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出现吧爱琊

作品:《不道神界

    兖雒乃是帛琉山振山神兽,常昼伏夜出,生性孤僻,见生人就会激起怒气而攻击之。

    兖雒这次夜出,恰巧遇见相互寻找的骞尧、莹雪、隆鸰三人,因为兖雒无端攻击他们,所以被他们联手杀死了。

    其实就在他们与怪兽打斗之际,不远处的悬崖峭壁上有一张若隐若现的巨大的人脸,兖雒感应到的是他的灵气,感应到巨大的威胁存在,只不过找不到那张脸的准确位置,所以误以为骞尧等三人是入侵者,就展开了攻击。

    而且他们三个人其实是冤枉的,就凭他三个人的剑气根本伤不到兖雒的,是被那张巨脸发出的能给杀死的。

    巨大人脸听到北皇的喊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骞尧、莹雪、隆鸰被北皇用绳索捆绑,牵到了道场中间的石台之上。

    此时已是鸡鸣狗吠,五更钟响。学道的新老门徒已经悉数集结到道场当中。

    众位门徒看见眼前这一幕,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这是怎么了?他们三个人为什么被大师尊五花大绑起来了?

    一时间门徒们众说纷纭,嘈杂之声异常混乱。

    北皇大喝一声:“肃静!”

    这些猜测瞎编的门徒的吵嚷声戛然而止。

    这时候六戈也赶到现场,他已经感应到兖雒之死,所以来到北皇身边想看看是谁痛下毒手的。

    见了骞尧、莹雪和隆鸰,有些不敢相信,就凭他们三个也能杀死兖雒?

    这几天,虹昆也在观内修养,感应到兖雒被害,他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只是大哥毕竟是观主,他不便参与其中,之在一旁思索着什么。

    北皇继续说道:“昨晚这三个孽障,竟然双剑合璧三人合力杀死我帛琉山震山神兽兖雒,实乃大逆不道之举。”

    这时候又一次激起了众学徒们新一轮的言论**。

    有的惊讶,有的惋惜,有的愤怒,有的心疼,各种各样的表情真是千姿百态。

    这时候六戈喊到:“安静!”

    门徒们立即鸦雀无声。

    北皇继续说道:“如此十恶不赦之人,本尊岂可善罢甘休,莹雪和隆鸰乃是北天宫之人,本尊将交由云骁上仙发落。骞尧曾是我景贞观门徒,理当由本尊亲自发落。”

    这时候虹昆插言道:“大哥且慢,你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依他三人之力,怎会是兖雒的敌手?怎会轻而易举的将兖雒斩杀?你不三思而后行,怎可盲目判断?”

    北皇被问住了,他说:“这个。。。。。。”

    拉了好长的音也没能说出所以然,只好问隆鸰到:“当真是你等三人所杀?”

    隆鸰回答:“师叔,当时情况紧急,徒侄几人也是忙中出错,失手杀了那怪物!”

    虹昆立即呵斥道:“住口,你的仙能虽说修为甚好,但兖雒之护体兽能与我一般不二,岂是你等所伤及的,赶快说出实情。”

    此时骞尧却说:“叔父,却是孩儿等三人所杀,孩儿愿受大师尊发落。”

    虹昆气的七窍生烟,指了指骞尧,也只能说出:“你!”

    莹雪也急了,急忙说到:“不关大木头何事,他只是人随剑走罢了。一切皆由我莹雪所为,所有罪过都由本仙子承担。”

    隆鸰见莹雪要承担全部责任,他也急坏了。

    连忙喊到:“不不不,都是本仙子提议双剑合璧,才会惹出祸端,一切全由本仙子受惩!”

    在门徒当中,祁真想到了什么,来到北皇近前,在其耳边呢喃了几句。

    北皇说到:“都不要争了,祁真有话要说。”

    这时祁真大声的说:“诸位师兄师弟,众所周知,昨夜乃大师兄值夜巡山之职。怎奈他与我饮了几杯仙酿不胜酒力,由我代为出任。路过天貅崖之时,忽听有打斗之声。前去查探,发现骞尧手握利刃与兖雒争斗,他有一种能在护体,我竟不得靠近。随之他运剑劈兖雒之际他护体之能先将兖雒斩杀。”

    北皇问:“这么说,杀死兖雒之人仅是骞尧一人?”

    祁真回答:“千真万确!”

    虹昆气的上前就要质问祁真,但是被被北皇拦住了。

    虹昆只能怒责祁真到:“一派胡言,骞尧之能出生后就被封印,怎会有那么强大的能出现在他这空空躯壳之上?”

    莹雪也急了,朝着祁真说到:“你这卑鄙小人,因何要接二连三的害大木头,本仙子非结果了你不可!”

    但是被六戈拦着不能上前。

    骞尧听到自己是空空躯壳这句话,简直难以置信。

    骞尧心想:“因何我的能出生后就被封印了?到底什么人所为,我又是谁的孩子?他们是死是活,为何将我抛弃不顾?”

    北皇却很得意,他说:“此事既然与莹雪和隆鸰二位徒侄无关,那本尊不能诬陷好人。”

    说完收走了莹雪和隆鸰身上的绳索。

    虹昆是前所未有的愤怒,他指着北皇的鼻子说:“大哥,你是老糊涂了吗?祁真明明是在说谎,你居然还要护着他!”

    北皇很坚定的说:“三弟你有所不知,祁真是表面看似刁恶之徒,其实是个诚实可靠的孩子。”

    虹昆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了,他大喊到:“北皇道人,本尊最后喊你一声大哥,今后你我互不相识,兄弟亲情一刀两断。”

    说完,一记空翻跃上云端愤然离去。

    六戈想要拦住虹昆,无奈虹昆仙能盖世,加之怒气正盛,只好作罢。

    莹雪被解了绳索,立即化剑欲将祁真一分为二,被骞尧一句:“莹雪住手!”给拦了下来。

    骞尧接着说:“祁真师兄所言属实,我却有秘密之能护体,兖雒的确由我先行斩杀,后才由你二人剑气劈过。”

    莹雪哑口无言,这大木头真的太木了,你有没有能我还不了解吗?你这是在一心求死吗?

    祁真心想:“最好将你五雷轰顶!”

    隆鸰心想:“这就是祁真所说的在帮我?”

    六戈道人说到:“既然骞尧你已认罪,我和你大师尊可要发落你啦!”

    骞尧坚定的说:“此事皆是我一人之责!”

    北皇说到:“好!那本尊可要引天雷将你五雷轰顶!”

    就在这时,那张巨大的人脸浮现在空中,笑的格外狂放,笑的在场众人无不胆战心惊。

    北皇望向巨脸问道:“何方妖魔,报上名来!”

    这张巨脸笑眯眯的答复到:“我乃众神之王爱琊老祖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