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想好看点的

作品:《福运小娘子

    都以为什么?

    秦绾绾心中咯噔一下,这是要露馅的意思吗?

    虽然她也明白自己可能是保密不到不了太长时间,可是被萧涵衍揭穿,又要面对自己如何解释这些事情的时候,秦绾绾还是很担心。

    “你以为什么?”

    秦绾绾那紧张的模样,萧涵衍怎么会看不出来?

    本来还是试探的语气突然改变。

    “以为你可能是跟着人去了海边生活的呢!”

    这么一说,秦绾绾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害怕,谁让她真的不是那块可以隐藏一切的料。

    要不当年也不会为了活命,把自己吃成个胖子,然后跟着师父混呢?

    现在想想还是自己胆子小。

    但凡她胆子大一点,也不会如此。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

    秦绾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萧涵衍怎么会看不到?

    只不过他没有揭穿,越是跟秦绾绾接触,越是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有很多秘密。

    “还能够说什么?你想我说什么?”

    萧涵衍捏着秦绾绾的手指玩,总感觉这种手指做出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怎么看都感觉不可思议。

    “没有什么,你今天出去忙的厉害吗?怎么身上的衣服那么脏?要清洗吗?家里现在有粗使的婆子,可以有人洗衣服!”

    秦绾绾对于洗衣服是有心理阴影的。

    当年在进御膳房之前,她是被丢入到浣衣局里的。

    都知道浣衣局是宫里最惨的地方,不比倒夜香的好到哪里去。

    宫女们要是去了浣衣局几乎就没有什么出头之日,那手指头都会烂掉。

    为什么?

    多明白的事情,还能够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浣衣局每天都要洗很多衣服?

    并不单单是圣人和娘娘们的,那些都是有专人清洗,他们这种等级的,最多是洗有点身份的宫女和太监的。

    那么这些人的衣服不单单多,还脏。

    不是用力捶打是洗不干净的。

    这还不算是什么,最怕的是冬日里洗衣服。

    根本就没有热水,圣人和娘娘们的衣物是可以用温水清洗,那是怕绸缎出现不好,或者勾丝。

    可是宫女太监的衣服可没有那么华丽,都是需要在冷水里不断的搓洗和捶打。

    而秦绾绾是体验过那种滋味,她的手指都要被冷水浸透,以至于后来去了御膳房,一到冬天,都还会感觉到手指疼。

    即便这辈子完全没有经历过那些,可是一到了冬日,还会下意识的去保护手指。

    只有经历过那种刺骨疼痛的人,才会明白那种滋味。

    所以说,现在条件一旦允许,她绝对不会自己清洗衣物。

    贴身衣物这个现在有了春梅。

    以前都是她自己洗,好在都可以用温水。

    “这个你别操心,就给为夫做好吃食就成!”

    萧涵衍捏着秦绾绾的手指,感觉都是软绵绵的,很是好玩。

    “就知道吃!”

    秦绾绾把自己的手指从男人手里抽走,转头的瞬间想到萧涵衍肩膀上的一抹暗色,仔细回想了一下。

    那淡淡的血腥气还是清晰的涌入到鼻腔。

    她压制住心中的震惊,下意识的把萧涵衍肩膀的发丝给整理好。

    其实她猜到了,萧涵衍这个人怎么可能是个好脾气的?

    能够拖到现在才去上任,为的什么?

    就算是真的什么也不懂,也清楚明白他不过是在等待韭菜长好,然后一起收割。

    今天大概就是开始的日子。

    所以她才会看到那些东西。

    “可是有什么不开心的?”

    萧涵衍这个人一向心思细腻,一点点的情绪变化都能够感觉出来。

    “没有,你先去换下衣服,让春梅拿出去,然后我去厨房看看。”

    秦绾绾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她需要做点事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等秦绾绾出去,萧涵衍转头看看自己丢在一边的衣物,上面的暗色他自然看到。

    “果然还是有心事呢!”

    萧涵衍把外袍脱下来,去沐浴更衣。

    秦绾绾本来想做血豆腐的,可是此时看到那血豆腐,说实话,真的是做不下去。

    还是该做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毕竟是夜宵。

    “夫人,您怎么不进去?”

    春梅抱着衣物出来,正好看到秦绾绾站在门口愣神。

    被春梅这么提醒,才意识到自己在门口站了很长时间,这才笑着说:

    “你先去给李婆子,我这就进去,你等会就在外面等着就是,不用进去!”

    春梅点头。

    反正她不会什么规矩,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绾绾整理好心绪,踏入房间,萧涵衍正披散着头发坐在那边,手里拿着个本子在看。

    把托盘放下来,萧涵衍顺着秦绾绾的手指看上去。

    女子的容颜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有什么想问的?”

    秦绾绾摇头,她不要问。

    知道的越多,以后死的越惨。

    她又不傻。

    还想去找师父呢,她可不想还没有跟萧涵衍理清楚关系,就被他给砍了脑袋。

    “那看看这个话本子,可是好看?”

    把手里的本子递给秦绾绾,萧涵衍则是开始吃了起来。

    秦绾绾顺手打开那个本子,一看竟然是个画本子,是这边城里富人间传阅最多的话本子。

    故事是个老套的故事,只不过够直白够香艳。

    秦绾绾看的都有些眼热,这是什么样子的话本子?

    怎么会教唆人去乱来?

    “可是喜欢?”

    萧涵衍看到秦绾绾猛地合上话本子,笑了。

    他倒是没有想到秦绾绾的反应那么大。

    “你想说什么?”

    这话本子香艳的故事不是什么,最可恨的是里面男女主的关系,一个是被迫嫁入勋贵之家的女子,一个是被迫求娶世家贵女的男子。

    两个人互相折磨,却又香艳无比的荒唐故事。

    其实名字更是影射他们二人。

    “是谁?”

    秦绾绾看话本子没有什么,可是被人影射,那就不咋样。

    何况她可没有话本子里那么胡闹。

    秦绾绾恨不得把那个乱写的人大卸八块。

    “哦,一些已经去见了阎王爷的人。”

    果然是萧涵衍,总是再谈笑间把人给说死!

    秦绾绾也不过是愣怔了一下,然后就不说什么。

    只是看着萧涵衍吃东西。

    “如果想看更好看一点的,我可以让人去写!”