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防不胜防

作品:《不道神界

    神夂言不由衷,被骞尧解开菖栎凝露的束缚之后就翻脸了。

    誓要将骞尧碎尸万段。

    万千树根从地下钻了出来,每一个树根头上都挂着一具尸骨。

    尸骨的灵气被神夂操纵着,向骞尧涌了过来。

    这些灵气虽然不情愿,但是被神夂的能束缚住了,只有听命与他了。

    这万千灵气如果包围住骞尧,他就会被撕的粉碎。

    骞尧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神夂杀害了好多无辜凡人,用以控制他们的灵气为己所用。

    真是可恶至极的家伙,看来我不除掉他,会有更多的凡人被他害死。

    想到这里,骞尧变成花朵飘向空中。

    像天女散花一般洒出千万朵鲜花,每朵花都含有能。

    每朵花的花蕊中分泌出了胶状物,纷纷滴落在这些无辜灵气身上。

    这些灵气终于摆脱了神夂的束缚,成群结队的离开控制自己的那个树根。

    他们都在感谢骞尧的搭救之恩。

    骞尧也没时间和这些灵气一一对话。

    因为神夂又发动了新的攻击。

    这次他将组成自己手臂的那些树根延伸了出来。

    延伸的树根一个分裂成两个,两个有分裂成四个,以此类推组成庞大的树根网。

    神夂说道:“我看你还哪里跑!”

    说完,树根大网开始围困骞尧。

    骞尧立马化身花朵,想要飘走。

    可是为时已晚,大网将骞尧围的是水泄不通。

    神夂一看机会来了,立刻动手将大网收缩。

    他想要把骞尧勒死在里边。

    万万没想到,被困在里边的骞尧消失不见了。

    神夂正在惊奇的观察树根网内部之时。

    自己身旁迅速生长出一支巨花。

    巨花蕊中分泌出一滴巨大的水珠。

    水珠落地之时形成了人的体型轮廓。

    渐渐的,那滴水珠居然变成了骞尧。

    神夂说道:“好小子,你师从何门?修能有些伎俩。”

    骞尧说道:“这些你毋须知道!”

    神夂说道:“好你个臭小子,如此蛮横无理,老夫要你懂懂规矩!”

    骞尧说道:“像你这等作恶多端的邪祟,与你谈何礼数!”

    神夂怒道:“休要猖狂,看招!”

    说完,他的树根拧成的双手并到一起,很明显能看到一股强大的能正在聚集。

    骞尧心说:“难道这是他的杀手锏吗?”

    在看神夂的双手中间那股能已经蓄积到满负荷。

    神夂说道:“去死吧!”

    说完,那股能开始了爆发。

    这股能如同电磁加农炮一般发射了出来。

    骞尧一看,这可不能硬拼,轻则伤残,重则性命不保。

    骞尧立马化身成花朵四散飘去。

    回头再看,那股能经过的地方片甲未留,所牵涉到地方如同核爆现场。

    更可怕的是,不只是这一下就完事了,神夂居然可以接二连三的发射。

    追着骞尧的踪迹一通猛攻。

    最后神夂实在太累了。

    没办法,才收了能。

    好险。

    幸亏我手脚还算利索,要不然必死无疑。

    骞尧一边想着,一边急促的吸入空气。

    神夂也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气体。

    骞尧说道:“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神夂说道:“不用急,老夫绝招还未用到!”

    骞尧说道:“那你没机会用了。”

    说完,施展开神花之能,从地下迅速生长出一支巨花。

    神夂说道:“故技重施不可取。”

    说完,他的身体消失了,都变成了树根迅速钻回地下不见了踪迹。

    神夂哪知道,这朵花的攻击方式并不是从花蕊中分泌出胶状物。

    而是,这支花的根系是攻击体。

    这朵花的根系充满了能,看见神夂躲到了地下迅速发动进攻。

    一声巨响过后,地表的土都被掀翻了。

    一节节的残断树根遍地都是。

    有些断树根如同壁虎的断尾一样在那里痉挛。

    许久,神夂没有再出现。

    难道被结果了吗?

    不可能吧,起码也是中级妖能的拥有者,不会被初级能打的灰飞烟灭吧?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感应到神夂的灵气。

    这时候,骞尧听到熟悉的人声在喊:“大木头,大木头!你在哪里?我是莹雪呀!”

    莹雪?

    不可能,他与大师兄已经定下婚约,怎么可能会出来寻我。

    骞尧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近。

    这下骞尧听的真而且真,真的是莹雪在呼喊。

    骞尧抬头仰望天空,发现不远处有一把飞箭正在疾驰而行。

    骞尧急忙呼喊道:“莹雪,莹雪!我在这里那!”

    莹雪听到骞尧的声音,立刻变回人形飘落到了地面上。

    两个人见面,居然词穷了。

    互相望着对方,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最终还是莹雪率先说话了。

    她说道:“大木头,你怨恨我吗?”

    骞尧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苦衷,我不会怨恨你!”

    莹雪接着说:“如果。。。如果说我和大师兄取消了婚约,你还会喜欢我吗?”

    取消婚约了?

    为何?

    骞尧心中有一万种答案和猜测。

    但是,他喜欢莹雪那是从骨子里的。

    任何外界因素都不可能改变骞尧的情意。

    骞尧说道:“我不知,你与大师兄何故取消婚约。但在骞尧心中你就是我的神!”

    莹雪眼眶又开始湿润了,她万万没想到,骞尧对自己如此钟情。

    其实这时候,骞尧和莹雪没注意脚下发生的一切。

    那些残断树根正在悄悄的钻回地下。

    莹雪说道:“大木头,从今往后,你我永远不分离好吗?”

    骞尧说:“嗯,永远!”

    刚说完,就听到神夂说话了。

    神夂哈哈大笑道:“好一对郎情妾意的神仙眷侣啊!但是永不分离却做不到咯!”

    说话间,从地下钻出来的树根形成巨大的能量网,将莹雪包裹到里边托入了地下。

    骞尧本想拽住莹雪,只可惜事情太突然了,被树根缠住手脚不能动弹了。

    等他化身变成花朵,脱离束缚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莹雪踪迹不见。

    骞尧施展能,从地下迅速生长出巨花,用花根感应神夂的灵气。

    已经是无影无踪了。

    正在骞尧无计可施之际,发现不远处有一小松鼠在瑟瑟发抖的看着骞尧。

    骞尧感应了一下它的灵气,原来是一只修炼不到二百年的松鼠妖。

    骞尧立刻来到它身边呵斥道:“小妖,拿命来!”

    松鼠妖带着哭腔的祈求道:“仙家饶命啊,仙家饶命!”

    骞尧又呵斥道:“饶你可以,快些说出神夂老巢在哪里?”

    松鼠妖说道:“小的也不知道啊,我只是他的巡山妖卒而已啊。我只能在这一片巡视,不能离开片刻的。”

    紧接着松鼠妖又说道:“我什么坏事都没做啊,请仙家明察!”

    骞尧问道:“那你见了我为何不跑?”

    松鼠妖回答道:“这座奈铭山本是我修炼能的地方,可是自从这神夂来到以后不但摧毁了我的洞府,还逼我修炼妖能,将我逐到这里片刻不得离开。今日见你可打败他,我便在这里驻足观战,只希望夺回奈铭山。”

    骞尧说道:“原来如此,那你。。。。。。”

    话没等说完,骞尧发现松鼠妖将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