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莹雪仙子

作品:《不道神界

    蓬头人继续漫无目的游荡在林间小道上,溪水中忽现的那张脸贴着地表紧紧跟随在他后边。

    此时前方走来一名女子,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婀娜,模样俊俏,一身雪白的衣服一尘不染。后背背着一把宝剑,闪耀着五彩的光芒。

    蓬头人躲都不躲直接朝着姑娘就撞了上去,幸亏女孩躲得及时,不然就被蓬头人撞倒在地了。

    白衣女孩也不是善茬,他见蓬头人如此无礼,拔出宝剑就给他一剑。宝剑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了蓬头人后背,白衣女孩原本以为蓬头人会被她一剑刺死,可是万万没想到,宝剑剧烈的震颤过后,连人带剑都被弹飞了!

    别看蓬头人看着很傻的样子,可是被白衣女孩刺了一剑,虽然没有受伤,倒也是感到了疼痛,他原本回头要责备人的,可是看见白衣女孩被弹飞了,马上要从高空坠落,他撒腿冲了过去,正好来得及接住了白衣女孩。

    此时的两个人四目相对,有种莫名其妙的气流通过了彼此的呼吸。过了片刻两个人才慢慢的缓过神来。

    白衣女子急忙推开蓬头人,骂道:“无耻之徒,休得无理!”

    蓬头人惊愕的看了看白衣女子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说到:“仙姑息怒,在下无意冒犯,唯恐仙姑摔倒,才会有此拙略之举!”

    白衣仙女也知道对方没有恶意,所以态度有所转变,轻轻的作了个揖,说到:“谢过壮士搭救之恩,敢问壮士姓甚名谁?”

    蓬头人摸了摸头说到:“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了!”

    白衣仙女说到:“你不愿说?本仙也可知晓!”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住了蓬头人之手,当白衣仙女触及到蓬头人手腕之际,瞬间感觉到万雷齐闪,麻的她立即收回了手!

    白衣仙女惊出一身冷汗,她说:“骞尧,这些年你去了哪里,让我一通好找!”

    骞尧愣住了,心想:“什么骞尧?我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刚才我还隐约听有人说我已经一千岁了?

    骞尧傻傻的问:“骞尧是谁?”

    这下可惹恼了仙姑,她说到:“好你个大木头,又跟我装傻充愣是吧,让你清醒清醒!”

    说完白衣仙姑运用她的冰雪仙能将骞尧瞬间冻僵了。

    幸好是夏天,在烈阳的烘烤下骞尧身上挂满的冰霜渐渐的化开了,他开始慢慢的可以活动了。

    忽然间,骞尧恢复了很多记忆,自己是从帛琉山星殊崖跌落下来的,自己很笨,能的奥秘始终没能领悟,祁真、牧戎懂设计让自己糟了雷击。

    等等,我是不是忘记了一个人?小乞丐,对,就是小乞丐,是他把我从一群人围打之中救出的呀!他现在去了哪里?后来我为什么又不在记得?”

    骞尧想着想着,脱口而出:“小乞丐!”

    白衣仙女不知所以然,一头雾水的问道:“什么小乞丐,你敢说本仙姑是小乞丐?”

    骞尧急忙解释到:“不不,在下忽然想到一位救命恩人,不知其姓甚名谁!”

    白衣仙女:“救命恩人?就你这一身雷能护体,还需要什么人救你?”

    骞尧:“雷能?不可能,在下愚钝至今未能领悟能的奥秘!”

    白衣仙女说到:“本仙姑说你雷能护体,并不是说你本身拥有什么能,你根本不可能领悟能的奥秘,不要枉费心机了!”

    骞尧也高兴了,说到:“你这个仙家怎么可以随口胡说?你到底是谁?怎么又会知道我的一切?”

    白衣仙女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骞尧,有些支支吾吾的说:“我是莹雪呀,莹雪仙子,你是真的不知道了还是又在假装啊?大木头。”

    骞尧很诚恳的说:“在下真的对以往之事知之甚少。若仙姑悉知在下往事,还望知无不言!”

    莹雪仙子这回真的相信了,原来大木头真的忘记了以往之事,这也挺好,免得他记起来伤心,我不如编一个谎言,让他永远记不起往事最好不过了。

    于是莹雪仙子说到:“你叫骞尧,是北海御螺宫宫主纳巨海王之子,后来御螺宫东煞魔君强行送给了亚来鬼王,并且你父王被东煞魔君所杀,整个御螺宫只有你一人逃出了魔爪!”

    骞尧听了这些话将信将疑,但又不好意思深究,只能假装信以为真。

    但骞尧还是忍不住要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为什么叫我大木头?”

    莹雪仙子回答:“我是云骁上仙二弟子,云骁上仙住在北天宫,小时候我经常来到北海找你一起玩,那个时候你就是木木的感觉,看着很傻的样子,所以我就叫你大木头了!”

    骞尧仍是存有疑虑,不过这个莹雪仙子貌似并无恶意,所以骞尧接受了这个善意的谎言。

    骞尧想了想又问:“当时东煞魔君攻入御螺宫之时为何你师父云骁上仙不出手相助?”

    莹雪早就猜到骞尧会这么问,所以流利的继续瞎编,她说:“东煞魔君并非一人,他们魔四宗还有西烛佛祖、术蝎妖帝、亚来鬼王三个魔头,当时西烛佛祖进攻我北天宫,师父自顾不暇,勉强将他驱走的。”

    原来如此,骞尧这次有些相信了。

    莹雪仙子说:“这次真的太好了,我和师父找了你足足一百年,终于找到你了!你跟着我回北天宫吧!”

    骞尧:“为何?”

    莹雪仙子又恼了,她气急败坏的说:“你个大木头,什么也不懂!让你好好的冷静冷静!”说完施展开冰雪仙能将骞尧冻住了。

    骞尧心想:“真是莫名其妙,这个仙姑到底想做什么啊?”

    没想到,莹雪仙子居然可以感应到骞尧心之所想,她完全不顾自己仙子形象的说到:“竟敢说我莫名其妙,冻死你算了!”

    说完加大了冰雪仙能的力度,让骞尧的意识渐渐的被冻昏了。

    这时候天上突然有中年女子喊道:“孽徒,还不快快助手!”并且运用她的仙能解除了骞尧身上的冰雪。

    莹雪仙子连忙跪倒,说到:“徒儿恭迎师父驾到!”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莹雪仙子口中的云骁上仙。

    云骁上仙飘飘然落在地上,说到:“孽徒,怎可对他无理!”

    莹雪:“我。。。。。。”

    云骁上仙:“好了,不必解释,本仙具以悉知!”

    莹雪:“谨遵师父教诲!”

    云骁上仙对骞尧说:“骞尧啊,可否愿往我北天宫?”

    骞尧心想:“我在这里也是闲来无事,既然有可去之处我何不随人作计呢!”

    想到这里回答道:“愿往!”

    云骁上仙说到:“好,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