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做故我心

作品:《不道神界

    上古混沌之时,虽有三界却并无明显分界,身为妖宗之主的术蝎妖帝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十恶不赦,反之还有一些儿女情长。

    术蝎要收蓬头人为弟子,杭暧却百般阻挠。

    最难以置信的是,术蝎妖帝居然不生气。

    杭暧与妖帝争辩之际,在旁边的溪水当中有一张脸在忽隐忽现,一双硕大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不时还放射出蓝色的光芒,两只大耳朵正在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而在场之人无一察觉,可见运用这张脸的幕后之人他的能是何其的强大。

    忽然,又出现一声怪叫之后,一条巨蟒凭空出现,他见术蝎妖帝以幻化成人形,随即也瞬间化作一个满脸花纹的男人来到术蝎妖帝身旁,施了一礼说到:“女帝,您怎么独自出来了,万一碰见虹昆老贼,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战!”

    术蝎妖帝很不悦的说到:“哦?你的意思是,我打不过虹昆贼道人咯?”

    大巨蟒:“属下不敢!”

    术蝎说到:“蟒臣!”

    蟒臣:“属下在!”

    术蝎接着说:“亚来鬼王那边有什么消息?”

    蟒臣回答:“启禀女帝,亚来鬼王最近多日闲暇无事,待在鬼王洞并无外出!”

    术蝎说:“那就好!”

    蟒臣:“女帝陛下,既然您和亚来鬼王的婚约有名无实,又何必整日窥探他的行踪呢?”

    术蝎说:“不知道就不要问了,你不好好窥视亚来鬼王,跑来这里做什么?”

    蟒臣回到:“启禀女帝,属下听说您独自离开云波洞,生怕您出了什么闪失,便急忙出来寻您!”

    术蝎看似有些发怒了,她骂道:“大胆蟒臣,你居然敢在我身边安插眼线,活的不耐烦了是吗?”

    蟒臣急忙解释到:“属下不敢,只是介于您的安危考虑,属下才会让人注意您的行踪,绝无恶意!若女帝执意认为属下心怀不轨,属下甘愿受女帝惩罚!”

    术蝎有些满意的说:“量你也不敢,不要再说了,省的让外人看笑话!”

    巨蟒这才发现行丐和蓬头人,惊讶的问道:“女帝,您怎么和凡人待在一起?”

    术蝎:“趴着的那个并非凡人,只是不知是何原因灵被封禁在身体之外。”

    旁边的杭暧一直站在旁边,整个人都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蟒臣:“那他呢?”指了指杭暧问到。

    术蝎:“他嘛,很有意思,一个凡人竟敢和本尊对抗,而且还是为了这个无灵之躯。真是个有趣的的凡人!”

    蟒臣:“大胆凡人,竟敢冒犯女帝,看我不吃了你!”说完张开大嘴就要把杭暧整个吞掉。

    术蝎长出尾巴挡住了蟒臣厉声呵斥到:“住手!”

    蟒臣很是费解,女帝为什么要对这两个凡人如此袒护,很不满的说:“女帝,您!为什么?”

    术蝎:“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本尊自己的事情由不得你过问!”

    蟒臣收回了巨嘴,心中暗想:“真是个任性的女帝,我真不该这时候来打搅她!”

    术蝎早就感应到了蟒臣的内心,说到:“那还不退下!”

    蟒臣:“可是,万一虹昆。。。。。。”

    还没等蟒臣说完,术蝎就有些不耐烦了,对他吼道:“少拿虹昆当借口,本尊早就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

    听到这话,蟒臣脸上露出一丝害羞的之色。

    术蝎随机说了句:“但是永远不可能!”给蟒臣泼了一盆冷水,让他无比沮丧。

    他大吼了一声,一道黄光闪过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候杭暧如同重获新生一般,长长的出了口气,浑身已经是大汗淋漓。

    术蝎居然很是温柔的安慰道:“放心小乞丐,有本尊在此,妖宗诸妖不敢对你造次!”

    杭暧这时候想起了刚才术蝎说过的话,问道:“女帝陛下,您这回应该打消收大笨蛋为弟子的想法了吧?”

    术蝎:“为何?”

    杭暧:“您自己说过的啊,他的灵不在本体内,如同废人啊!”

    术蝎哈哈大笑道:“你为什么如此关心他的安危?”

    杭暧脸红脖子粗的说:“他他他他,他是我兄弟,我自然要力保他的周全!”

    术蝎又开始哈哈大笑了,说到:“兄弟?他都一千多岁了,你才几岁?小毛孩子凡人一个!况且你紧张什么?脸红什么?”

    杭暧反驳道:“没有,我哪有脸红?哪里紧张?”

    术蝎有些奸笑的说到:“不为难你小屁孩了,既然你怕我吃了这个小子,只要你肯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过他,并且把他救醒,你可愿意?”

    杭暧问:“什么事情?”

    术蝎说:“只要你肯入我妖宗,拜我为师!我就将他救醒!”

    杭暧竟然毫不犹豫的说:“只要女帝陛下能够将他救醒,我愿入妖宗拜您为师!”

    这是术蝎万万没想到的事情,一个凡人竟然为了一个废物甘愿入我妖宗?真是难以理解这个凡人小乞丐哪里来的勇气。

    既然自己话已出口,身为堂堂妖宗之主,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看来只能收他为徒,而且还要救醒那个弃子了。

    于是,他来到蓬头人旁边手一挥,蓬头人渐渐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缓了缓又站了起来。

    这让杭暧十分的高兴,连忙跪拜说到:“多谢女帝陛下救人之恩!”

    术蝎说:“还叫女帝?该改口了吧?”

    杭暧忙说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术蝎很少高兴,搀扶起杭暧说:“徒儿乖!快快起来!”

    这时候蓬头人站起来之后根本没理会术蝎和杭暧,慢吞吞的走开了。

    术蝎说:“你值得为了他甘愿入我妖宗,受人界和神界的唾弃吗?”

    杭暧说到:“我做故我心,余生无怨无悔,哪怕他从来都不记得我是谁!”

    这时候水中那张脸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术蝎想了想说到:“徒儿,你既入我妖宗,不能再叫凡间的名字了,为师赐你‘巫斋’这个名字吧!”

    杭暧说:“多谢师父赐名之恩!”

    术蝎说:“徒儿,随我回云波洞修行!”

    杭暧:“是,师父!”

    一个妖精和一个凡人,一道闪光划过天际,留下的只有溪水潺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