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魂断星殊崖

作品:《不道神界

    骞尧又一次被祁真打的眼冒金星,知道自己又做梦了,而且又高兴的手舞足蹈了。

    祁真恨的咬牙切齿,心想:“我这等聪慧之人,怎么就要整日与这蠢东西为伍?不把他除掉我心难安!”

    祁真又把牧戎懂约到无人之处,说道:“慕容兄,你思索的有些时日了吧,怎么样?打定主意没有?”

    牧戎懂:“恐怕不妥吧?怎么说也是同门师兄弟,岂能对他如此不公!”

    祁真:“你真是的,你我二人在其他师兄弟面前都要矮三分了。你知道吗?纵使我等学道修为异于常人,但就这小子拉低了我等的身价呀,我的牧师弟。”

    经过祁真的添油加醋一通怂恿,慕容懂终于被说动了。二人决心要让骞尧永远的离开帛琉山。

    第二天早上,祁真、牧戎懂高高兴兴的回到石洞之内就高声的喊了起来,祁真说:“唉,骞尧师弟,有好事来了,有好事来了。”

    骞尧正躺在床上发呆,一听有好事,一咕噜神就坐起来了,问道:“祁真师兄,啥事啊?”

    祁真说道:“大惊喜呀,六戈师尊找到让你领悟能的奥秘的方法了。”

    骞尧面露喜色,继续发问:“真的?”

    祁真:“那还有假,不信你问牧戎懂!”说着偷偷从后面拽了拽牧戎懂的衣服。

    牧戎懂心领神会,立马说道:“是真的,所有师兄弟们都知道了,就你没在,就你自己还不知道这大喜事呢!这不,我俩急忙来给你道喜来了吗!”

    骞尧有些不相信祁真,因为他经常欺负自己。但是牧戎懂一说就完全相信了。他高兴地难以言表,只好抱住两个师兄直蹦。两个心怀鬼胎之人却是略有所思,脸上显得不那么自然。可惜骞尧完全没有察觉而已。

    就在当天深夜里,外边电闪雷鸣,马上就要来一场瓢泼大雨了。祁真却来到骞尧床边轻轻的说:“骞尧师弟,骞尧师弟。。。。。。”

    喊了几声,骞尧睁开眼睛看见祁真大半夜站在自己身边,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慌忙坐起来问道:“咳,什么事情?”

    祁真奸诈的狞笑了一下,轻轻的说:“师弟,六戈师尊不是找到办法能够让你参透能的奥秘了吗?现在随我走,师尊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牧戎懂也说:“师弟,这是绝佳时机了,片刻不容耽搁,别让师尊等急了!”

    骞尧见二人说的有模有样,就信以为真。紧随着祁真、牧戎懂二人左拐右拐来到一处高峰,旁边石碑上刻有“星殊崖”。

    咦?骞尧可来过这里,山崖另一面可就是整座山的尽头,下了“星殊崖”那一面可就是等同于跳下万丈深渊,直接掉落到地面上了。他二人拉我来这里干嘛?

    于是骞尧停下脚步问道:“二,二位师兄,你们拉我来这里做什么?”

    一阵狂风吹过,这里的每样东西都显得那么的狰狞恐怖。祁真、牧戎懂在骞尧看来如同凶神恶煞一般。

    祁真和蔼可亲的说:“师弟,师尊在上边等着你呢,今晚这场雷雨可是你飞升成仙绝佳的机遇,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抓紧爬上去呀!”

    牧戎懂也指着崖顶一个隐约的身影说:“师弟你看,师尊不是在那里吗?”

    原本有些迟疑的骞尧有些动摇了,为了领悟参透能的奥秘,为了不在被同门师兄弟耻笑,他义无反顾的朝着星殊崖顶部爬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骞尧艰难的攀爬着,豆大的雨点已经开始拍打他的面容,山路也渐渐变得泥泞起来,每走一步都是在用着吃奶的劲。

    好在这座山崖并不是那么高,用了一刻钟的功夫他成功的爬到了崖顶,等他站稳了身子,仔细观瞧这位“师尊”,不看则可,这一看,骞尧大呼:“上当了!”

    站立在面前的这哪是二师尊啊,分明是稻草人嘛。

    骞尧转身往下面看,祁真、牧戎懂二人踪迹全无。

    他正在束手无策之际,远处几道闪电格外鲜明,紧接着雷声轰鸣,吓的他蹲了下来,差点没坐到地上。紧忙又站起来往崖下边跑。

    不幸的是,没等骞尧走上几步,一道霹雳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就听到一声闷响,骞尧便不省人事了,身子一栽歪偏偏落向那万丈深渊。

    此座山飘浮在高空当中,离地那可是有千里之遥。骞尧在空中急速的向下坠落。昏迷不醒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就要粉身碎骨了。

    回过头说祁真、牧戎懂二人,躲在背雨的地方,真而切真的看着骞尧坠落山崖,这才确认骞尧必死无疑,高高兴兴的转回石洞而去。

    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闻鸡起舞的学道之人都已经起来练拳脚了。

    祁真、牧戎懂还装模作样的跑到大师兄黎柯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师兄,不好啦,骞尧师弟他,他,他不知去向了,早上醒来已不见其踪影!”

    黎柯听了二人的禀报不以为然,和平时一样的指挥着众师弟们,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你俩禀报一下二师尊吧!”

    祁真、牧戎懂又佯装着跑去向六戈道人禀报,说骞尧晚上起夜出去就没再回来。

    六戈听了禀报,说道:“昨晚风雨甚是狂躁,骞尧出去是不是迷路了?还不带人去找!”

    祁真、牧戎懂应和一声就跑出去了。

    六戈道人率领着众门徒满帛琉山的呼喊、寻找,他们都会飞行之能,自然没多少功夫就来到雷殊崖上查看。

    一位门徒发现地上一窄布条给六戈看,六戈接到手里仔细观察,认出这就是骞尧衣服上的,又看了看旁边的悬崖,说道:“唉,骞尧徒儿恐怕以遭不测,既然如此,就随他去吧!”说完带领众人转回道观去了。

    没有人关心骞尧怎么死的,也没人追问是自杀还是他杀。一群道貌岸然的修道之辈竟无一人伤心落泪,哪怕是为其念诵道经的都不曾有一个。

    事情报到了北皇那里,北皇道人说道:“无量天尊,此人生而不得母慈、父恩。如今既已魂断崖下,对他来说也是个解脱,敕,敕,敕!”

    六戈想要深问下去,见大哥闭目不语,到了嘴边的话没出口,只好退出北皇的道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