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跗骨之毒

作品:《御天

    皮肉剖开,不过楚言的鲜血,却没有一丝流出来。

    哪怕四周的海水一直在涌动,那也没有。

    因为楚言如今的鲜血,每一滴都要比汞浆还要凝炼。

    海水根本就不可能冲得散。

    此刻如果楚言凝出一滴血珠,放到这海水之中。

    这血珠不仅不会散开,甚至会直直落下,在这海底的淤泥里,砸出一个深坑。

    此时将手臂剖开,朝伤口里面一看,楚言目光顿时阴沉下来。

    他血肉的内壁和骨头表面,出现了一块块小指指甲盖大小的青斑。

    这些青斑,自然就是刚刚在自己吸收那大妖气血的时候,混在其中,进入自己身体的。

    此时这青斑带来的疼痛,已经表明,其含有剧毒。

    楚言如此凝炼的身躯,尚且反应如此强烈。

    要是化作一个同阶的其他修士,此时恐怕已经被这剧毒给融化成一团脓水了。

    而这还不是让楚言此刻脸色阴沉的根本原因。

    青斑的毒性再强,以他气血的冲刷能力,还有体内蕴藏的诸多天材地宝,只需要消耗一些时间,就可以将毒性解除。

    此时让楚言感觉到麻烦的是,在发现这青斑的刹那,他清楚感觉到,有一道道神念,此时穿透了虚空,全都集中了上来。

    有的神念,在数百里之外,还有神念,在千里之外。

    更有神念,藏在楚言都不清楚的虚空深处。

    此时这些神念,都可以通过这青斑,作为坐标,而清楚知道楚言的准确位置!    目光一闪,思绪疾转,刹那之间,楚言就明白了这怎么一回事。

    “刚刚那大妖,只是一个诱饵!”

    楚言晋升时候,动静实在太大,辐射超过万里。

    这么大规模的天地震荡,就连虚空都被扭曲,不可能不会引起附近修士和海妖的注意。

    但是此地位于茫茫大海之上,深入大海腹地,已经完全可以算是海妖的地盘,并没有修士的存在,就连邪修都不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所以在楚言晋升的时候,附近的海妖,就已经关注上了他。

    只不过因为虚空扭曲的原因,这些海妖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漫长的岁月,无数的经验却可以告诉他们。

    这种情况,要么是有强大修士晋升,要么是有天地异宝现世。

    若是天地异宝现世,那么自然就要抢夺。

    若是强大修士晋升,那么作为妖兽眼中的血肉佳肴,自然也不可以错过。

    不过贸然埋伏,自然会危机重重。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妖兽之中,虽然没有这样的话语,但是道理却是相通的。

    之前偷袭楚言的那个化形大妖,就是一个试探,一个诱饵。

    就算楚言不吸收对方气血,恐怕对方在被他斩杀的时候,也会向刚刚那样,瞬间炸开,以无数的血箭作为爆发,要在楚言身上留下这剧毒。

    这剧毒如果不能毒死楚言,那么埋伏在远处的那些妖兽,就可以通过这青斑,来锁定楚言的方向,让他无处可逃。

    此时此刻,远处埋伏的那大群妖兽,必然已经知道了,之前在那扭曲虚空中晋升的,是楚言这样一个“刚刚”天心境二重的修士。

    如此“低微”的境界,但是却能够产生如大劫那样的爆发。

    就算妖兽再没有脑子,也可以判断出来,楚言的身上,必定有大传承。

    而对于妖兽来说,血气不缺,缺的就是这种传承。

    所以这个时候,不用刻意去想,楚言也能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大群妖兽眼中的必得之人。

    不知道多少海妖,此时虎视眈眈,正在飞速赶来呢。

    这些心思,在楚言脑海之中,几乎是刹那之间,就想得明明白白。

    “这个时候,我有两条路可以选。”

    深海之中,楚言的眼眸中,有精芒在燃烧,在摩擦。

    “一条是迅速返回天涯宗,然后通过血气和天材地宝来化解这青斑剧毒。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我天涯宗弟子的身份就会暴露。

    这群妖兽甚至可以知道我的具体身份。”

    此判断一处,楚言几乎没有犹豫,立刻选择了第二条路。

    “你们想要杀我,那就要做好被我反杀的准备。”

    唯战,绝不后退!    打定主意,楚言体内,战意凛然。

    仙路想要往前走,一味修行是绝对走不远的。

    境界为台,血肉为阶。

    仙路,是用敌人的尸山血海扑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楚言心神一动。

    毫不迟疑,他在水中迅速上窜百丈。

    而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哗啦一声,轰然塌陷,出现一个森森巨口。

    巨口周围,满是利刃一般的尖牙。

    即便是在这昏暗的海底,依旧可以看到那一排排尖牙,反射出来的骇然寒光。

    与此同时,海水猛地不安搅动起来。

    海底的淤泥,这个时候全都涌了起来。

    原本清澈的海水,顿时变得浑浊,仿佛是沙暴来临。

    一片浑浊的海水中,刚刚那一张巨口,此刻也露出了身后一条足足房屋那么大的怪鱼身形。

    这条怪鱼,显然也是身具某种神通,悄无声息,潜入到楚言身下的海底,然后出其不意,想要偷袭。

    此时楚言目光如炬,在这浑浊的海水中一扫,顿时就看到那怪鱼张开血盆大口,正快速朝自己冲了过来。

    这怪鱼的一双眼睛,大如水缸,并且不是长在身上,而是吊在脑袋上,此时泛出暗黄色的光芒,直勾勾盯着楚言。

    那一双水缸大的巨眼中,除了暗黄色的光芒,隐隐还可以见到一丝红芒,若隐若现,隐隐凝成一道身影。

    “神魂控制!”

    楚言顿时就判断出来,这硕大怪鱼,是被比它强大很多的大妖给控制了心神。

    而那大妖,此时正在不知道什么地方,透过这一双怪鱼的眼球,观察着自己。

    “太乙离火刀!”

    楚言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气刀斩出。

    轰隆!    这深深海底,顿时如若火山喷发,瞬间燃起了一团夺目的红色光刃。

    光刃将海水煮得沸腾,怒斩而下,一下子就将这怪鱼从中间一丝两半。

    等到光刃压迫海水,将海底都斩出一条长刀十数里的沟壑时,那分成两半的怪鱼,也已经熟透,在密集的气泡和涌动海水的托举下,朝着海面飘去。

    而楚言也在这一刻,转动叠浪虚空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