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碎碎妖能

作品:《不道神界

    时光荏苒,瞬间即逝。

    物是人非也是自然法则,可是在远古的三界当中,除了人界其他神魔两界均是生命漫长的家伙们。

    这不,三百年过去了,人界已经换了将近十代人了。

    景贞观的老老少少,师父门徒们就像是过了三百天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一天,黎柯道士带领一众师弟晨练。

    忽然间,远方貌似有个灰黑色的,高耸的云山极速的向着帛琉山冲来。

    霎时,一股杀气笼罩了整个帛琉。

    黎柯道士及众师弟停住了晨练,全部目光投向了那朵灰黑色的巨大云山。

    众人不敢轻举妄动,不知对方什么来头,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有成千上万的小虫子在煽动翅膀的声音,这时候才看清楚,原来冲过来的并不是什么云朵,只不过是无数的虫子聚集起来的虫子大军。

    这下众道士们可就剑拔弩张起来了,因为他们意识到,能够用虫之妖能的唯有术蝎妖帝一人。

    术蝎妖帝来帛琉山可并不是友好访问的,她一定是来挑衅帛琉山道宗的。

    这时候虫军已然来到景贞观上空,虫子四散分开,里面显现出一只巨大的蝎子,旁边有一个貌美似玉的少年与之丑陋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北皇道人、六戈道人也感受到了邪灵之气也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阁,他们兄弟二人和黎柯自然认识她并非旁人,正是术蝎妖帝,但是旁边这位俊美少年是个凡人啊,他是什么人呢?为何要与术蝎妖帝这个女妖为伍呢?

    术蝎妖帝怪叫一声,变成了人形,妖艳并且优雅的笑了起来,对着北皇道人说到:“北皇啊,四百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北皇道人很不自在,并且怒火中烧的说:“妖女,休要猖狂,这次又来做什么?”

    术蝎妖帝貌似很是得意,指了指北皇道人说到:“这次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能的最高境界!”

    北皇是个火气非常的人物,一听术蝎妖帝扬言要他见识能的最高境界,差点没把肺子气炸了,他高声喊喝:“好你个女妖,真是自不量力,四百年前你来挑衅,要不是东煞魔君和亚来鬼王联手救你,你早就灰飞烟灭了。”

    术蝎妖帝怪叫一声,心中难免有些畏惧,四百年前她来帛琉山挑衅,被虹昆道人打的半死,差点散了灵气。

    转而又想到:“不过今日自己带来的徒弟可并非是凡夫俗子之类,自己将虫之妖能悉数传给了他,他自己也是有先天灵睿,不但将虫之妖能运用的如火纯青,还将自己领悟的能的奥秘结合到妖能当中,创出了碎碎妖能。自己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妖帝得意的笑道:“北皇老道,今日我带来一弟子,我要让他拿你们景贞观练练手,还看帛琉山能有几人能是敌手?”

    北皇道人气的近乎疯狂,他指着术蝎妖帝骂道:“妖女呀,你好狂妄自大,今日我要让你有来无回。”

    六戈道人随之补充到:“妖女,今日也要让你见识见识我景贞观四百年来指点出来的弟子到底有多强。”

    术蝎妖帝说到:“是吗?那正好,就让你我二宗后起之秀比试比试。”接着对旁边的貌美少年说到:“巫斋,今日我要你踏平帛琉山,去吧!”

    巫斋听到师父的命令,说了声:“是,师父!”便将自己变化成无数的沙子落在景贞观道场当中。

    随后又变回人形,抱了抱拳问道:“哪位先来比试?”

    黎柯作为大师兄,自认几千年来修炼的火之能道行匪浅,今日大敌当前自然是要首当其冲试试自己几千年道行几何。

    于是黎柯上前抱拳说道:“我愿领教!”

    紧接着他想先发制人,运用火之能直烧巫斋,经过猛烈的火攻过后,在看巫斋踪迹全无,地上剩下一堆灰烬。

    黎柯本以为自己一招就能将巫斋烧为灰烬了。

    他哪里成想,巫斋的碎碎妖能的运用和施展都是瞬间完成,黎柯根本就看不到。

    这时候天上落下很多雨点淋在黎柯身上,乍开始黎柯并没在意,可是他突然想到今天是晴天哪来的雨水,瞬间想明白了,急忙化作火焰窜到了一丈开外,这时候巫斋现出原形。

    黎柯吓的不清,大口喘着粗气心想:“好险,如果在迟一些,我就被巫斋撕的粉碎了。”

    巫斋说到:“轮到我攻击你了,接招吧!”说完就消失了。

    黎柯一看,自己可能是要吃大亏了,对方的妖能太强大了。

    但是容不得他多想,一股气味正在悄悄的被他的鼻子吸入,黎柯吓的魂不附体,立马施展火之能把周围的气味都烧的无影无踪。

    巫斋再次现身,说到:“真是废物一个,我施展了区区一级妖能,你就招架不住了,你简直不配与我一战,滚回去,让个有点道行的过来!”

    黎柯见对方放过自己了,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己方阵营。

    北皇和六戈脸色大变,但也知道黎柯也就那点本事,为难他也无用,但也让祁真和慕容懂看到了巫斋碎碎妖能的招数,好让他二人有所准备。

    祁真见大师兄败下阵来,难免有些畏惧,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上前一步抱拳说到:“让再下会你一会!”

    巫斋那是来者不拒,他说到:“你叫什么名字?”

    祁真:“我叫祁真!”

    巫斋:“你既然愿做我能下亡魂,那就出招吧!”

    祁真所修炼的是剑之能,也就是他浑身每一个部位都可以变化成剑,他首先把头发变化成无数把锋利无比的剑刺向巫斋。

    巫斋一看,这也就是一级能,用不着躲避,直接就接了祁真这一招。

    瞬间,巫斋被刺成了筛子,满身鲜血直流。渐渐的变成一摊血在地上。

    祁真一看,喜出望外,以为自己一招就将巫斋打败了。

    可是这摊血迹缓缓的腾空而起,又变回了那个可爱模样的少年来。

    祁真意识到自己失算了,看来只能全力以赴应对这个家伙了。

    祁真将自己全部身体分散,变化成了六把闪着绿光的巨剑,分别从巫斋上下左右前后起发,刺向巫斋。

    巫斋变化成肉眼难以分辨的细微粉尘,消失了。

    祁真变回人形站稳,四下查探巫斋踪迹。

    忽然,感觉到一股气味被鼻子吸入,立马明白巫斋来了,瞬间化作四把闪着绿光的巨剑逃向四方。

    如此往复,二人展开了追逐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