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水之能

作品:《不道神界

    巫斋和祁真混斗在一起,搞的整个帛琉山尘土漫天、碎石乱飞。

    很明显,祁真并不是巫斋的对手。渐渐的,他的速度慢了下来,变化成的剑不在那么锋利,身上多处部位都被巫斋弄出了伤口,气喘吁吁的勉强应战。

    这时祁真又发现自己正在吸入一股怪味道,知道巫斋又要想进入自己体内,如果巫斋被自己吸入体内,他就会用碎碎妖能将自己撕的粉碎了。但这时自己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在变成巨剑防御或者逃跑了。

    牧戎懂一看不妙,大喊一声加入了战团。他修炼的是水之能,他运用水之能变出一些水,用水拖住了即将完全被祁真吸入体内的巫斋,将其控制住了。

    巫斋变回人形问道:“半路出手这位怎么称呼?”

    牧戎懂回答道:“在下牧戎懂,愿领教一二。”

    巫斋说到:“无名之辈!”

    牧戎懂:“你!”

    祁真这时候已经回到师门方阵中,对牧戎懂说到:“师弟,要小心他的碎化能力,他能借用任何一种物体。”

    牧戎懂说到:“师兄放心,我不会给他变化的机会!”

    说完运用水之能开始攻击,巫斋感觉到自己脚下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不一会儿一口泉眼就出现了,里边喷出滚烫的开水。

    巫斋迅速反应,变成无数只飞鸟离开了滚烫泉水的喷射范围。

    巫斋变得飞鸟还没等换回人形,牧戎懂的第二波攻击开始了,从泉水中飞出许多水鸟,都是滚烫的泉水变成了鸟的形状追向巫斋。

    巫斋一看说了声:“小把戏!”变成细微粉尘消失不见了。

    牧戎懂立马用滚烫泉水造了一个大水球,水球自然是用能来照着,要把巫斋封在里面。

    随着水球越变越小,牧戎懂心想:“看你还怎么碎化自己。”

    大水球最后变成篮球大小了,也没听到巫斋痛苦的叫喊声,牧戎懂明白了,巫斋根本没被困在里面。

    这时候,天上又开始下雨了,牧戎懂心说:“巫斋你要故技重施?”

    牧戎懂也变成水珠向天上喷了上去,天上下的雨滴和从地上迸发的水珠相碰撞,形成了巨大冲击波,顷刻间这股冲击波四散开来,周围百米之内波及的巨石被击的粉碎,碎石被震的飞了起来,树木也被拦腰折断。

    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都为这两个年轻人的能力感到吃惊,两个凡人居然可以有这么高的修为,真是叹为观止!

    祁真看傻了眼,这位牧戎懂师弟,平日里也没见他比自己加倍努力过呀,为什么今日一战他却可以和巫斋正面对抗呢?既感到羞愧而且还有些嫉妒。

    北皇道人和六戈道人感到很欣慰,几百年来终于**出一个可以拿的出手的门徒,哥两个分分捋着胡子,微微点了点头。

    术蝎妖帝这边倒是很诧异,巫斋这个徒弟可是自己亲传了三四百年的,景贞观神不知鬼不觉的也培养出了这么一位高徒?

    无论如何,术蝎妖帝是不甘心输掉的,几千年来自己多次挑战景贞观道宗,都是以失败告终,今日一定要剩他一回。

    想到这里,术蝎对着刚刚变回人形的巫斋喊到:“巫斋,不可恋战,速战速决!”

    巫斋说了声:“谨遵师命!”开始了他的攻击,他将自己变化成更加细小的灰尘顺风漂到了牧戎懂周围,牧戎懂控制着那口泉眼紧跟着巫斋移动,随时准备喷射滚烫开水将巫斋置于死地。

    巫斋变成的灰尘飘荡在牧戎懂周围,牧戎懂一时很难感应到巫斋到底在何处,这一下给了巫斋很大的机会。

    忽然间,灰尘开始有噼里啪啦的响声,整个帛琉山都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正在聚集,牧戎懂感应到了强大的能正在围绕着自己转动,难道是巫斋要用出他最高的妖能了吗?

    果不其然,此时的灰尘已经填满了牧戎懂周围每一个空隙,紧接着妖风四起怪声连连,巫斋的妖能汇集完毕,他对着牧戎懂就下了狠手。

    牧戎懂一看大事不妙,连忙跳入那眼泉水当中,想要通过泉水逃出生天,为了避免时间来不及而头部和内脏受到伤害,所以头朝下跳进了泉眼当中。

    可还是晚了一步,牧戎懂的腿没等完全进入泉眼,就被巫斋的灰尘击穿了好多处,幸好牧戎懂变化成无数滴水珠,才免于被巫斋将自己的腿撕碎。

    每一波能的攻击过后都要变回人形才可以启动下一波的攻击,所以他们两个人都变回了人形。

    牧戎懂因为双腿都受了伤,所以站立都非常吃劲了。

    巫斋却容不得他有喘息的机会,又启动了新一轮攻击,牧戎懂索性把滚烫的泉水喷射出了方圆百米之外,想要将巫斋给活活烫死。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巫斋即使变成了无数的灰尘,但是他的防御能力简直无懈可击。

    滚烫的泉水烫死了周围小花小草,还有一些飞过的昆虫等等,但就是没见到巫斋满身伤痕的变回人形。

    这时候巫斋开始发动进攻了,又一次的地动山摇之后,牧戎懂遭受到了新一波攻击,由于腿部受伤,这一次牧戎懂跳入泉水的速度完全没有上一次那么快,小腹又被灰尘给击穿了。

    疼的牧戎懂直咧嘴,但还是咬牙变成了水珠跳进了泉眼当中。

    二人刚刚变回人形,巫斋又开始进攻了。

    牧戎懂这次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功了,一旁的六戈道人眼看他要吃亏了,想要出手将他救回。

    六戈道人施展开六戈之能,从袖口中取出一把三寸长的宝剑,向天上一扔,口中默念口诀,瞬间这把剑变成五尺多长在空中闪耀出蓝色的光芒,巫斋被这个光芒照射的现出了人形。

    巫斋对着六戈说:“你因何半路出手?”

    六戈说:“我不出手你就要将我门下弟子置之死地了!”

    巫斋闷哼了一声说:“身为上三宗之人,行事居然如此龌龊,真让我辈耻笑。”

    六戈说:“对你们魔四宗谈何龌龊不龌龊?再者,你也不是手下留情之辈我只有出手救人了。”

    巫斋:“既然你出手了,何不与我过上几招,可否?”

    六戈答到:“狂妄小辈,竟然敢挑战本尊,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巫斋哈哈大笑的说到:“那就放马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