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北皇吓一跳

作品:《不道神界

    骞尧突然能飞起来了,而且还能化作闪电游走在地角天边,可上天也可入地,好生神气呀。

    这可让骞尧高兴坏了,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他大喊着你们再也不能欺负我啦!

    就在他兴奋不已之时突然有一只手冒出来“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他脸上,紧接着有人骂道:“小傻子,半夜不好好睡觉,还手舞足蹈的,做什么黄粱美梦呢?”

    骞尧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个痴捏呆傻的自己。

    哎呀,真是失望,好希望刚才那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事实并不会随了骞尧的心愿,都已经三个月过去了,还是菜鸟一个,就连基本功都不会,更别说运行能了。

    六戈道人也很苦恼,就没有见过这么难教的学生,老三这是哪跟神经没搭上啊,推介这么一位过来的,还说非凡夫俗子,可也是真的非同常人,倒也没说错。

    这一日,北皇道人要检验一下新门徒都修行得如何,于是就来到了道场。

    六戈在一旁介绍道:“这一届的门徒悟性都非常好,尤其祁真、牧戎懂这了两个门徒大有位列仙班之兆。”

    正在北皇兴致勃勃的听着六戈介绍心花怒放之际,正好看到骞尧那笨拙的身影立即停住脚步喝问:“这是怎回事?”

    六戈急忙介绍道:“这个门徒是个例外,相当的愚钝,简直是,是个傻子。”

    北皇一听勃然大怒,挥了一下拂尘骂道:“此等愚不可及之人是如何通过考核的?还不轰下山去!”

    六戈圆场说道:“这是老三特意推介过来的,我也不好轰啊!”

    北皇一听是老三虹昆推介过来的,这气就消了一半,但还是有些疑问未消,心想:“这老三道行是比我高,可也不能瞎了眼把这种朽木看做非凡知人呀。”

    北皇决定看看骞尧的灵是什么,用手指了指骞尧喊道:“你过来一下!”

    骞尧自从来到山上从未见过北皇,自然就没把他当多大回事,愣了小片刻。

    六戈道人着急了,大声喊道:“骞尧,这是我景贞观上尊北皇道人,还不快快前来跪拜!”

    骞尧这才缓过神来,急忙跑到北皇面前噗通跪倒,说道:“上尊在上,受徒儿一拜!”

    北皇给骞尧相了相面,说道:“依面相看,并非有呆傻之貌,你却为何如此愚钝?伸过手来,让本尊看看你的灵!”

    骞尧伸过一只手去,北皇探出左手二指搭在骞尧腕脉之处,片刻之后,北皇脸上露出一丝异样,但是在场之人除了六戈和骞尧再无其他人可以察觉。

    紧接着北皇说了句:“此人在此也罢,修行成与不成无需管他。”便转身离去了。

    六戈有些不明不白,明明大哥看出了端倪却又为何避而不谈了呢,虽然说大哥脸色有细微变化,但也能说明骞尧身上定有蹊跷。

    于是六戈拽过骞尧之手,也号了下脉。这不号便罢,当他号到骞尧腕脉之时,顿感万雷齐霹一般,震的他浑身发麻。要不是他道行高深,当时就是命断此地了。这一下吓得他目瞪口呆,连连退后好几步才站稳。好几个门徒上前扶住六戈,问道:“师尊无恙与否?”

    六戈微微摆了摆手说道:“无妨!”

    众人这才放手,看着师尊这番模样,又看了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骞尧,他们也是云里雾里,这两位师尊怎么了?一个号完脉就走了,这个又给吓够呛,这傻小子是个什么来头?

    六戈稳了稳心神说道:“骞尧啊,你实在学不会不用学也行,就在这住着,没人会驱你,喔。”然后也走了。众门徒更是看傻了,这个大呆子到底是何许人也?

    祁真和牧戎懂却不高兴了,本以为这次可以将这个傻子彻底赶走的,现在却要长久留在这里,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二人来到一个背地,研究起怎样才能让骞尧这小子离开帛琉山。

    祁真说:“我一刻也不想跟这小子住在一起了,我二人如此优秀,他却是愚不可及。有些师兄弟可说了,住在一起久了,我们也会跟着变傻子呢!”

    牧戎懂迎合道:“难道我就愿意吗?这是没办法呀,今晨两位师尊说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他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祁真说:“办法倒是有,就看你敢不敢配合与我了!”

    牧戎懂问:“什么办法?”

    祁真观察了下周遭之后说道:“你附耳过来!”

    慕容懂上前将一只耳朵递了过去,祁真低声在牧戎懂耳旁呢喃了几句。牧戎懂看似有些为难的说:“这恐怕不妥吧?”

    祁真:“要想那傻子离开我们,唯独此计可行!”

    牧戎懂:“还是谨慎为妙,容我思索几日。”

    祁真:“也罢,不过不要太长时间,愈快愈好!”

    牧戎懂:“嗯!”

    两个人回到石洞之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躺到床上便睡着了。

    骞尧却睡不着了,想想今晨做的梦,想想今日两位师尊的表现以及他们说过的话都历历在目,为什么自己参悟不出能的奥秘,为什么基本的拳法都练不好?自己真的就是一脑子浆糊,别人口中的痴捏呆傻之辈吗?翻来覆去的就是无法入眠。

    到了次日天明,他依旧睁着俩眼睛,此时晨钟响起,该到了练基本功的时间了。祁真和牧戎懂起身穿好衣物出石洞而去。

    骞尧也急忙坐起来,穿了衣物来到了道场,大师兄黎柯已经在开始清点人数了。但是今天没有点到骞尧,骞尧等到最后一个人被点完,也没叫他的名字。

    骞尧壮着胆子上前喊道:“大师兄!”

    要是在往常,黎柯指定数落他个七八句的,今日却问道:“骞尧啊,有什么事情吖?”

    骞尧问道:“今日点名为何不曾点过我的名字?”

    黎柯有些冷色的口音回答道:“二师尊吩咐了,你不用学基本功了,也不用学能的运用了。”

    骞尧听了这话伤心的狠,这是拿自己当废物了不是吗?什么也不用学了,我还在这里待着岂不愈加丢人?于是只好悻悻的离开道场,回到石洞倒头而卧。

    一夜未眠加之完全放弃了努力的他进入了梦乡。

    骞尧又开始梦见自己学会了能,运用能化作闪电在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层当中肆意的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