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隆鸰的苦恼

作品:《不道神界

    帛琉山景贞观内,众人瞪大了眼睛观察骞尧。

    尤其是祁真,心里忐忑不安。

    祁真是害怕,心中有愧,见到跌落星殊崖后安然无恙的骞尧,恐惧加愤恨交织在一起,使得他面无血色,木讷的凝视着骞尧。

    此时骞尧见到祁真也是恨到极致,眼中放出愤怒的光芒,对视着祁真。

    这时候,也不知道哪个门徒喊了句:“牧戎懂师弟哪里去了?”

    又一个回复:“见他独自一人寻巫斋去了。”

    北皇有些着急,说到:“实属不自量力,他怎能打败巫斋呢?恐是凶多吉少,派些人下去速将他寻来!”

    几十号门徒应了句:“是!”便结伴下山而去。

    虹昆见了骞尧平安无事心中甚喜,上前把住骞尧的双臂说到:“尧儿啊,你让叔父好生担心啊,我都以为你不在世间了呢!见你安然无恙叔父都要喜极涕零了。”

    说完,用衣袖拭去眼角欲将滚落的泪水。

    骞尧急忙跪倒,说到:“尧儿不孝,让叔父担心尧儿了。”

    虹昆急忙搀扶起骞尧说到:“尧儿快些起来,想必你已在北天宫有些时日了,是否以参透能的奥秘?”

    骞尧挠了挠头,有些欠意且委婉的说:“尧儿,尧儿还未,还未曾参透!”

    虹昆有些惋惜,但是安慰道:“哦!无妨,无妨,会有参透之日的,不必捉急!”

    北皇道人觍着脸过来说到:“骞尧啊,既然没事就好,祁真和牧戎懂也是无心之过,你就原谅他二人了吧!”

    虹昆听了此话,着实有些震怒:“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在看他大哥一眼。

    骞尧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听见北皇替祁真和牧戎懂求情,心中立刻起了悲天悯人之情怀。

    骞尧对北皇说到:“无妨无妨,大师尊勿须自责,二位师兄也是年少鲁莽之过,骞尧不记恨他二人就是了!”

    北皇十分高兴,六戈也是喜出望外。

    北皇接着对隆鸰仙子说到:“徒侄啊,若北天宫暂无要事,那就留在帛琉山多住几日,我帛琉山的景色可是三界最美的。”

    隆鸰仙子答复:“北天宫要事并不多,既然大师叔有此盛情,我等恭敬不如从命了。”

    就这样,骞尧、莹雪、隆鸰携众弟子要在景贞观逗留几日。

    要说美景,帛琉山馨珠峰的《桃沁花百里》是最美的了。

    这桃沁花百里,足有百里之之长,蟠桃错落有致的生长在万紫千红的繁花之中。

    各类叫不出名字的野花千姿百态、各领风骚,让人眼花缭乱,这班美景恐怕是做梦也难看见几回。

    诸位仙子们在里边游玩的是不亦乐乎。

    骞尧和莹雪携手并肩在一另处有些幽静的地方有说有笑的漫步。

    其实其他仙子们也都看出些端倪,所以都有意绕开了骞尧和莹雪。

    唯独有一人看着骞尧就气儿不打一处来。

    这个人就是隆鸰仙子,他越看骞尧越是愤恨,看着莹雪心里无比的酸楚。

    他不近不远的跟在骞尧和莹雪后边,却也只有眼气的份。

    隆鸰是不是也会跑过去掺乎在他们的二人世界,不过没说上几句话就被莹雪支到一边去了。

    隆鸰仙子一边眼气,一边回想着当初莹雪和自己一同修能的情节。

    一起化剑飞天,一起习练功法,一起探讨能学的深奥定理,一起在北天荷池喂仙鱼,一起在为师父去仙潭取水,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啊?!

    还有自己经常下界去摘人界的鲜果给莹雪吃,那时候莹雪最喜欢吃自己给摘的果子了。

    现在,被这个弃子夺取了心爱的莹雪,隆鸰的心真的很痛,自己想:“如若我是凡人,定会找个无人之地大哭一场。”

    眼下正是五百年一结果的蟠桃结果的时节。

    为了讨好莹雪,隆鸰大清早去桃沁花百里的潘桃树上精心挑选了几颗大蟠桃哪来给莹雪吃。

    可是刚刚拿给莹雪,莹雪转手就一颗大蟠桃塞到骞尧的嘴里。

    莹雪说:“谢谢你哦,大师兄。”

    隆鸰心里觉得美滋滋的,他做的事情能让莹雪高兴,他就会很快乐,很快乐的。

    但是看见骞尧也在吃自己摘的蟠桃,立马就不高兴了,他呵斥骞尧道:“谁让你吃的,这是我摘给莹雪的,你凭什么吃?你算什么东西?给我吐出来!”

    吓的骞尧差点把咽下去都给吐出来了。

    莹雪很是为难的说到:“哎呀,大师兄,你因何要对骞尧如此刻薄嘛,不就是桃子嘛,哪有那么珍贵呀?”

    隆鸰说到:“师妹你有所不知,此乃五百年才可开花结果一次的蟠桃仙果呀,而且这是整个桃沁花百里最大最嫩的几颗果子呢,我挑选了一清晨的,怎可让这小子食了。”

    莹雪有些过意不去了,毕竟这是大师兄用了心的,在他面前给骞尧吃,属实会让他伤心。

    但是,莹雪也明白隆鸰的心思,只不过从前是出于同门师兄妹,不好意思让隆鸰难看而已。

    莹雪也在想,自己应该早些告知大师兄自己没有喜欢过他,不然也不会让大师兄误会自己喜欢他呀,就算是喜欢也不是那种的喜欢呀!

    莹雪对隆鸰说:“师妹有过,让师兄难过了,望师兄海涵!”

    隆鸰当即说到:“师妹严重了!”

    说完,隆鸰跑出去了。

    这一日,隆鸰一大早来到骞尧和莹雪旁边说到:“师妹,据说清晨星殊崖的仙气最浓,据说可提高仙能等级呢。。。。。。”

    隆鸰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旁的骞尧听到星殊崖三个字,即刻想起了被雷击中的那一瞬间,当即蜷缩到一个角落战战兢兢的说:“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莹雪当时就心有不悦了,他对隆鸰说:“大师兄,你是不是故意说及那个字的?你不知他在那里遭人陷害的吗?”

    隆鸰:“我。。。。。。”

    莹雪:“我什么呀,你快些离开这里吧!”

    隆鸰咬牙切齿的指着骞尧说:“臭小子,你是否故意陷害本仙子的?”

    莹雪急忙喊到:“大师兄,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的!”

    隆鸰仙子看了看骞尧,再看了看莹雪,简直是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没能比过一个弃子的呢?自己哪里不比他强啊?

    只是,莹雪一再要求隆鸰离开,隆鸰也只好灰心丧气的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