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六把神器

作品:《不道神界

    巫斋被六戈道人的半路插手,搞得有些小愤怒。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个年迈的道人放在眼里,他心想:“最好整个景贞观的道士一起上,我一并收拾了!”

    术蝎妖帝在后边提醒到:“徒儿,不要轻敌,这个六戈道人有六把神兵利器,个个都是天外之物,刚才他用的是‘现形剑’,他还有‘锁能刀’、‘定妖弓’、‘镇魔戟’、‘噬灵矛’、‘万灭锏’,你要小心应付!”

    巫斋说到:“师父放心,我已知晓!”

    六戈冷笑了几声说:“娃娃,你身为凡人,竟然甘愿入妖道,本尊便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巫斋回复:“别废话,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六戈道人有些震怒,说到:“好大的口气,今日叫你有来无回!”

    巫斋没有继续与他多费唇舌,直接变成粉尘消失了。

    六戈明白,不用现行刀剑是没办法治住巫斋的,于是他从袖口中取出现行刀剑,默念口诀将剑扔向半空。

    现行剑变成巨大的闪着蓝光的巨刀剑,又一次将巫斋打回了人形。

    巫斋刚一变回人形,六戈从袖口中取出锁能刀,默念口诀扔向半空,锁能刀即刻变成一把巨刀在空中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巫斋发现自己不能运用能力了,知道这就是锁能刀了。

    紧接着,六戈从袖口中取出一把小弓箭,默念口诀,即刻变成一把大弯弓,六戈搭上八把箭,拉满弓射到了巫斋的四面八方。

    巫斋没办法动弹了,知道这是“定妖弓”。

    六戈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从袖口中取出“镇魔戟”,默念口诀扔到半空,镇魔戟闪着蓝光在空中飘荡。

    巫斋顿感浑身就要被挤扁了一般的疼痛,他惨叫了几声之后,嘴角已经见到血丝了。

    六戈有些忘乎所以,摇头晃脑的把噬灵矛取出来,默念口诀扔向半空,噬灵矛变成一丈多长,闪着蓝光插进巫斋的胸口。

    巫斋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衣服都有些破碎了,头发也开始散乱。

    在场众人,有的心疼,有的解恨,也有的舍不得,还有的心急如焚。

    心疼的是牧戎懂,虽然刚才险些遭他毒手,但是他很敬佩巫斋,觉得就这样被打的灰飞烟灭实在是可惜了。

    解恨的是黎柯和祁真,他们心中无比兴奋,让自己出糗的臭家伙马上就要被打的灰飞烟灭了,连灵气都不剩,真是大他二人的心。

    舍不得的自然是六戈,悟性这么好的人,既然入了妖道,要是早些来我景贞观,岂不是我道宗的掌上明珠,不过他既然入了妖道,只有让他消失才是最好的决择,免得日后让他兴风作浪。

    心急如焚不用说,肯定是他师傅术蝎妖帝,她心想:“好不容易**了这么一个顶尖徒弟,告诉他要小心了,他还是没能躲过六戈的攻击,这六把神兵利器我也不能应付,没办法将他救回,看来今天我徒儿命不久矣啊,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永别了!”

    六戈最后还是把杀手锏拿出来了,从袖口中取出一把小锏,默念口诀扔在向半空,小锏顷刻间变成五尺多长,闪出无比耀眼的蓝光,巫斋开始慢慢的、一点点的消散在空气中。

    巫斋那张俊美的脸是最后消失的,起初是无比痛苦的样子,面目狰狞、扭曲,但是在最后一刻他笑了,除了牧戎懂其他人都没发现。

    牧戎懂以为自己眼花了,所以他也就没在意。

    这时候北皇突然想到了什么,掐指算了算,觉得很满意点了点头,又捋了捋胡子。

    六戈道人冲着术蝎妖帝说到:“妖女,你的如意算盘又打错,是你自己回去还是,有本尊请你回去?”

    术蝎妖帝虽然是个妖精,但也有着七情六欲,眼看着自己爱徒被打的灰飞烟灭,灵气都不剩。心疼、怜惜加懊恼,如今六戈这样气她,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就在术蝎妖帝准备拼死一战之际,忽然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弄得在场众人神色各异,四处张望并且猜测到底是什么人在笑。

    术蝎妖帝一下子听出了笑声就是巫斋发出的,她立马兴奋起来,知道巫斋并没有死。

    还有牧戎懂也听出了笑声就是巫斋无疑。

    这时候,空中显现出了巫斋的一双眼睛,睫毛好比女子一般,接着所有五官显露出来,他笑着说:“六戈老道,你真的以为你已经把小爷爷打败了吗?”

    六戈有些歇斯底里了,亲眼看着巫斋被他弄没了,灵气都感应不到了,怎么可能呀?不合乎常理啊,真是邪了门了。

    就连北皇道人脸上都有一些慌张的神色了。明明自己掐指算到巫斋已经灰飞烟灭了的,他一个凡人怎么做到的起死回生呢?

    不管怎么说,术蝎妖帝那是真的高兴,没想到巫斋修为如此高深,仅仅几百年就能够超越我上万年的道行,真是不简单啊。

    巫斋完整的身躯已经出现在半空了,一只手里拿着那六把已经恢复原样的神兵利器,说到:“为了感受一下你这六把破铜烂铁的威力,还真是受了点苦。不过得感谢六戈老道你呀,没有你把我肉身摧毁,或许我很难在飞升,我现在是满级妖能了!”

    什么?妖能满级?。北皇道人心想:“上万年的道行都还没满级呢,只有我三弟虹昆和南君大帝才是满级的,他也太狂妄了吧?”

    六戈指着巫斋说到:“狂妄之辈,竟敢说天外神刃是破铜烂铁!”

    巫斋将六把神兵利器撰在手心一用力,竟然将其全部碾碎,可见他手掌何其坚硬。

    六戈这下心疼坏了,自己全仗着这六把神器立足上三宗宗师的地位,如今被巫斋碾了个粉碎,以后还怎么混,真是一败涂地了。

    六戈站在愣住了,因为他只会用这六把神器,没有了神器,他就如同废人一般,他怎么还能喝如此强大的巫斋去比拼。

    北皇道人这下挂不住了,只能亲自出手了。以前都是三弟虹昆撑场面,现在因为骞尧的事把他气走了,自然是没脸在请他回来帮忙了。

    北皇也是实在不服气这个凡人小娃娃,学了点妖能就这么强大吗?凭借自己上万年的道行,一定能够将他镇住。

    巫斋看见六戈的样子,他也就没兴趣出手伤他了。指着北皇道人说:“北皇老道是你吗?是否有兴趣跟小爷爷比试比试?”

    北皇的暴脾气“噌”一下就上来了,气的满脸青筋暴起,说到:“无知小乞丐,入得妖道恬不知耻,竟然敢大言不惭,本尊今日要除妖伏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