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伤过的心

作品:《不道神界

    被爱琊老祖掳走,生死未卜的骞尧居然会出现这里,而且还拥有了能,这让在场三人惊讶不已。

    莹雪不敢相信,这不可能啊,自己的灵封印着他的灵,他根本不可能拥有能啊,简直不可思议。

    骞尧对着杭暧说:“我记起你来了,你是小乞丐。”

    杭暧说到:“嗯,是的。你是那个大笨蛋吗?现在和那时候真是天差地别,我都不敢相信你是大笨蛋了!”

    这时候骞尧居然对着杭暧怒目圆睁,说道:“你竟然入了妖道,还杀害凡人,虽然你对我有恩,但我不能容忍你的罪行!”

    说完,骞尧施展开神花仙能。

    他用手一甩,凭空出现好多朵鲜花朝着杭暧极速攻击。

    别看是鲜花,但是都含有能的。

    被这鲜花碰到,轻则伤残,重者粉身碎骨。

    杭暧被骞尧这一举动完全惊呆了。

    他没想到,第二次和大笨蛋见面是这样的场景。

    鲜花从杭暧身体中穿过,其他人绝不可能全身而退。

    但是杭暧已经升级到超我妖能形态,骞尧这初级能的攻击根本不算什么,愣是挺了过去。

    骞尧一看,这家伙不简单啊。

    只能用点狠招了。

    骞尧运行能,从地下迅速生长出一支花,这支花非常巨大,高有五丈,花朵都比人大一圈。

    这巨花从花蕊中分泌出胶状的粘物质,不偏不倚的滴落在了杭暧身上。

    这时候杭暧发现自己没办法碎化了。

    难道这能,是专门克制我的妖能的吗?

    在看骞尧,再次运行能,胶状物开始燃烧。

    杭暧被烧的很痛,但是比不过他内心的痛。

    杭暧说:“我视你为兄弟,你却待我作仇敌!”

    说完,杭暧施展开全部的能,将胶状物撕的粉碎而脱身。

    杭暧飘在空中又说了句:“伤我心者,骞尧也!”

    然后变成粉尘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莹雪来到骞尧身边说道:“大木头,你怎么会拥有能了?那个爱琊老祖没把你怎么样吧?”

    骞尧回答:“爱琊老祖现在是我师父,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能的奥秘!”

    隆鸰带着伤,勉强来到骞尧身旁问:“骞尧,既然他是你师父,那你应该知道他是三界之中哪一界的?”

    骞尧回答道:“界外之人!”

    隆鸰立即说道:“胡说,这世间从未听说还有界外之人,你若有隐瞒,定是魔界之人!”

    莹雪生气了,说道:“大师兄,你莫要乱讲!”

    隆鸰见到莹雪生气了,就不敢在说什么了。

    莹雪继续问道:“大木头,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骞尧回道:“我正在修炼,师父告诉我说你有难,于是我被师父送到了这里,果然发现你要被那半妖伤害。我就出手阻止了他!”

    莹雪心想:“看来,爱琊老祖这个人并非凡人,恐怕南君大帝都不是他的敌手。”

    隆鸰听到爱琊老祖能够预知灾难,并且还能瞬间行走千万里路,也是后背发凉。

    不知道是敌是友,如若是敌,神界恐怕无人能敌。

    莹雪又问:“大木头,你的修炼还未达出关程度,接下来打算怎样?”

    骞尧说:“我要回那里继续修炼!”

    莹雪追问:“那是哪里?”

    骞尧说:“师父不准许我说出修炼之地。”

    莹雪有些不满的说:“难道,连我都要隐瞒吗?”

    骞尧:“我。。。。。。”

    隆鸰插话道:“师妹,亏你还对他有情有义,最终还是人家师父的话,比你更重要!”

    骞尧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找不到什么词!

    正在骞尧为难之际,天空中突然闪现出许多光环,光环套住骞尧整身升上天空消失不见。

    很明显,爱琊老祖怕骞尧说出自己的所在,将其召回了。

    莹雪眼看着骞尧又被带走了,十分的懊悔。

    如果自己没有逼问骞尧修炼之所,或许爱琊老祖也不会这么快将大木头带回。

    莹雪又开始哭了,一是觉得自己对不住骞尧,

    二来,又怕失去骞尧。

    明明是封印人家灵气的封印仙女,还要爱上人家。

    估计骞尧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后,恨自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爱自己呢?

    隆鸰在一旁不住的劝说,骞尧心地善良,没有你想的那样,不要自责了等等。

    其实,隆鸰最希望骞尧不在喜欢莹雪了。

    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和莹雪双宿双飞了。

    隆鸰最后说:“既然已知骞尧安然无恙,我等也该回北天宫了。免得师父他老人家惦念啊!”

    莹雪强忍住伤心的泪水,说到:“嗯,那我们回北天宫等着骞尧出关吧!”

    两个人化剑飞行,回转北天宫而去。

    再说骞尧,被爱琊老祖施展能带回虚无山。

    骞尧见到爱琊老祖就说:“师父,我还有好多话没和莹雪说呢,您怎么就把我召回了呢!”

    爱琊很和蔼的说:“傻徒弟,你没发现那个隆鸰急切想要得知你的修炼之所吗?若不将你召回,我这虚无山近万年的清净岂不荡然无存了吗!”

    骞尧心想也是,刚才那个隆鸰在逼迫自己一会儿,自己就会和盘托出了的。

    骞尧说:“都怪徒儿意志不坚,险些酿了大祸!”

    爱琊继续说:“以后切莫动摇主张,随人意走成不了大气候。”

    骞尧说到:“谨遵师父教诲!”

    爱琊说:“好啦,速速回到你的洞府修炼去吧!”

    骞尧说了一声是,退出爱琊的洞府,转身回道自己洞府修炼去了。

    伤心而走杭暧,漫无目的在空中飘荡。

    他也不敢下去找凡人问路了,因为畲魍山是妖怪的驻地,凡人恐怕是都知道的。

    杭暧忽然想起了甄华镇。

    问甄华镇总该没人害怕吧?

    到了甄华镇我就可以知道畲魍山大致的方位了。

    杭暧看见路旁有一顶盔掼甲的将军,领着一队骑兵尘土飞扬的冲过来,走到这片草场这里停住。

    这位将军下令:“全体将士在此歇息,也给马儿吃着青草,然后好赶路!”

    众兵卒应了一声,纷纷下马栓马,然后盘足而坐。

    杭暧心说:“就问问他吧!”

    下定决心,在背人的地方变回人形,来到这伙人面前。

    杭暧上前深施一礼,说道:“将军有礼!”

    这位将军飘了一下杭暧说:“有屁快放,甩什么文词!”

    杭暧继续问道:“将军可知这甄华镇在哪里么?”

    将军不耐烦的说:“不知不知!快些滚!”

    杭暧有些失望。

    但是将军另一句话可把杭暧气坏了。

    将军说:“看你细皮嫩肉的,让老子把你炖了犒赏兵卒!”

    杭暧变成粉尘,将这位撕的粉碎。

    其他兵卒吓的魂都没了,高喊着:“有妖怪呀,有妖怪呀!”

    他们四散奔逃。

    不一会儿,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