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入宫

作品:《御剑人间

    “驾!”

    哒哒哒……

    马蹄翻腾,几匹快马奔行过官街,一路出建春门往城东出城,为首的骑士挥舞长鞭大吼:

    “让开!让开!”

    唏律律——

    马匹飞踏而来,等待检查入城的百姓、商旅丢了手中东西纷纷往一侧躲开,轰隆的马蹄声过去,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望着冲出城门的那几匹快马低声叫骂。

    “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啊。”“差点就撞上我了,幸亏躲得快!”

    “也不怕撞死人,这帮公人。”

    天色暗了下来,官道延伸十余里,奔驰的快马抓去附近林间道路,一片飞鸟惊飞盘旋,几人穿过林野,远远看见一座圆形法坛矗立原野。

    “吁!!”

    为首的马匹上,一人脸色青白消瘦,微微抬了抬细鳞铁手套,让跟在后面的麾下一并下马。

    “不得喧哗,以免搅扰法丈修行!”

    下了马背,青白脸环顾四周,杂草丛生,有雾气蔓延,阳光照在身上感觉不到多少温度。

    “真是奇怪了,大热天的,这里怎么这般清冷。”

    走过刻有‘普渡慈航’红色大字的白岩石阶,青白脸敲响漆红大门,长长的法坛院墙刷的雪白,去年才完工的缘故,上面还没有丁点灰尘沾染。

    就在看去四周时,吱的一声,大门忽然自行裂开一道缝隙,青白脸让麾下人跟上,小心走了进去。

    “法丈!”

    进入里面,是圆形的观坛,周围观座犹如石阶一节一节攀升,每个位置上,都有一盏长明灯亮着。

    “统领,这好诡异。”

    跟在青白脸身后一人胆战心惊的开口,前行的青白脸微微侧过脸来,压低嗓音:“此处是法坛,你以为是寻常庙观?别乱说话,小心冲撞法丈。”

    “是。”

    那人连忙应下,过去观坛中央的瞬间,前方出入口陡然一道黑影闪过,一个黑纱高挽发髻,手持法杖的女子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朝五人稽首。

    “善哉善哉,五位身具杀气,不可入内见法丈。”

    青白脸见是法丈身边侍女,心里松了一口气,急忙拱手道:

    “我等奉皇命而来,陛下想请法丈入驻皇宫。”

    侍女垂首没有动作,好半响才轻道了声:“稍待。”竖着法印转身走入里面,风声呼啸,四周围漆黑一片,只要几盏大红灯笼挂在附近。

    彤红灯火摇曳范围里,一顶薄纱帷帐抚动,隐约能见一道瘦弱的身形盘坐,或许听到脚步声,阖着的眼帘微睁,嘴皮轻嚅。

    “外面何事?”

    侍女过来,竖印稽首:“陛下派人来请法丈入驻皇宫。”

    帷帐内,普渡慈航没有回应,微阖的眼帘重新闭上,它丹鼎玄气就差最后一步了。

    四周黑暗,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一道道人影走进灯笼范围,沉默着将鹤头莲花法轿抬了起来,形成一条‘长龙’。

    外面五人恭谨站立,看着走出里面的队伍时,急忙垂下脸,不敢直视,待到法轿停在跟前,才听一道清冷女声传来。

    “陛下圣明,乃万民之福,你们身居近前也会大福德报。”

    青白脸脸上泛起喜色,拱手躬身,后面四人也连忙学着样子,连连开口:

    “谢过法丈赐福。”

    帷帐内,普渡慈航竖印颔首,法轿再次启程,金镲、编钟、木鱼敲出佛音,过了观坛径直出了大门远去,留在观坛的五人相互道贺。

    “这下好了,被法丈看重,咱们必然高升!”“走走,先回去向陛下交差。”

    “晚上出来耍耍?”

    “哈哈,这是应当,就当为统领贺!”

    青白脸一手单负身后,眯眼听着手下四人恭贺,嘴角微微勾出一抹笑,正要让他们离开回去,脚步陡然停住,耳朵抖动。

    嘶~~

    虫鸣隐约传来,前面走出几步的四人回头,脸上还带着笑意。

    “统领,你怎么不走了啊?”

    下一秒,松散的泥土破开,几道黑影唰的破土钻出,青白脸的视野内,黑影如钳的口器张合,瞬间咬住四人后颈,四人连丁点话语还都未来得及说出,就被拉入地里。

    看着血浆浸出泥土向外翻涌,青白脸蹬蹬蹬的往后退出几步,脑后,破空声传来,他“啊——”怒吼,拳套捏紧,转身就是一拳打出。

    呯!

    拳头击在坚硬的甲壳,火花都跳了出来,青白脸这才看清对方,一只有人腰身般粗大的长虫挥舞触须,一击没有得手,扭动环节长躯,掀起一道腥风,眨眼钻入地下。

    “什么妖魔鬼怪!”

    饶是武艺高强,青白脸依旧吓得不轻,一想到此处乃是法坛,此事肯定与法丈有关,纵然当初为法丈办过事,但眼下看来,对方是要杀他了。

    “不好,法丈要进宫里……”

    念头一闪而过,青白脸迈开步子就朝大门跑去,刚走出两步,嘭的一声,地面坍陷,脚脖顿时传来剧痛,钳子般的口器咬在那里,往下一拖,他半个身子都陷了下去。

    “妖怪!!”青白脸嘴角含血,挥拳猛砸。

    这时,另一侧的泥土破开,一道黑影蜿蜒游移而来,悄无声息的照着挣扎的人的后背咬了过去。

    噗!

    血雾弥漫,一滩鲜血溅上附近的观台,摇曳的火把光里,半身潜入泥土的人影后背,一连串脏器被拉了出来……

    嘭。

    掏空的尸体远远抛了起来,落在观坛上,一个袈裟女子过来,将尸体摆正盘坐在长明灯后面,面目安详,彷如闭目入定。

    ……

    天治皇宫,夜深时分,皇帝站在承云殿外,来回走动,站在石雕檐柱一侧,不时伸长脖子,朝远方宫道张望,见无人过来,捏拳在手心砸了砸。

    “法丈怎的还不来。”

    周围宦官、侍女无人敢回答,一个小宦官忽然抬了抬头,眼睛一亮,小跑到皇帝身后。

    躬身垂首,语气颇有些兴奋。

    “陛下,法丈来了!”

    陈叔宝回头,就见宫道一支队伍蔓延而来,佛音袅绕之中,皇帝快步走下石阶迎了上去。

    “法丈!”

    缓缓而来的队伍停下,中间鹤头莲花法驾降到地面,帘子掀开,一身金色袈裟,头戴长耳僧帽的枯瘦老僧踏着花瓣过来。

    双手合印,稽首:“陛下。”

    “法丈不用多礼,快快随朕到殿里说话。”

    陈叔宝朝周围宦官侍女挥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与普渡慈航一同步入承云殿,让近侍都退下后,才开口说起事由。

    “朕派去三万将士无功而返,那陆良生妖法高深,驱使各种凶蛮妖兽把守栖霞山要道,简直有裂朕江山的架势,法丈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出手帮朕啊。”

    殿内灯火通明,坐在一侧的老僧面无表情的听着,待皇帝说完话,才缓缓睁开眼帘,像是毫无兴趣的看着没有一丝龙气的陈叔宝。

    “父亲!”

    这时殿门外,传来一声童音,陈靖在宦官搀扶下走进门口,看到多了一个老僧,小脸愣了一下,恭谨的拱手施礼。

    “见过法丈。”

    原本重新阖目入定的普渡慈航再次睁眼,看去门口的少年一阵,嘴角隐约有了一丝笑意。

    “靖儿怎么过来了?”

    “娘说,让靖儿过来给父亲请安,让您早点休息。”

    “嗯,你且先回去,朕与法丈还有事要谈。”

    待那边父子俩说完后,殿门重新关上,殿柱前枯瘦的身形从席间站起来,火光明明灭灭间,女声清冷自普渡慈航口中响起。

    “陛下,本法丈就在宫里住下,定保陛下无恙。”

    “太好了!”

    御阶上的皇帝兴奋的拍响龙案,当即命人打扫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