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包庇门徒

作品:《不道神界

    帛琉山上晨钟敲响,门徒们又聚集起来开始练拳法,不远处看见一位道爷风驰电掣般驾云而来,面容看似颇有不悦之色。

    他来到景贞观上空,一个空翻飘飘然落在道场当中。

    黎柯见到他,立刻毕恭毕敬跑上前去,深施一礼拜道:“三师叔在上,请受徒侄一拜!”

    这位三师叔摆了摆手冷冷的说到:“免了!”

    接着问:“北皇老道没出门吧?”

    黎柯愣住了,这三师叔明显是带着气来的呀!语塞的他强加勇气回答道:“师父,他未曾出门!”

    在看此人,大步流星就奔着北皇的道阁而去。来到门前,门也不敲,推门就近!

    北皇正想要呵斥,见到来者立即没了火气,勉强笑着说到:“哎呀,三弟!一向可好?是哪阵香风把你吹来了呀?”

    原来来者非是旁人,正是景贞观第三号人物,虹昆道人。

    虹昆道人横眉冷对,怒目而视,半晌才说话:“大哥,你不地道啊!”

    北皇:“这话从何说起我?”

    虹昆:“骞尧为什么从那么高的山崖跌落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北皇:“三弟呀,你听我说。此人留着对你我是个麻烦啊,你不要闲来无事去管这件事情呀了!”

    虹昆脾气比北皇还要大,既然暴跳如雷的说到:“管闲事怎么了?我就看那孩子可怜,我非要管到底不可!”

    北皇劝解到:“三弟呀,你我还不知他的来历吗?他可算是天之弃子,你我小小道宗岂能插手的了的!”

    虹昆惋惜道:“唉,就算我想插手也不行了,他跌落山崖不知去向,叫我还怎样去寻他呢!都怪我没有亲自回来吩咐此事呀!唉,命苦的孩子啊!”

    北皇:“三弟莫要自责了!他虽说是弃子,也不一定没有个护身本领吧!再者说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虹昆脾气又上来了,骂道:“那两个骗他上山崖的孽障为何不发落?”

    北皇:“此二徒天资聪慧,是尚佳的修道良才,愚兄怎能舍得发落呀?”

    虹昆:“岂有此理,学道修真之人怎可如此心术不正?如若不加以惩罚,他日不但无法修真成果,反之入到魔宗去都有可能!”

    北皇本来不想深究此事,他早就知道是祁真、牧戎懂骗骞尧去山崖那里摔死之事。

    这两个徒弟太优秀了,北皇爱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废柴的死去惩罚爱徒呢!

    北皇又辩驳到:“三弟有所不知,他二人平时很本分的,做出这等孽事也是出于厌烦才会对骞尧有所不敬,故也情有可原的啊!”

    虹昆听完,厉声说到:“好,大哥你如此包庇门徒,我也无话可说!但我也要把话说到这儿,如若不对二孽加以惩罚,他日魔宗来犯,休怪三弟见死不救!”

    北皇一听慌了神,急忙说到:“三弟不可,不要说出此等玩笑话来!”

    虹昆:“我并非玩笑,句句属实!”

    北皇:“既然三弟执意发落二人,那就依你好了,随便三弟处置吧!”

    虹昆:“大哥,这可是你说的!”

    北皇威严扫尽,只能低声应了句:“然!”

    虹昆听完转身走出房门,来到道场高声喊喝:“祁真、牧戎懂上前受罚!”

    祁真、牧戎懂一听就是一激灵,上前受罚?难道我俩那事败露了?不可能啊?当时谁也没看见啊?

    这时黎柯也呵斥道:“这是我们三师尊,你二人还不赶紧过来!”

    容不得他二人再多想,只好上前来听候发落了。

    虹昆大声呵斥道:“你们两个孽障,你等以为那晚加害骞尧一事神不知鬼不觉吗?大胆逆徒,竟敢加害同门,今日不将你二人碎尸万段,岂能对得起死去的骞尧!”

    这可吓坏了祁真、牧戎懂,“噗通”跪倒在地,连连磕响头:“三师尊饶命啊!三师尊饶命!我等下次不敢啦,下次不敢啦!”

    虹昆:“饶命?还有下次?骞尧碍着你等何事了?说害就害,视同门如草菅,如此蛇蝎心腹之孽徒,我道宗岂能容你二人?”

    说完就要运用能结果此二人的性命。

    此时北皇急忙过来挡住了虹昆说到:“三弟不可取他二人性命,虽有过之,但罪不至死,罚他二人打五百板子,再去星殊崖面壁百天也就是了,你说呢?”

    六戈道人也来救场道:“三弟呀,何必呢?为了一个本人废人之死,要取我门下两位良徒性命,有些过了吧?”

    虹昆看了看二哥,说到:“二哥,此二人是你亲授门徒,你还不知反省,却要来这里为他二人庇护,实属糊涂!”

    六戈:“糊涂与否,愚兄自有分寸,如今景贞观正值缺少栋梁之际,他二人显的尤为重要,你也知道魔四宗处处与我等作对,说不定哪天就会杀上山来。依你我三人之力未必就能占得上风啊!”

    虹昆一看,两位哥哥执意要保下祁真、慕容懂,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也不能一意孤行。

    最后只好答应大哥的提议,重打五百大板子,然后去星殊崖面壁三百天。

    祁真、牧戎懂急忙磕头,说到:“多谢三师尊不杀之恩!多谢三师尊不杀之恩!”

    随后,由上届门徒们摁住祁真、牧戎懂开始打板子,并且要求他二人不可运用能来抵抗,否则将其二人的能收回!

    板子,一下接一下的落在祁真、牧戎懂的屁股上,惨叫声连连,心疼的北皇和六戈直闭眼,不敢正面去看,侧着脸斜视着。

    打完五百下,时间已经来到正午十分,祁真、牧戎懂因为不能用能去抵御板子,所以晕过去了好几回。

    之后有几个门徒拖着他二人来到星殊崖上面壁思过。

    看见祁真、牧戎懂受到了惩罚,虹昆虽然还很不满意,但也只好就此作罢。

    虹昆心中想到:“二位兄长执意保下祁真、牧戎懂不死,他日必有后患,但也无妨,届时本座再做定夺!”

    想到这里,就此告别二位兄长,自己动身要去云游四海,北皇在后边说了很多挽留的话,他根本没听不进去,一个空翻跃上云霄,腾云驾雾而去,头也不曾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