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树妖

作品:《不道神界

    爱之深责之切,可能痴情的人,也是最容易舍得之人。

    隆鸰深知莹雪心中只有骞尧。

    而自己也是深爱着莹雪。

    看着莹雪如此肝肠寸断的决择,心中不免有些自责。

    莹雪答应嫁给自己,只是因为师父那一句:“骞尧若知道你是封印着他真龙灵气的封印仙女,他还会爱你吗?男人都是自私的,想想他老子南君的所作所为吧!”

    但是莹雪始终还是挂怀着他。

    隆鸰经过剧烈的内心斗争之后,最后决定放弃莹雪,给她自由的爱。

    莹雪自然是不干了,我刚把骞尧撵走,你也不要我了,我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所以她才喊着要自杀。

    云骁上仙真是愁在心头,情这个东西也不像是盘古大神造出来的呀,为何神人魔三界都有些扯不断的情情愿愿呢?

    莹雪要寻短见,飞身而起离了北天宫而去。

    隆鸰自然不能让她有闪失,随后飞身追赶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把莹雪追上了。

    隆鸰上前一把拽住了莹雪,讲她拉了回来。

    莹雪说道:“你都不要我了,还在意我做什么?”

    隆鸰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有多爱你吗?只是愚兄知道,你最爱的还是骞尧。将来无论怎样,就算是骞尧准备杀了你,你也会心甘情愿去死。所以我,只能放弃,只有你开心,我才开心,你不开心,我更不开心,你知道吗?”

    莹雪这才明白,原来大师兄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大的牺牲。

    莹雪说道:“师兄,我。。。”

    隆鸰打断道:“什么都不要说了,赶快去找那个傻小子吧,他要是想不开你就后悔莫及了。”

    莹雪只能眼含着万分欠意的泪水,望了望大师兄的脸。

    感觉自己完全不认识他了,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最终还是隆鸰推了她一把,说道:“还想什么呢,快去呀!我不会哭的,师兄是个硬汉子!”

    莹雪三步一回头的望着大师兄,渐渐的飞向远方。

    隆鸰真的做到了,他眼眶都没红,他认为这样的决择是对莹雪最深的爱。

    骞尧这时候已经是伤心欲绝了,他心想:“莹雪,你说过,这世间只有见到我,你才会无比开心快乐,为什么现在突然就要嫁给大师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也不知自己来到哪里。

    他用拳头锤着树:“莹雪!莹雪!莹雪!”

    锤了三下,树居然说话了。

    大树说道:“你到底是喜欢她呢,还是恨她呀?”

    吓的骞尧倒退好几步,问道:“何方神圣?现身说话!”

    大树抖了抖树杈说道:“是我呀!”

    骞尧问:“你一棵树怎会人言?”

    大树说道:“我乃妖宗树妖门的掌门神夂是也!”

    妖宗?

    树妖门?

    树怎会修炼成精呢?

    骞尧说道:“快快现身,否则我不客气了!”

    神夂哈哈大笑道:“想要见我灵气,先打败我本体再说。”

    说完,神夂开始对骞尧进攻。

    神夂身上的树杈开始伸长。

    神夂想用含有能的树杈将骞尧包裹起来勒死。

    骞尧立马化身花朵,这些花朵并非普通的鲜花,是含有能的。

    花朵飞速旋转,就像回旋镖一样。

    没一会儿功夫就将大树的树杈全部砍掉。

    神夂说道:“真没想到,有点能耐。”

    骞尧说道:“树妖,你无端攻击我做甚?”

    神夂回复道:“你锤了老夫那么多下,老夫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骞尧说道:“我乃无心之过,只因心中不悦,才会冒犯了尊体。在下无意与你为敌!”

    神夂说道:“你只要来到我奈铭山,就等同于入侵。老夫绝不放过你。”

    说完发起第二轮攻击。

    碗口粗五尺长的木桩,头上被削成细尖,飞速从暗地里发射出来。

    木桩直奔骞尧射去。

    这要是被它射到,身体都会被一分为二。

    骞尧立马化身花朵,朝着木桩飘去。

    花朵以螺纹旋转轨道,贴着木桩表皮经过。

    一声巨响过后,再看木桩,已是断为数截。

    骞尧刚变回人形站定,第二根木桩有射过来了。

    骞尧只好重新变为花朵,将这根木桩也截为数段。

    紧接着,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

    在短短几秒之内,骞尧被木桩攻击了上百次。

    骞尧一看,这样被动可不行。

    自己一再谦让,这个神夂也不讲道理呀!

    骞尧一咬牙,只能将他做掉了。

    想到这里,骞尧化身花朵朝着那棵没有了树杈的大树飘去。

    来到大树身旁,围着大树转了几圈,之后一运能。

    这颗大树被连根拔起,扔向半空。

    紧接着骞尧追上大树,又一次用花朵包围了它。

    一声巨响过后,这颗大树被炸的残皮断枝,缸口粗的主干被劈成了一条一条的。

    骞尧心说:“看你还怎么攻击我。”

    就在这时,地下居然有树根伸出来,而且还约伸越长,越伸越多。

    一个人从众多的树根中间显露了出来。

    这个人,年纪50多岁的样子,身上穿着浅绿色的衣物。

    头发和两条眉毛是绿色的,嘴唇是白色的。

    好多条树根拧成麻花状,组成了他的两条腿。

    仔细一看,原来两只手也是树根拧成的。

    他说道:“好你个小子,果真毁了我的本体。”

    骞尧说道:“老人家,骞尧并无冒犯之意,何必苦苦相逼?”

    神夂说道:“老夫说过了,只要擅闯我奈铭山者,杀无赦!”

    骞尧实在是没办法和他解释了。

    只有硬着头皮和他战斗了。

    神夂又一次展开攻击。

    类似棉絮一样的东西从神夂头发里陆续飘了出来。

    骞尧一眼就看出这些棉絮是有毒的。

    只要被人吸进去必死无疑。

    骞尧立马化身花朵,躲到了棉絮的范围之外。

    棉絮不依不饶,骞尧躲到哪里,它们就跟着飘到哪里。

    骞尧见状想到:“一味躲避不是办法,只有主动进攻才能让他住手。”

    想到这里,施展开神花之能,从地底长出巨大的花朵。

    花蕊中分泌出胶状物,正好滴落在神夂全身。

    神夂被束缚住了,那些棉絮也失去了控制,纷纷掉落在地上消失了。

    神夂喊道:“你是什么人?一个大男人居然使用鲜花做能,真是可笑,真是可笑,哈哈哈。。。。。。”

    骞尧说道:“住嘴,死到临头,还能笑的出来,真是不知羞臊!”

    神夂说道:“你以为你的初级能,可以和我的中级能对抗吗?想太多了!”

    说完,就想用自己的树根将胶状物吸走。

    可是一连试了好几下都没成功。

    这让神夂有了危机感,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色。

    骞尧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不在攻击我了,我就了放你!”

    神夂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快快放了我吧!”

    骞尧收回了能。

    可是被解开的神夂却说道:“臭小子,老夫今天非要让你死在奈铭山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