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痴情满满

作品:《不道神界

    骞尧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心中无比的兴奋。

    骞尧知道自己是南君大帝的弃子,母亲也是被他害死的,但他却没有憎恨他。

    只是暗下决心,他日必定要超越他,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让他的心受到强烈的自我谴责!

    骞尧继续在虚无山修炼暂且不提。

    回到了北天宫的仙子们都对帛琉山桃沁花百里赞叹有加,只是隆鸰和莹雪都没有心思去参加讨论。

    这让仙子们也很扫兴,毕竟大师兄和二师姐是她们的主心骨,什么事情都要他二人参加才会觉得有意义。

    因为,自从骞尧被掳走之后,莹雪整日以泪洗面,总觉得自己已经和骞尧无缘再见了。

    无论隆鸰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

    他们哪有心思参加仙子们的讨论呢。

    这一天,隆鸰只好把天宫灵鸟,胤戜鸟请来哄她开心。

    胤戜鸟每天都在莹雪旁边喊:“哎呀,哎呀,有个小仙子羞羞。哎呀,哎呀,有个小仙子羞羞。”

    就这样在莹雪的仙阁里吵吵嚷嚷,其他仙子们本以为会让莹雪生气。

    可是喊来喊去,莹雪终于搭茬了。

    莹雪说到:“闭嘴,你个小东西,知道什么?”

    胤戜鸟用爪子捂着脸说:“哎呀,我什么都知道!我羞羞啦!”

    莹雪终于被胤戜的搞怪动作逗笑了,说:“小东西,你说当一个喜欢的人永远离开了,都会这么心痛吗?”

    胤戜回答说:“不懂你们仙人的心思,我认为两颗挨的很近的树不小心长在一起了,一棵被砍掉了,就算根不是一起的,留下的那一棵也会痛吧!”

    莹雪惊奇的说:“小东西,看来你不是一个单纯的小鸟啊!”

    胤戜回答说:“人家从前也是雌雄一对的呢!”

    莹雪问道:“那为什么现在只有你一只?”

    胤戜回答说:“唉,说来话长!”

    于是胤戜说出了它为什么现在只剩一只的原因。

    当初,雌雄胤戜都是乙逍仙婢的宠物,因为乙逍被押入天牢,雌胤戜去阻止天兵抓捕乙逍,被天兵打伤坠落凡间。

    公胤戜为了保护雌胤戜也被打落凡间。

    受伤掉落在人界的公胤戜带伤寻找雌胤戜昏倒在密林当中。

    被路过的云骁上仙救起带回北天宫疗伤。

    伤愈之后,公胤戜继续下界去寻找雌胤戜,几百年都没找到,只好伤心的回到了北天宫。

    一千多年来,公胤戜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就出去寻找雌胤戜,累了就回来北天宫修养,从未放弃过寻找。

    莹雪问道:“那你还想她吗?”

    胤戜回答说:“一千多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她,但是我坚信,她一定没有死。只要我不放弃寻找,最终一定会找到她的。”

    莹雪叹了叹气,心中暗想:“真是同病相连啊!”

    这时候胤戜说:“不要放弃,一定要坚信,你还会见到他的。”

    莹雪心想:“连一只灵鸟都会有这么大的信心,我作为仙家,怎可以如此绝望?”

    于是莹雪对胤戜说:“那我们相互鼓励吧,都要巡回自己的那个它哦!”

    胤戜说:“一言为定哦。”

    然后一根手指头和一只鸟爪相互顶了一下,算是击掌为约了。

    隆鸰看见莹雪不那么难受了,他也觉得好受了很多。

    这一日,莹雪突然来到云骁上仙的仙阁里,向师父辞别说:“徒儿下界去寻找骞尧!”

    云骁上仙听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寻累了就回来,毕竟那爱琊老祖是何方神圣,就连为师都不曾听过!”

    莹雪应了一声:“是”

    下了北天宫踏上了寻找骞尧的征途。

    莹雪走后不久,隆鸰也来请示说:“二师妹她不和我双剑合璧,很难斗得过魔四宗那些妖魔,徒儿想暗中保护二师妹。”

    云骁上仙说:“为师问你一句话,即使他日莹雪找不到骞尧,也不会喜欢你,那你甘愿为他付出而无怨无悔吗?”

    隆鸰很深沉的说:“师父,徒儿喜欢二师妹,固然她从未喜欢过徒儿,徒儿对于为她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悔!”

    云骁上仙叹了口气说到:“我的徒儿们为何都是如此痴情之辈啊!既然你不图回报、心甘情愿,为师也不想阻拦你等之事!去吧,去吧。”

    隆鸰应了一声,尾随着莹雪而去。

    这时候站在云骁上仙身旁的胤戜鸟说到:“上仙,看着这两个痴情种,我也是蠢蠢欲动了,也该出去寻我伴侣了,就此别过!”

    说完,煽动翅膀下了北天宫来到了人界。

    云骁上仙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想:“当年,乙逍妹妹不听我劝告,非要去南君大帝那里做什么仙婢,还做了那么多蠢事。如今看来,痴情这种东西就是一个无底深渊啊!”

    仙子们看着这三个痴情种也是议论纷纷。

    尤其是和莹雪感情最好的觅香仙子和蝶悟仙子很是好奇。

    觅香仙子对蝶悟仙子说:“师姐,你说男人这个东西真的那么好吗?一个一个的都是和大师兄一样的体贴入微吗?”

    蝶悟回答说:“据说男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不是个个都像大师兄这样,你不看那个骞尧痴呆捏傻,笨的要死吗,真不知道二师姐喜欢他哪里!”

    觅香仙子满脸坏笑的说:“师姐,平日里我见你对大师兄那也是倍加体贴,又是斟仙露又是採仙果的。莫非,你对,大师兄也是一片痴情不成?”

    这下可让蝶悟仙子脸上挂不住了,娇羞的她拿起拂尘一边打觅香仙子一边说:“好你个师妹,真是岂有此理。本仙家何时对大师兄痴情了?身为仙家真是不知羞臊,本仙家要打的你不在胡说不八道!”

    觅香仙子也不能干挨打啊,她一边笑一边躲避蝶悟仙子的拂尘,两位仙子一前一后追逐起来。

    两位仙子在修仙台上打闹嬉戏。

    一切让云骁上仙尽收眼底,她心说:“我这北天宫是要让情种称霸了吗?”

    于是怒气冲冲的来到修仙台,呵斥道:“住手!”

    觅香仙子和蝶悟仙子吓的连忙停止了嬉闹,来到师父面前施礼道:“师父!”

    云骁上仙怒斥到:“哼,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隆鸰和莹雪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也就忍了,可是你等仙女决不允许有任何儿女之情,来到北天宫是要修道成仙的,被那些凡尘的东西一旦沾染,你还有何心思去修成正果?”

    觅香仙子和蝶悟仙子偷偷的吐了个舌头,相视失望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