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家伙不听劝

作品:《不道神界

    杭暧和禹殳的战斗并不是很激烈。

    因为禹殳就是虹昆在人界的分身。

    所以禹殳是地表最强的修仙者,他的仙能也是不亚于虹昆的。

    禹殳爱惜杭暧有这么强领悟能力,能将妖能运用的如此精湛。

    因此他不想杀死杭暧,最好是能度化他修仙。

    杭暧又一次消失,估计是要展开新一轮攻击。

    他的碎碎妖能可以将自己碎化成任何一种物体包括生命体。

    禹殳真人微微笑道:“小半妖,别以为你变成一堆蜜蜂就可以瞒过贫道!”

    杭暧本想变成蜜蜂伺机而动,但是被禹殳识破了。

    只好变回人形,对禹殳说道:“老真人有些道行啊,看来我不用点狠招你是不知道小爷有多厉害!”

    禹殳笑道:“贫道已经悉知你的伎俩,无非也就是那几种招数而已!”

    杭暧气坏了,怒道:“休要猖狂,看招吧!”

    说完碎化不见了。

    突然禹殳觉得自己头特别疼,怎么感觉自己的头发丝在往脑袋里钻呢?

    哦,他原来碎化成头发丝混入自己头发里了。

    禹殳施展开超我形态仙能,护住头皮。

    杭暧自然没办法再往里钻了,只好释放能想要将禹殳的头颅爆开。

    禹殳头上一声巨响过后,杭暧恢复人形,禹殳却是安然无恙。

    这让杭暧大吃一惊。

    我用超我形态妖能对你的攻击,起码得让你头破血流啊。

    没成想他居然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杭暧说道:“你也修炼到超我形态了?”

    禹殳真人说:“贫道九千年的修为,岂是你一个区区三百年的妖能可奈何之!”

    杭暧说:“今日小爷认栽,封印我还是直接灭了我,悉听尊便!”

    禹殳真人微微笑道:“小半妖,有点意思!从没见过哪路妖怪自愿放弃抵抗的!哪一个不是殊死搏斗的!”

    杭暧说:“我就是不想活了,我觉得活着没什么意义了!”

    禹殳真人说道:“此话怎讲?”

    杭暧说道:“无耻之人伤我之身,无情之人伤我之心!今日又遇你这等强者,小爷万念俱灰,只求一死!”

    禹殳说到:“凡尘琐事皆是造化之因果。无论你是入邪道修魔,还是入正道修仙,且要将这些杂念抛诸脑后,方可掌握命运,自由如我。”

    杭暧说道:“老真人之意,我入妖道修魔并不是过错?”

    禹殳说道:“非也,非也。贫道只是做个比喻罢了。若是你执意修魔,他日便会丧失本性,心魔完全吞噬你的善良。你现在还没有丧失本性是因为你内心还有一份牵挂,这份牵挂特别坚定,所以你的本性一息尚存。”

    禹殳顿了顿又说道:“看来这次你的牵挂已经被斩断。心魔即将掌控你的最初本性,要是此时修仙,心魔自然除去。如若不然,你将被心魔所控,就会完全坠入魔道。”

    杭暧说:“老真人休要危言耸听,我杭暧虽入妖道,但向善之心从未泯灭!哪里来的心魔?我怎么就没察觉我体内有心魔?”

    说这话的时候,杭暧的双眼放射出红色光芒,甚是吓人。

    禹殳真人说道:“贫道九千年来所听所闻何止一点半点。术蝎妖帝传授你妖能,她自己也没想到你居然在内心有一处净地,心魔无法胜出。”

    杭暧打断禹殳的话说道:“不许你诋毁我师父,她绝非你所言那样邪恶!”

    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禹殳喊道:“老真人,与你多说无益,快些动手吧!”

    禹殳真人摇了摇头说道:“小半妖,如若他日你我再次遇见,你依旧可压制心魔便罢。如若完全遁入魔道,再杀你不迟!逃命去吧!”

    杭暧完全没想到,这位降妖除魔的老道士居然放过自己了。

    杭暧说道:“老真人,这是何意?”

    禹殳真人说道:“你并非作恶多端之人,或许会有弃魔入仙之日,今日我将你杀了,岂不可惜!”

    杭暧哈哈大笑说道:“弃魔入仙?那是绝无可能!你不要后悔,若他日你我相见,定是你碎尸万段之时。”

    禹殳真人捋了捋胡须说道:“好啊,贫道切要看你能奈我何!”

    杭暧说道:“老真人,后会有期!小爷走也!”

    说完,杭暧化身成一堆蜜蜂飞走了。

    这时候,躲在草丛里的几个兵卒不干了,他们跑上前来围住了禹殳真人。

    大吵大嚷的说:“喂老道!你为什么放走妖怪,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禹殳真人不慌不忙,捋了捋胡须说道:“休得无礼,你等凡人岂能看懂天机?”

    这几个兵卒完全没有了刚才吓的屁滚尿流的那怂样了。

    开始气焰嚣张的起来了。

    对禹殳那是相当的不敬。

    指手划脚骂开了花。

    一个看似是这几个兵卒的头头,他对禹殳真人说:“老道,他杀了我们大将军,是个十恶不赦之人,你为随意易将他放走?跟我们到衙门过过堂。”

    说完就上前去抓禹殳真人的臂膀。

    禹殳真人伸出二指轻轻的点在这位头目的手肘之上。

    这位头目顿感浑身发麻动弹不得。

    口眼歪斜,顺着嘴角流口水,就像偏瘫了一般。

    剩下的几个兵卒一看,这还了得?

    敢对我们十夫长出手,有一个说:“兄弟们上,把老道士抓起来。”

    这时仙鹿一声鸣叫腾空而起,架上云端消失不见了。

    这几个兵卒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仙人啊。

    吓的赶紧跪倒磕头,高喊:“仙人恕罪,仙人恕罪!”

    天上一道金光闪过,那位十夫长恢复了正常。

    十夫长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有知。

    他问旁边的一个兵卒道:“怎么了?”

    这位兵卒回答道:“十夫长大人,您不是命令我们去抓那个道士去衙门吗?”

    十夫长说:“我何时说了?”

    嗯?。。。。。。

    几个兵卒一头雾水,明明是刚才十夫长自己亲口说的话,这一会儿功夫不承认了。

    是不是被老道士点那一下子,给点傻了呀?

    不管怎样,十夫长说自己没说,这些兵卒也不敢和他去争辩。

    十夫长说道:“既然大将军被害,我们得赶紧回大营去禀报大帅和军师才行。”

    其实他们这些兵卒根本没注意到,在离他们不远处有一堆白骨正在慢慢的被三味真火焚烧着,即将要化为灰烬。

    原来禹殳真人点那一下,使用仙能将那附着在十夫长体内鬼魂驱杀。

    亚来鬼王正在鬼阁盘膝闭目而坐。

    突然睁开眼睛说道:“好你个禹殳真人,竟敢灭我鬼宗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