀了。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可骞尧见到祁真却不是见到仇家那样恨的咬牙切齿。

    两个人还聊起了天。

    一旁的小故有些看不过去了。

    他喊道:“骞尧你这个大傻子,难道你把心眼儿这个东西丢哪里了吗?居然有心思聊天。这是战场,你了解不?”

    骞尧这才慢慢吞吞的说:“祁真,你是备受师尊青睐的徒弟,今日我要你在师尊面前颜面尽失!”

    祁真说道:“人狂则必有祸,今日你与我道宗为敌,必将是死路一条!”

    骞尧说道:“狂与不狂,唯有实力见真章!且看你何德何能了。”

    祁真说道:“欺师灭祖必遭天谴。今日要你有来无回!”

    骞尧回道:“欺师?何人是我师?就那两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道人吗?他们都不配我叫一声师父!”

    祁真说道:“身为男子之身,竟恬不知耻的用花朵来作能法,真是贻笑大方!”

    说完,祁真首先发动进攻。

    他用剑之能变出一把巨大的宝剑,直奔骞尧看去。

    骞尧说道:“也不知何人会贻笑大方!”

    随之化成花朵四散飘去,躲过了一剑。

    骞尧变回人形,没等他站稳,第二剑横着就扫来了。

    骞尧只能重新化成花朵躲开。

    如此往复,祁真一连砍了十几剑。

    连骞尧的汗毛都没能碰见。

    祁真想道:“这小子能这么轻松躲开我的巨剑,说明这攻击无济于事啊,看来得改变招数才行!”

    想到这里,祁真收了巨剑,转化成了无数把小剑。

    这小剑也就七寸多长,个个闪着蓝光,异常的耀眼。

    小剑如同漫天的蝗虫一般攻向骞尧。

    骞尧一看,这可不能化身成花朵躲开了。

    因为这些小剑铺天盖地,无处可躲。

    眼看小剑就要把骞尧刺成筛子了。

    骞尧急忙把小故用花盾牌保护着扔了出去。

    小故顺势逃出了小剑的包围圈。

    在看骞尧,已经被小剑蹂躏的不成人形。

    祁真心中暗喜着想道:“你骞尧毕竟是大傻瓜,怎么可能和我这聪明人相提并论!”

    这时候一支枯萎的花朵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北皇道人心满意足,他认为祁真已将骞尧消灭了。

    六戈也是喜出望外,他是最害怕景贞观出乱子的!

    能够这样,再事态严重之前结果了来犯敌人,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于是六戈喊道:“祁真,好样的!”

    祁真也是为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他一直没把骞尧当过是个人来看待。

    这也是祁真最看不上骞尧的原因。

    别人不知道小故知道,看着这些景贞观的家伙们自欺欺人的样子,真是好笑。

    就在这时,景贞观道场上迅速生长出一支巨大的花朵来。

    这让景贞观老老少少始料未及。

    怎么会突然长出来这么大的一支花朵来呢?

    别人不知道,北皇毕竟是上万年的道行,他自然感应到了骞尧的存在。

    他立刻喊道:“祁真,那朵花就是骞尧!”

    祁真正在得意洋洋炫耀自己,突然听到大师尊喊的话,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什么?

    骞尧没死?

    那刚才他不是已经变成枯萎的花朵了吗?

    一系列问号在他头顶上打转。

    这时候,那支巨大的花朵的花蕊开始分泌胶状物。

    对准祁真就滴落下来了。

    祁真一看,这东西绝非善类,滴在身上指定好不了。

    于是化身成剑冲上天空,躲开了胶状物。

    之后俯冲下来,对准巨花最薄弱的部位就是一剑。

    哪里成想,巨剑砍到巨花的身上之后,巨花的伤口处流出了胶状物。

    祁真一看,这还了得!

    迅速窜了出去,变回人形站定。

    骞尧一看,既然你如此狡诈,我只能硬来了。

    骞尧迅速种出了布满整个景贞观的花朵。

    每朵花的花蕊都分泌出胶状物。

    这下可遭殃了,景贞观内所有道士门徒都被胶状物束缚到了里边。

    只有北皇、六戈、黎柯、祁真飞上天空躲过了攻击。

    骞尧一看没能将祁真捉住,只好收回了所有的巨花。

    北皇道人气的浑身颤抖。

    他看着满目疮痍的景贞观简直难以接受。

    他吼道:“逆贼骞尧,你个卑微弃子,竟敢毁我万年道观,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说完就要施展仙能。

    祁真拦住说道:“师尊莫怒,徒儿还未败阵!”

    北皇虽然在气头上,但是对祁真真是爱护有加,听了他的话也就不在那么火气大了。

    北皇说道:“本尊看到骞尧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可以离开水。一定要限制他在有水的地方发动能!”

    祁真说道:“知道了师尊!”

    说完化身成剑杀向骞尧。

    祁真心想:“刚才那么多剑都没能将他伤到分毫,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能让他接触到水?那唯独将我的灵气释放化成光剑烘干他周围的水分这一招了!”

    想到这里,祁真立刻将自己灵气释放了出去。

    他的灵气在半空中聚集到一起,变成了一把剑。

    这把剑发出的光芒远比太阳的光芒还要剧烈刺眼。

    祁真说道:“骞尧,让你见识见识我最近才修炼出来的招数!”

    说完这把剑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以此类推,整个天空都被光剑布满。

    这剧烈刺眼的光芒照射的帛琉山所有的植物都开始枯萎了起来。

    骞尧一看,这是要干嘛?不让我接触不到水,你就要把帛琉山毁了?

    祁真的灵气光剑不只是发光那么简单,他一起朝着骞尧刺了过来。

    这剑要是刺到了骞尧,将会把骞尧融化到骨头渣子都不剩!

    骞尧自然不会被动。

    但是他真的不能化成花朵了,因为他接触不到水源了,哪怕是一滴口水也没有了!

    眼看着光剑一个接着一个的穿过了骞尧的身体,慢慢的化为了灰烬消失不见了。

    束缚着那些道士门徒的胶状物也都消失了。

    祁真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灵气。

    灵气回归本体的祁真来到北皇面前施礼道:“师尊!”

    北皇很是满意,终于看见自己的爱徒有了成就。

    虽然他把帛琉山的美景毁了。

    但是只要能有成就比什么都重要。

    等等!

    不对劲!

    怎么还能感应到骞尧的灵气?

    北皇、六戈、黎柯、祁真都感应到了骞尧的存在。

    但是他在哪里呢?

    就在大家都在四处张望之际。

    在远处的云端上小故的嘴里鼓鼓囊囊的好像含着什么。

    这时候小故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原来是一朵花。

    这朵花花蕊中分泌出了露珠,露珠渐渐显露出人的外形轮廓。

    最后骞尧完整无缺的变了回来。

    骞尧对小故说道:“谢谢你兄弟!”

    原来是小故奋不顾身将骞尧救了出来。

    骞尧遇见水就可以施展能,但是被祁真烘干周围水分的窘境时刻,小故以身犯险来到骞尧身旁,用嘴巴裹走了他的灵气。

    所以那个被祁真杀死的只不过是骞尧的本体而已。

    祁真说道:“真是个难缠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